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玄幻小說 > 電影世界大拯救 > 第00011章 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第00011章 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我負責坐牢。”

    本來比較和諧的飯桌上突然變得尷尬了起來。

    程勇一愣:“什么意思?”

    呂受益突然站了起來:“小凡,我和你說幾句話。”

    這時呂受益絲毫不管不顧的把林振東給拉了出來:“你什么意思?你知道不知道的啦,賣假藥是要判刑的,你負責坐牢?你姐姐聽你說這話她不得氣死,之前我們不是說的好好的啦,咱們只賣藥,讓程勇去負責,真出了事,他頂著。”

    “姐夫,程勇不傻,咱們抱這樣的想法,他何嘗不是抱著同樣的想法?況且渠道在程勇手里,我們當然可以冒險去開拓渠道,但然后呢?”

    林振東微微搖頭:“而且放心,只要我們注意安全,肯定不會出事的。”

    “我……”

    “好了,別說了,姐夫,我心里有數。”

    林振東微微搖頭說道。

    大家都不是圣人。

    程勇帶著人跟張長林干了一架后從派出所知道賣假藥要判刑8到15年,甚至是情節嚴重要判無期的時候就已經打退堂鼓了。

    等張長林這么一嚇唬,更不要說張長林還給程勇兩年的利潤,這換誰也會猶豫,程勇自然答應了下來。

    而且說來,程勇并不欠病人什么。

    只不過呂受益的死真真的觸動了程勇,真的讓他人性的那縷光輝發揚光大。

    既然這樣,林振東在拯救自己這便宜姐夫的時候順手把程勇救一下也沒啥。

    反正到時候自己只要完成任務,那么‘咻‘的一聲自己就走了。

    如今的小舅子已經不再是當初那個啃自己的小舅子了。

    為此,呂受益也不再相勸。

    重新回到了酒桌上,林振東笑呵呵的說道:“大家都知道賣假藥是要判8到15年的,甚至有可能判無期,勇哥上有老下有小自然不合適的,所以名義上我就是老板了,如果大家真的被警察抓住的話,直接就說是聽我的來賣藥,你們什么都不知道……”

    “小凡……”

    程勇這個時候雙眼有些紅,他當然知道賣假藥走私是不對的,可是他沒有想到會判刑這么重。

    “勇哥,你這弄啥,況且我們只要小心謹慎一些,有可能不會被逮住。”

    林振東明白這個時候程勇不會再有任何的其它想法了,心中也是落了下來。

    如果現實中,林振東當然不可能這樣。

    所以,看著酒桌上其它人的表情,林振東也算明白了為什么起點裝逼小白文成績那么好了。

    因為裝逼真的好爽啊。

    “凡哥。”

    彭浩突然站了起來說道:“我無依無靠,還是我來吧,反正我也不一定活多少歲,我覺得我挺合適的。”

    呂受益忙說道:“小凡,我覺得可行,畢竟你還是大學生,明年就畢業了……”

    “好了,姐夫不用說了,大家也不用再勸我了,這事就這么定了。”

    林振東端起酒杯說道:“當然,咱們這一杯酒是敬我們的事業,我們以后的日子只會越來越好,越來越牛逼,來,吃飯。”

    三杯酒喝完,氣氛倒是熱烈了起來。

    程勇更是逗起了黃毛:‘我說黃毛,你會不會笑啊。“

    彭浩抬頭看了一眼程勇,沒有搭理他。

    “你別這個眼神看我,我告訴你,我是看在小凡的面子上讓你跟著我們一起送藥,我是你的老板。”

    程勇這個人就好一點面子,看著黃毛不理自己他有點怒了:“再這樣瞪我,我就扣你工資。”

    “凡哥才是老板。”

    彭浩一句話讓程勇不坑聲了。

    “勇哥,來,干一杯。””

    林振東舉杯說道。

    程勇說道:“小凡,我這輩子沒有服過什么人,但是你,我是真的服了,來,干。”

    這一頓飯大家喝的還算不錯。

    畢竟第一次聚餐。

    林振東沒有想過去酒吧之類的,大家吃吃飯,簡單熟悉一下就是了。

    “那勇哥,再見。”

    程勇接到了兒子的電話,所以一個人先打車走了。

    這時,林振東說道:“老劉,你跟慧姐,彭浩一起打車吧,你們先把慧姐送家。”

    劉思慧忙搖頭:“不用,不用,我自己和女兒一塊回去就行。”

    “我不,我不,我要跟凡哥哥一起玩。”

    誰知道劉思慧的女兒卻是死活不松林振東的脖子:“我要和凡哥哥在一起。”

    劉思慧忙說道:“妞妞,聽話,明天媽媽再帶著你找小凡哥哥可以不?”

    “不,我不,我就要今天和小凡哥哥一起睡。”

    妞妞這時緊緊摟著林振東的脖子不撒手。

    “這……”

    林振東也有點頭疼,他先朝著老劉說道:“老劉,你和彭浩先走吧,我這邊再陪一下妞妞。”

    老劉、彭浩兩人也是輕輕點頭。

    眨眼,就剩下了劉思慧、呂受益、林振東、妞妞四人了。

    不得不說小家伙確實是有個脾氣,不管劉思慧是怎么的勸,就是不聽。

    “這樣吧,慧姐,我和姐夫把你送回去吧,這樣妞妞應該可以上樓。”

    林振東想了想說道。

    劉思慧也是有些不歉意:“看來只能這樣了。”

    打了個出租車,35分鐘后來到了小區里。

    “妞妞,聽話,你不是答應媽媽了嘛,讓小凡哥哥回去。”

    劉思慧說道:“明天媽媽帶著你去找小凡哥哥玩。”

    “不,我要小凡哥哥送到樓下。”

    妞妞卻是毫不講理的說道。

    “你,你再這樣,媽媽生氣了啊。”

    劉思慧這邊還沒有訓斥呢,妞妞率先哭了出來:“臭媽媽,臭媽媽,我不要你了,我不要你了……”

    “慧姐,你跟孩子置什么氣。”

    林振東忙說道:“好了,妞妞,不哭,一哭就不漂亮了,走,哥哥把你送樓上行不行?”

    “恩,好。”

    還別說,林振東一說話,妞妞就立馬不哭了。

    “姐夫,你在這等我一會兒吧,我先送妞妞上去。”

    林振東朝著呂受益說完就抱著妞妞和劉思慧一起朝著小區走去。

    不知道是因為哭完原因,還是小家伙真的累了,這抱到樓下的時候竟然睡著了。

    “給我吧,小凡,今天真的辛苦你了。”

    劉思慧小聲的說著就要從林振東懷里抱妞妞。

    “還是我抱吧,免得再把妞妞給弄醒了。”

    林振東笑道:“我送上去得了,沒幾步遠。”

    劉思慧想了想也是同意了。

    因為是老小區,所以并沒有電梯,樓道里也是堆滿了雜物。

    四樓。

    劉思慧家住在四樓,中間戶。

    結果本來笑著和林振東說著話的劉思慧當看著自己這一樓層的男的時候整個人止不住的顫抖了起來。

    面前的男子看起來文質彬彬,身穿著一身西服,一看就是白領,就算不是白領,工作應該也不會差。

    “你來干什么?”

    緊咬著自己的嘴唇,劉思慧朝著面前的男子,也就是他的前夫鄒敬問道。

    “怎么?不能來看看你?”

    鄒敬呵呵一笑,然后望了一眼林振東突然樂了:“我說你怎么口味變了,竟然喜歡起了小孩。”

    “你給我滾。”

    劉思慧望著面前的鄒敬感覺到一陣惡心。

    “你別擔心,我會走的,我來是拿回我應有的一部分錢。”

    鄒敬冷聲說道:“這個房子是婚后財產,有我的一半,你要么給我15萬,要么把房子賣了再把錢給我。”

    “鄒敬,你還是不是人?妞妞檢查出來白血病后你一走了之,現在又來要錢?”

    劉思慧氣的快瘋了。

    “我當時說過這就是一個賠錢貨,根本不用治,是你非要治,那我當然要走了,而且我現在需要結婚用錢,我們好聚好散,當時這個房子我也出了一部分錢,我只拿回我應得的。”

    鄒敬淡淡的朝著劉思慧說道:“否則鬧的大了,咱們都不好看。”

    如果用諸葛先生的一句話來表示林振東的心情。

    那就是‘我從未見過如此無恥之人’

    如果能手動加個表情包夠好。

    這尼瑪。

    女兒發現白血病了,二話不說就跑了不說,也離婚了。

    結果倒好,因為自己要結婚用錢,竟然又想拿一部分錢。

    這已經不是奇葩了,簡直枉為人父,枉為人夫了。

    “滾,滾。”

    劉思慧已經隱隱有失控的跡象。

    “你裝什么裝?你不照樣找了個小白臉?”

    鄒敬望著林振東猥瑣的說道:“小子,你撿了個便宜,是不是在床上很爽?有沒有被叫爸爸啊”

    “你。。”

    劉思慧氣的渾身顫抖。

    “慧姐,冷靜。”

    林振東望著劉思慧說道:“你先抱一下妞妞,別讓妞妞吵醒了。”

    這個時候,劉思慧不知道林振東要做什么,此時她的腦子里只有心如死灰,還有就是恨自己眼瞎,當年怎么看上這么一個王八蛋?

    可是緊接著,劉思慧差一點尖叫起來。

    林振東二話不說直接狠狠的給了鄒敬肚子一拳,在鄒敬彎腰的時候,林振東更是拽住他的頭發,然后狠狠的朝著自己的膝蓋撞去。

    就這么兩下子,鄒敬直接被撞的頭暈的不行,鼻子也流血了。

    他完全的措手不及。

    沒有想到面前的小子下手這么重。

    正準備還手的時候,林振東突然大喊了起來:“救命啊,搶劫啊,強X啊……”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