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玄幻小說 > 電影世界大拯救 > 第00128章 沒關系

第00128章 沒關系

    車上略顯壓抑.

    緊握著女兒手鏈的李忠志內心滿是懊悔與愧疚.

    女兒其實早就原諒自己了.

    女兒其實一直都是心疼自己.

    可是自己為什么不多了解一下女兒呢?

    看到這條手鏈的時候李忠志徹底的崩潰了,這是他送女兒的生日禮物,女兒其實一直都帶著.

    如果沒有自己的霸道,如果自己處事稍稍的柔和一些,那么女兒恐怕不會來泰國,也許就不會出事了.

    不管付出什么樣的代價,李忠志都要把女兒救出來.

    他默默祈禱.

    我知道錯了.

    希望一定要保佑阿芝沒事啊.

    林振東同樣沉默著.

    他記的很清楚,如果按照電影里的劇情,李忠志帶著被揍成重傷的阿斌來小屋的時候,路上和鄭漢守撞了車,兩人完美的錯過.

    這或許就是命運.

    因為鄭漢守的車里帶著的正是李忠志的女兒.

    當時多少人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希望告訴李忠志,你不要逃,你的女兒就在鄭漢守的車上啊.

    如今,林振東經過內心的糾結開始救人.

    可是仿佛命運也開了一個玩笑.

    小屋里邊同樣沒有阿芝.

    劇情出現了混亂.

    因為如果按照劇情來說,鄭漢守此時根本沒有帶走阿芝呢.

    怎么回事?

    林振東并不知道.

    他現在前往沙查的凍肉廠,也就是販賣器官的地方.

    希望一切都來得及.

    半路,走到市區后,林振東讓蔡潔下了車.

    “回去好好的睡一覺,過兩天我有事找你。”

    林振東朝著蔡潔說完就讓耗子繼續開車走了。

    蔡潔依舊仿佛覺得自己做了一場夢一般。

    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實。

    從阿斌的魔抓里逃了出來,左眼上還有些紅腫,可是沒有想到阿斌眨眼就就被殺了,而那個看起來平淡的說自己有愛的男人真的是太深不可測了。

    他怎么會知道自己看見過阿斌綁架那個香江人?

    他怎么知道自己接過沙查的客?

    難道他真的有人在自己身邊?

    但問題自己就是一個普通的酒吧女,難道自己有什么價值不成?

    蔡潔不懂。

    可在芭堤雅這么多年的她明白,想要好好活著,想要活的久就不要去管那么多。

    ……

    凍肉廠。

    沙查辦公室里接著電話:“放心,我為了保險剛把那些女生都從小屋里接過來,恩,起火的事我也知道,看來她的父親確實是挺厲害的,呵呵,我這里絕對安全,而且這里是豬肉廠,沒有人關心的。”

    掛了電話后,沙查有些搖頭。

    這些政客就是謹慎小心。

    他沙查做了這么多次買賣了什么時候出過事??

    不過這次能夠搭線市長秘書這條線,也不錯。

    最起碼以后再做生意的時候應該能有一層保障。

    同一時間,市長阿齊茲家中。

    鄭漢守望著昏迷的市長神情略顯嚴峻。

    他一步一步的走到了今天,阿齊茲絕對不能夠出事,必須拿下連任。

    可想要拿下,談何容易?

    這一次換心也是無奈之舉,而且還必須要保證不能被其它人知道。

    所以,所有知情人必須全部死。

    等明天,只要那個香江女生的心臟取出來之后,沙查他們就可以去死了。

    這方面可以讓猜局長去做。

    等市長換心成功,恢復過來再收拾猜局長一家。

    在鄭漢守看來,除了市長的命值錢之外,其它人都可以去死。

    也都必須死。

    30分鐘后,陳浩開車來到了凍肉廠。

    “我們就這么進去??”

    陳浩皺眉問道。

    “還需要等一個人。”

    林振東微微搖頭說道:“她馬上就到了,里邊差不多有50人左右,而且沙查是前雇傭特種兵,身后手非常強。”

    說到這里,林振東把目光望向了李忠志:“我們當務之急是救下你的女兒,但是里邊恐怕也有不少無辜的受害者,等救下你女兒后,你可以給崔杰打電話,讓他過來。”

    不管怎么說,崔杰是一個好警察。

    同時,托尼也是一位好警察。

    電影里,托尼跟沙查打斗一翻,然后托尼為了救孩子被摔死了。

    這里托尼是有一點圣母的,因為本來沙查是掉下樓了,結果托尼還救下了他。

    然后這貨就扔了其它小孩,托尼為了救那小孩摔死了。

    林振東始終覺得有些人是教化不了的。

    比如阿斌。

    比如這沙查。

    手里沾著全是鮮血的人,又怎么可能突然改正呢?

    說話間,遠處一輛車瘋狂的開了過來。

    林振東的救兵到了。

    柳瑩。

    當柳瑩從車里下來的時候,陳浩、李海兩人也是非常的錯愕。

    當初在曼谷警察局第一次見面那是不認識。

    可是現在不一樣了。

    自從知道柳瑩是鬼見愁之后,兩人見到柳瑩也有那么一點瑟瑟發抖。

    可怎么也沒有想到林振東竟然把柳瑩給請來了。

    “你的消息準確??”

    柳瑩下車后朝著林振東問道。

    “準確,這家名義上凍肉廠,但是他一直在進行非法的器官販賣,專門向游客下手,一直用凍肉廠做掩飾。”

    林振東望著柳瑩說道:“這事是不是通知一下閆先生?”

    “我已經跟閆叔說了。”

    柳瑩微微擺手說道:“閆叔并不會關心這點小事,只是死幾十人而已,而且都是人渣。”

    說著,柳瑩從車上拿出來了武器分給了李忠志、李海、陳浩、林振東4人。

    畢竟工廠里的沙查他們也都是有武器的。

    “你們先不要進去。”

    柳瑩望著李忠志4人說道:“我先進去探一下路,如果能不開槍就盡量不開槍,畢竟一開槍警察有可能就提前來了。”

    對于柳瑩的身手林振東還是非常相信的,但他還是說道:“那么你小心,還有沙查一定要留活口。”

    “為什么???”

    “因為有用。”

    林振東明白今天只是開始。

    畢竟幕后的貪狼還沒有露面呢。

    “行吧,真麻煩。”

    柳瑩微微搖頭,她快速的朝著里邊走去。

    李忠志神情有些焦急:“她可以嗎?”

    “放心,絕對沒問題。”

    林振東自信的說道。

    當時在曼谷的一個廠子里,那可是也有著50來號人呢,結果柳瑩說滅就滅了。

    20分鐘在焦急中過去了。

    這20分鐘,里邊是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槍聲響起,李忠志忍不住說道:“是不是出事了?”

    “再等等。”

    林振東也有點擔心,但想想柳瑩的身手準備再等一下。

    又過了2分鐘,林振東的手機響了起來。

    “過來吧。”

    電話里,柳瑩的神情有點疲憊。

    “走。”

    林振東掛了電話快速的說道。

    一進去,林振東也給嚇了一跳。

    里邊不少的人都是死的相當慘。

    有被砍死的。

    有被鉤子弄死的。

    有被飛鏢弄死的。

    有被槍殺的(因為柳瑩的槍上有消音器,所以外邊的林振東并沒有聽到)

    ……

    總之各種死法。

    沙查在自己的辦公室里瑟瑟發抖。‘

    他也算是一個狠人。

    可現在只想說。

    媽的,惹不起啊。

    他正喝著紅酒,聽著歌呢,突然面前的女人就闖了進來。

    本來以為輕松的就能把這個女人給制服了,可是沒有想到這女人太能打了。

    媽的。

    就是一個變態。

    最重要的是仿佛冷血的殺手一般。

    眼睛都是眨一下。

    雖然也把這女人給弄傷了,但是然并卵。

    柳瑩的身上也是渾身是血,可她臉色平靜,看著林振東來了也說道:“你來問吧,我需要止一下血。”

    “好,交給我吧。”

    林振東輕輕點頭,然后望向了被捆綁的沙查:“咱們長話短說,你綁架的那個香江的女孩在哪里?”

    “我不懂你們在說什么,我…啊……”

    沙查還沒有說完呢,李忠志已經狠狠的揍了沙查。

    林振東現在無比懷念大B,畢竟對于變/態的審訊來說,大B還是專業的。

    他要在這里就好了。

    沙查也算硬氣。

    別管怎么被揍,就是不坑聲,眼里還流露出兇狠的神色:“你知道這個女孩是誰要的嗎?我不管你們是誰,你們都死定了。”

    柳瑩站了起來,一槍打在了沙查的左腿上,淡淡的說道:“我不管誰要的,你這種垃圾就應該死去,說,人都在哪里?”

    “我……”

    沙查吃痛下還沒說話,柳瑩又一槍打在了沙查的右腿上。

    面前的柳瑩完美的詮釋了什么叫人狠話不多。

    是個狼人。

    沙查硬氣了三秒把情況就說了出來。

    這凍肉廠里邊還有冰藏柜,冷藏柜里都是尸體,但是同樣下邊有一個地下室,當打開地下室的時候,惡臭鋪而而來不說,下方的情形也是讓林振東幾人神情憤怒無比。

    “這個人渣。”

    李海也是咬牙切齒的說道。

    地下室里,無數的女生躺在地上。

    就跟《殺破狼.貪狼》里阿芝在地下室的時候有過其它女的腿的畫面閃現。

    其實這就是電影里的現實。

    細思致恐一下。

    這沙查做了幾年的器官販賣的生意,他怎么可能只有阿芝一個人?

    更何況警官阿斌也綁架過不少人。

    這不,地下室里最起碼有100多人躺著。

    這還都是幸存者,全都昏迷著。

    如果林振東等人不來,恐怕用不了多久這些人都要被摘了器官了。

    李忠志打開了地下室的燈,焦急的尋找了起來,最終他看到了角落里自己的女兒。

    “阿芝,阿芝……”

    李忠志望著蒼白的女兒大聲的說道,臉上都是有了淚水。

    “對不起,對不起。”

    李忠志一遍又一遍的說道。

    “爸,沒…沒…關系,我知道,你一定會來救我的。”

    虛弱的阿芝醒了過來,望著自己的爸爸斷斷續續的說道。

    遠處,林振東長舒一口氣。

    但他知道,這事還差最后一步。

    ……

    ……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