新第二荷包網 > 玄幻小說 > 電影世界大拯救 > 第00132章 什么小女孩?(第三更求訂閱)

第00132章 什么小女孩?(第三更求訂閱)

    小伙伴們都驚呆了。

    “阿香,你真能裝啊。”

    陳婷低聲朝著阿香說道:“你不是說你跟大林沒有可能嗎?”

    阿香的臉色有些紅暈:“我也不知道。”

    另一邊,陳浩說的就要猛一些了:“媽蛋,虧得我還想勸你抓緊一點,大林,論虛偽你是第一人啊。”

    大B羨慕嫉妒恨的說道:“耗子現在有陳婷了,大林你也有阿香了,只有我,誰都沒有。”

    李海罵道:“你是不是直接把我忽視了?”

    “大海,你不算人。”

    大B微微搖頭說道。

    “我去你大爺的。”

    李海笑罵了起來。

    五分鐘后,阿文和杜雙兩人也是來到了酒店。

    大家算是都到齊了。

    “那么,我們出發吧。”

    陳浩說道。

    阿文點頭說道:“可以走了,一切都準備好了。”

    “等一下。”

    林振東看了一眼時間說道。

    “恩?大林,怎么了?”

    阿文望向了林振東。

    陳浩也有點疑惑:“怎么了?”

    “還要等兩個人。”

    林振東笑道:“這樣吧,阿坤,大海,你們一行人先走。”

    “等人?還要等誰??”

    杜雙關心的問道:“大林,沒事吧。”

    “姐,放心,沒事,你們也先走吧,耗子、大B陪著我就行。”

    林振東搖頭說道:“估計還要等一會兒,你們先走吧,不用都在這等著。”

    李海望著林振東的樣子,確認沒事后他道:“那成,我們先走。”

    于是,李海帶著劉琳、思諾、李海媽媽、陳婷、阿香一起離開了。

    車上,思諾望著林振東小臉上顯得相當疑惑。

    整整兩天三夜,郭林(林振東)就仿佛是把自己遺忘了一般,除了打個招呼外,壓根就沒有一絲一毫的其它意思。

    這讓思諾很挫敗。

    對的,就是挫敗。

    她是一個驕傲的人,他一直都是相信自己直覺與判斷的人。

    可這一次,竟然失敗了。

    “難道我真的多心了??”

    在李海啟動車子之后,思諾心中響道。

    另一邊,杜雙、阿文的車也啟動了,唐仁也跟著。

    李坤開車前也跟耗子打了一個招呼:“一會曼谷見。”

    眨眼,就只剩下了耗子、大B、林振東三人。

    三人聊著天,陳浩問道:“大林,你到底在等誰?”

    林振東說道:“蔡潔。”

    “誰???”

    “蔡潔???那個酒吧女??”

    大B是不認識的,可是陳浩是知道的,他望著林振東震驚的說道:“我操,大林,我真的小瞧你了,你前腳把阿香睡了,后腳又要帶著蔡潔,你這是準備弄啥?你還真準備一龍二風?”

    大B聽著陳浩的話也是豎起了大拇指:“大林,佩服,佩服。”

    “佩服你妹啊,別多想。”

    林振東笑罵道:“我只是給她一份工作,而且正好還可以讓陳婷和阿香加入進來。”

    “什么???”

    陳浩臉色有點不對:“蔡潔是性工作者啊,你給她一份工作,還讓婷婷與阿香加入進來,大林,你沒發燒吧。”

    “沒有發燒,我之前一直在想唐人街干點什么,閆先生畢竟給了我門市,咱們要開金店也沒有什么意義,其它掙錢的基本上也都是被大家瓜分了。”

    林振東笑了起來:“還是和唐仁聊天的時候,我突然想起來開什么了,正好,大海也可以一起干。”

    陳浩:“什么??”

    林振東笑道:“武館,唐仁不是南派莫家傳人嗎?大海也是有師承的,那么正好可以招學員,這個在唐人街我覺得還是有市場的。”

    說到這里,林振東停頓了一下說道:“當然,就是不掙錢也無妨,反正門市是我的,大家就當鬧著玩了。”

    聽著林振東說完,你還別說,陳浩細細的想了一下,覺得這個倒是可行。

    說話間,蔡潔帶著自己的奶奶打出租車到了。

    蔡潔的奶奶看起來精神不錯,身子骨也挺好的,林振東急忙迎了過去。

    “奶奶,這就是我和你說的郭林。”

    蔡潔介紹著說道:“人家可是唐人街的警察啊,還是高級警官呢,我怎么可能騙您呢?”

    說著,蔡潔望著林振東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我奶奶擔心我遇到騙子,所以一直不想我來,這才浪費了一點時間。”

    “沒事,可以理解。”

    林振東笑著朝著蔡潔奶奶說道:“奶奶,您一會到了唐人街就知道我騙沒騙您了。”

    “呵呵,不怕。”

    蔡潔奶奶呵呵一笑:“我看見你們就知道你們不會是騙子了。”

    “那…咱走吧。”

    林振東輕聲說道。

    陳浩開車,蔡潔坐在副駕駛位置上,蔡潔奶奶坐在后排,可以稍稍躺下,林振東和大B兩人坐在中間排。

    一行人回到了曼谷。

    不過讓林振東沒有想到的是快出芭堤雅的時候前方竟然一輛警車在等著。

    “大林,我怎么覺得情況有點不對呢?”

    陳浩皺眉說道。

    “先別著急。”

    林振東望著前方說道:“如果他們讓我們停車,那么我們就停車。”

    開到跟前的時候,對方果然讓陳浩停了車。

    從車上下來兩個人。

    兩個熟人。

    確切的說是林振東對他們熟悉,但是他們應該不認識林振東。

    崔杰。

    托尼。

    警車上下來的正是他們兩個。

    “警官,有事嗎??”

    陳浩笑呵呵的問道。

    崔杰淡淡的說道:“沒事,只是隨機檢查一下。”

    “哦。”

    陳浩輕聲‘哦’了一聲:“怎么?難道以為我們開的這輛警車是假的不成?”

    “崔警官是想檢查什么??”

    林振東從車上下來問道。

    崔杰望著林振東皺眉道:“你認識我?”

    “當然,最近您破獲了大型人販子販賣器官的大案,新聞天天報道,我就是想不認識都難。”

    林振東面不改色的說道。

    “行了,你們走吧。”

    崔杰把證件給了陳浩、林振東幾人,然后讓陳浩開車走了。

    望著車的背影,崔杰皺眉說道:“真的是他們??”

    托尼搖頭:“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那個香江人是要帶來血光之災的,可是現在我們都沒事了,至于是不是他們,不重要。”

    “是的,不重要,我只是想來確認一下。”

    崔杰想著自己老丈人前后的態度,還有這次的蹊蹺,甚至他調查監控的一些事情,都是有些可疑。

    不過真相重要嗎?

    在崔杰看來,只要人安全沒事。

    背后的真相,確實不重要。

    “郭林??”

    崔杰喃喃自語:“不知為何,我覺得我很快就會和他見面了。”

    ……

    車上,陳浩問道:“難道崔杰發現我們了?”

    “發現不發現我說不清楚,但是肯定查到了一些。”

    林振東笑了起來:“如果崔杰一點都沒有發現,那么他就真的太垃圾了。”

    其實說白了,林振東一開始就不怕崔杰發現,甚至不怕猜局長發現。

    因為他們不會說,也不可能去說。

    說什么?

    說這背后有人搗鬼?

    說我們破的案子是別人幫破的?

    他們腦子又沒有秀逗了。

    還有一點就是,在貪狼和沙查聊天視頻發出來之后,市長的競爭對手就已經出手了。

    到了后邊。

    李忠志的女兒救沒救出來?

    人販子死沒死?

    等等諸如此類的已經不重要了。

    這件事,當視頻發出來之后就已經變成了政客間的較量。

    下次,如果林振東再來芭堤雅,他或許跟崔杰和托尼認識一下,尤其是托尼的泰拳他想學一下。

    可今天不合適。

    大家還是心照不宣的好。

    回到曼谷后,林振東把蔡潔和她奶奶安排在了閆先生給的一間門市的里屋,那正好適合居主。

    而且因為是一樓,對蔡潔奶奶也方便。

    “今天你先休息一下,明天我們再談。”

    林振東朝著蔡潔說道。

    待得林振東離開后,蔡潔奶奶突然說道:“丫頭,我發現郭林幾人確實不錯,但是他們為什么這么幫我們?你一定要加份小心,我怕他們別有居心。”

    “放心吧,奶奶,我心中有數。”

    蔡潔輕輕點頭說道。

    不過蔡潔的心中卻是暗自苦笑。

    她都脫光光的站在了郭林(林振東)的面前了,人家依舊不感興趣。

    而且蔡潔覺得自己除了身體還有什么值得對方惦記或者利用的呢?

    ……

    下午,林振東來到了卡曼家。

    巴頓的事情雖然對卡曼一家造成了不小的影響,尤其是卡曼和她的女兒,但是事情已經過去了,大家的日子還得繼續過。

    時間是最能沖淡傷感的。

    這不,卡曼平常每天該上班上班,該逛街逛街,該吃吃,該喝喝。

    一切仿佛過去了一般。

    畢竟都是普通人,也沒有人再注意他們。

    之前林振東還擔心寧、格雷斯他們會報復卡曼,后來發現他們或許是沒有想起來,或許是顧不上。

    為此,事情就這么過去了。

    這以致于今天林振東上門的時候卡曼臉上露出驚慌之色:“你們又想調查什么??”

    “你別緊張。”

    林振東搖頭說道:“我今天來是受巴頓之托。”

    “巴頓之托??”

    卡曼聽得這句話整個人有些憤怒了起來:“他是不是死了都不準備放過我們?他怎么能這樣?小菲一直都把他當親舅舅一樣。”

    “你先別誤會。”

    林振東明白當初巴頓的那一槍真的給卡曼留下了陰影,然后他快速的把事情說了一翻。

    卡曼的家也并不富裕,恰恰如此,這些錢對于卡曼來說可是相當多了。

    “他,他,這個傻子啊。”

    卡曼這時不知道說什么好了,同時她更是感激的說道:“謝謝,謝謝您,郭警官。”

    “這件事,你們誰都別說,這錢暫時也不要拿出來。”

    林振東想了想認真的叮囑道:“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

    “我知道。”

    卡曼說道。

    就在說話間,卡曼的女兒小菲也是回來了,她望著這一幕也是說道:“媽媽,我就和你說了,巴頓舅舅怎么可能那么絕情?”

    “行了,那我也走了。”

    林振東望著同樣學生模樣的小菲也是說道:“這些事別去你學校說,然后如果有事就給我打電話。”

    答應人的事總要做到。

    林振東給小菲留下了一個電話。

    正當林振東準備離開時,小菲的一句隨意的話讓林振東腳步停了下來。

    他的腦子更是炸了。

    頭皮發麻。

    如果這事是真的。

    他拯救思諾?

    還拯救個雞蛋啊。

    所以林振東望著小菲說道:“你再說一遍,什么小女孩??”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