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玄幻小說 > 電影世界大拯救 > 第00125章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300月票加更)

第00125章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300月票加更)

    殺破狼是紫微的一種命格。

    在命理學中,七殺、貪狼、破軍在命宮的三方四正會照時,就是所謂的“殺、破、狼”格局。

    七殺為攪亂世界之主;破軍為縱橫天下之將;貪狼為奸險詭詐之士。

    從其中也可以看得出來,貪狼是禍福之主,主要是欲望大,而且即奸險詭詐,又貪婪兇狠,可以說電影里的市長秘書鄭漢守就是代表著貪狼。

    整部電影里,一切的命運糾葛都是因為貪狼。

    記得有人說過,這片是惡之花,起于貪狼,盛于貪狼,但卻未隨著貪狼之死而凋謝。

    畢竟這部電影可以說到處充斥著絕望,絕望,還是他媽的絕望。

    現在應該是阿芝已經跌蹤了幾天了,珍妮報警,阿芝的父親李忠志來香江調查。

    留給林振東思考的時間不多了。

    最關鍵的一個點在于,目前的林振東太弱了。

    想想,連芭堤雅警察局的局長都被鄭漢守給威脅乖乖聽命了,他又能做什么?

    若是沒有這檔子事,林振東或許還會想著接近一下思諾,可是現在他暫時沒心情和思諾聊天了。

    “很奇怪啊。”

    吃完飯,回到酒店,思諾喃喃自語道。

    “啊??思諾,你說什么?”

    劉琳洗完澡出來看著思諾躺在床上有些疑惑:“怎么還不拿衣服洗澡?”

    “唐仁說是郭林一直讓他調查我的,而且很早就調查我了,說一直在找我,我問過我的父母,我們和郭林并沒有什么關系,那么,你說他查我干什么?”

    思諾望著劉琳問道。

    劉琳一楞:“這個,我也不知道。”

    “他讓你告訴我事情的時候我一直在想他會找我。”

    思諾小臉上露出思考的神色:“可是他并沒有找我,我以為這次芭堤雅拍攝婚紗照郭林也會接觸我一下,可是也沒有。”

    劉琳不坑聲了。

    她對于思諾這個樣子已經習以為常了。

    在劉琳看來思諾不是聰明,是妖孽,她仿佛能看穿很多人的想法,甚至還有大人的想法。

    當初絕望的劉琳哭著把事情告訴思諾的時候,其實劉琳并不是盼著思諾給自己一個解決的辦法,畢竟思諾也是個孩子,劉琳就是想訴說一下,發泄一下。

    可哪怕到了現在,劉琳也忘記不了思諾的那句話。

    “既然這樣,那就殺了她吧。”

    這句話讓劉琳當時都是驚的叫了起來。

    最關鍵的是思諾說這句話時的隨意,就像和說‘今天我們吃雞肉吧’一樣的隨意。

    然后的事情大家也知道了。

    不管任何時候,思諾的臉上都是很平靜,路上,思諾仿佛是單純的孩子般逗的李海媽媽哈哈大笑,可只有劉琳知道,那只不過思諾的面具罷了。

    只有像現在這樣,思諾的臉上透露出的和年紀不符合的樣子才是她。

    但是。

    今天思諾臉上的神色劉琳從來沒有見過。

    劉琳弱弱的說道:“思諾,我覺得你是不是想多了,大林哥哥我覺得他是一個好人,或許是你想多了呢?”

    “好人?”

    思諾‘呵’了一聲:“你還真是單純啊。”

    說著思諾站了起來,她朝著劉琳說道:“不過我真的羨慕你,因為你經歷了這樣的事還保持著單純。”

    “真好。”

    思諾仿佛是在問自己一般:“不是嗎?”

    ……

    酒店附近的酒吧。

    “你拉我來這里干什么?”

    林振東望著陳浩有點無語的說道。

    “行了,現在就咱們兩個人,我為了你連陳婷給我發的信號我都裝作沒看見。”

    陳浩微微擺手說道:“大海和大b兩個人我也沒有叫,現在你可以說一下了,到底怎么回事?”

    林振東搖頭:“真沒事。”

    “別鬧,如果是一般的小事我就不問你了,可是你今天明顯是很失態,除了郭叔叔去世后,我已經很久沒有見過你這樣的表現了。”

    陳浩認真的望著林振東說道:“大林,我們是兄弟,是兄弟有事一起杠,而且你之前也說過,我們要當唐人街最牛逼的人,甚至不止唐人街,既然這樣,有事,你就不要躲著了。”

    耗子是他們幾個人中最心細的一個人,同時也是最聰明的一個人。

    這不,在發現了林振東的不對勁,而且明顯是極其不對勁之后,他把林振東拉到了酒吧里,準備問一下。

    到底出什么事了?

    林振東望著陳浩問道:“如果說,你知道一個女孩將要遭遇不幸,甚至死亡,你會去救他嗎?”

    陳浩想了想說道:“有危險嗎?”

    “有,而且危險極大,因為要救這個女孩,恐怕要得罪的不止黑道,還有這個市最有權威的人。”

    林振東認真的說道。

    這才是林振東糾結的地方。

    他覺得自己說白了就是一個普通人,在突然知道接下來要經歷《殺破狼·貪狼》的副本時,林振東自然有些驚慌失措。

    魯迅曾經說過,我們都想過得像豬一樣懶卻不想像豬一樣活的心安理得。

    林振東就是如此。

    假如他但凡自私一點,李忠志的女兒死關我屁事?

    李忠志最后自殺關我屁事?

    托尼中間被殺關我屁事?

    老子只是來完成拯救思諾的任務的。

    其它的事我都不參與。

    如果林振東真的這么想,他也就不這么糾結了。

    至于一旁的陳浩則是叫了起來:“這不廢話嘛,我們又不是超級英雄,這個世界輪不到我們拯救,中國有句古話,叫做“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你要是曼谷市市長,你想救人隨你,你現在連唐人街的副局長都沒拿下呢,你救什么救呢?”

    陳浩的話對,林振東輕輕點頭,但他有點糾結的說道:“不過一方面,如果救了我應該會有一些好處,其次,也不是沒有機會,因為我對于這件事了解的比較多,最重要的是我過不了心里這道坎,你知道的,我……”

    “行了,大林,我知道你什么意思了。”

    陳浩突然擺手制止了林振東說道:“想那么多干什么呢?婆婆媽媽可一點不像你的性格,真害怕,那就別想了,老老實實的陪著雙姐拍攝婚紗照,然后我們該玩玩,該吃就吃,這個世界每一天都有事故,你要去幫,你來得及嗎?”

    “但是,如果,我是說如果,你覺得你不幫會后悔,那么就去幫,生死看淡,不服就干,真他媽的就是市長又能如何?”

    說到最后,陳浩咬牙切齒的說道:“富貴險中求。”

    望著陳浩,林振東也是笑了起來。

    是的。

    怕個球啊???

    如果按照這是一場游戲來說,陳浩都不怕,他這個玩家怕什么呢?

    曾經看《殺破狼·貪狼》的時候,林振東感覺到極度的喪。

    這部電影現在可以說一下講啥的。

    簡單來說就是李忠志的女兒因為賭氣一個人來找好朋友阿芝旅行,結果被抓住了,因為芭堤雅的市長心臟不行了,需要手術,于是乎市長秘書,也就是貪狼鄭忠守找了販賣人體器館的,直接用了李忠志女兒的心臟。

    讓人絕望的是什么呢?

    一開始,林振東以為阿芝會被救下來。

    結果沒有。

    非但沒有,一同尋找證據的托妮還尼瑪因為圣母掛了。

    就是拳王,就那么掛了。

    然后李忠志在最后時刻把貪狼,就是鄭忠守給一槍斃命了,可是或許是不想獨活,或許是為了崔杰一家,總之自殺了。

    這部電影非常的反套路。

    也非常的腹黑。

    當時林振東看完這部電影就想如果阿芝不死多好,如果黑古不死多好。

    可人生沒有如果。

    電影就是這樣。

    只有這樣才現實。

    如今有這么一個機會,林振東也不糾結了。

    就像耗子說的,富貴險中求。

    更何況系統恐怕也是想讓自己拯救下來。

    那么拯救值應該不會少。

    就在這時,遠處一個聲音響了起來。

    “你,叫你呢,上車。”

    “我今天不方便。”

    “不方便什么?是不是覺得老子沒錢給你?”

    車里的阿斌神情略顯憤怒的望著蔡潔說道:“那么怕我干什么???”

    蔡潔看見阿斌確實有些害怕,可畢竟她只是一個酒吧女,于是想找一個來例假的理由,想以此來拒絕阿斌。

    “呵呵,你是不是當老子傻???”

    阿斌拍了一下自己手里的槍:“要不要我帶你去一次警局???”

    一句話讓蔡潔臉色微變。

    “快點他媽的上車,老子沒有時間給你費功夫。”

    有些暴躁的阿斌看得有人已經注意到了這里也是大聲說道:“上不上車???”

    既然躲不過去了,蔡潔只能上車。

    “給臉不要臉。”

    阿斌冷笑了起來,今天他本來就高興,畢竟又到手一份錢,結果這個妓女害的自己心情全無。

    既然這樣,一會兒他必須要狠狠的收拾一翻。

    車子啟動,阿斌開車帶著一臉忐忑的蔡潔朝著自己的家里走去。

    “竟然劇情都到這里了嗎?”

    遠處,關注著阿斌與蔡潔的林振東喃喃自語。

    “怎么?你也想來一炮???”

    陳浩望著林振東的樣子猥瑣的笑了起來:“你這就不對了,我可是聽陳婷說了,阿香對你很有意思,這里邊的女的大部分都有性病,你倒不如趁著這次機會把阿香睡了呢。”

    “走。”

    林振東猛得站了起來。

    “啊,這就要睡阿香?”

    “睡你妹啊,你去把大海叫上,我去跟著那輛車。”

    ……

    ……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