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玄幻小說 > 電影世界大拯救 > 第00008章搞定,姐夫被打

第00008章搞定,姐夫被打

    “小凡,你別天天的在外邊帶飯了,多貴啊。”

    一早,林苗看著弟弟又在外邊帶的早飯,她是即感動,又心疼:“自己做的又干凈又衛生,何必在外邊帶。””

    林振東無奈道:“就這一次,姐,你懷孕了,就多吃點,我先走了啊。”

    “你不等等你姐夫?”

    “不用,他醒了你就告訴他按照原計劃行事就行。”

    林振東說著就準備離開。

    林苗在后邊說道:“小凡,你再吃點。”

    “我吃的差不多了,姐,不說了啊,有事打電話”

    林振東可是想要找程勇談一下。

    盡快的把事定下來,然后自己就能回去了。

    他不知道在電影里呆這么久,外邊是怎么算時間的,萬一父母和自己打電話找不到會不會擔心?

    還有就是母親這個月的藥還沒有拿,林振東沒有把系統獎勵的5000塊打卡里,萬一母親停止吃藥怎么辦?

    為此,林振東心里其實挺焦急的。

    所以他準備直接快刀斬亂麻了。

    來到了神油店門口林振東就聽得里邊的爭吵。

    “我告訴你兒子是我的,我根本不可能給你的。”

    程勇大聲的嘶吼道:“小樹是我們老程家的,還有你干嘛老給我爸打電話?你知道他現在血管瘤了嗎?”

    “小樹跟著你干什么?買性藥嗎?你連小樹一雙200塊錢的鞋都買不起,你能干什么?你父親治病需要20幾萬,你有嗎?”

    一個略帶嘲諷的女聲響起:“只要你答應離婚,我給你30萬塊。”

    “有錢了不起啊?滾,滾,滾。”

    程勇怒氣沖沖的喝罵道。

    “今天只是我來,下次就是律師了。”

    女子說下這句話就走了,剛好林振東到了門口,她淡淡的望了林振東一眼,腳步沒停就離開了。

    “勇哥,這是?”

    林振東望著程勇明知故問。

    “一個瘋婆子。”

    程勇沒好氣的說道:“你等一下,我先洗把臉精神一下,他媽的,好不容易睡著了被這瘋婆子給弄醒了。”

    男人洗臉都是比較快的,一般一兩分鐘就搞定了。

    簡單用水往臉上一沖,就可以了。

    邋遢的程勇也沒有閑心去弄什么化妝品,護膚品,在他看來那是娘們兒弄的。

    “坐。””

    程勇讓林振東坐了下來,然后皺眉問道:“你再說一下你的想法。”

    林振東不緊不慢的坐了下來,再一次的說了一翻。

    這時,程勇抽了一根煙,然后臉上露出不爽的神色:“我覺得分成得改一下,你什么都不干就想拿一半?我自己擔著走私被抓住的風險。”

    “那你想改成多少分成?”

    林振東笑呵呵的望著程勇問道。

    程勇沒想到的是林振東竟然這么好說話,這和昨天的套路不一樣啊。

    他本來想的是雙方一陣談判,最好是三八,四六也能接受。

    五五是肯定不行的。

    媽的,平分,這公司誰說了算呢?

    更何況面前的林振東看起來就是個大學生模樣,所以,程勇沒有直接說條件,而是問道:“你既然了解我了解的這么透徹,我還不知道你是做什么的?”

    林振東道:“好的,那我再次做一下自我介紹,我叫林振東,我姐夫叫呂受益,我們是老張的鄰居,想必你也問過老張了……”

    聽著林振東的介紹,程勇心中了然,果然是和老張說的一模一樣。

    林振東的大學是一所野雞大學,什么是野雞大學,就是大家常說的‘學歷工廠‘、‘虛假大學’’,有不少常常采用與知名大學院校容易混淆的名稱。

    名字很響亮。

    叫做魔都經貿國際大學。

    因為這個時候網絡并不發達,很多家長呢也都不懂,再加上魔都經貿國際大學的名字很響亮,又掛經貿,還是國際、

    不僅僅如此,在2000年的時候,這大學的宣傳就做的很厲害了,直接去各個三四線城市宣傳,結果很多學生來了之后才發現這個魔都經貿國際大學和所謂的魔都經貿大學不是一回事。

    專業也一般,基本上大家發現很難找到出路。

    林凡學的專業是什么經濟學,當時就是稀里糊涂報的名,報了之后才知道后悔。

    至于林凡的女神劉雨婷學的則是金融系的,也難怪懂得合理的運用備胎了,搜索記憶,再加上室友的說法,劉雨婷的備胎不少。

    野雞大學,又是金融系,家里也沒有什么過硬的關系,那么可選性也就不多了,在大魔都四年多經歷一翻,劉雨婷就一個目標……進娛樂圈,掙大錢。

    這些事情都是林振東吸收了記憶之后才知道的。

    不過,關他屁事?

    他現在只想完成任務,然后拯救呂受益,回到現實,給母親拿藥。

    為此,林振東浪費不了什么時間,他只想快刀斬亂麻。

    不過該要的,不該讓的,那肯定要拿自己手里。

    林振東年輕,程勇是老油子,為此,他最大的BUG就是懂得劇情走勢。

    你程勇再牛逼?

    能知道你后邊被抓嗎?

    “二八?”

    林振東介紹完聽得程勇的話突然笑了起來。

    他還是小看了程勇的貪婪。

    這八字還沒一撇呢,就想著自己獨吞了?

    給你臉了是吧。

    “勇哥,既然這樣,那么我們就沒有必要談了。”

    林振東笑著站了起來:“如你所說,既然你有這么好的渠道,那么你單干就是,我就不摻和了,再見。”

    說完,林振東轉身離去,走的很堅決,不過心中卻是默念:“1,2,3……”

    “慢著。”

    當林振東念到5的時候,程勇頂不住了,他可以確定面前的林振東不是故意

    作拿捏,這是真的不想談了。

    想想父親的手術費。

    想想那個瘋婆娘的嘲諷。

    這個時候,程勇決定去他娘的老天爺了。

    拼了。

    “行,五五就五五。”

    程勇咬牙切齒的說道:“不過你得保證能把藥賣出去。”

    “那沒問題,那這樣,我們出3萬的錢,你出3萬的錢,這6萬塊就拿作我們的啟動資金。”

    林振東輕聲說道:“只要你把藥帶出來,那么肯定不用愁銷量。”

    “這個……”

    程勇突然有點不好意思:“我沒錢,我連房租都掏不起來。”

    林振東當然知道程勇沒錢,他要的就是程勇這句話。

    3萬塊,他可以讓呂受益拿出來,這錢已經相當于救命錢了,因為這是呂受益咬牙沒有動的棺材本錢。

    生孩子,給孩子買奶粉等等,呂受益想的是自己死后房子留給老婆,再留3萬塊足夠了。

    現在,為了一線生機,賭了。

    商量一翻,程勇不得不把分成從五五談到四六,因為他聽著林振東說這3萬塊多么來之不易,聽著他都快掉淚了。

    可憐天下父母心。

    十分鐘后,在律師的見證下,雙方簽了一份合同,具有法律效應的合同。

    待得律師和林振東離開之后,程勇突然回過味來。

    他發現全程自己好像都被牽著鼻子走了。

    “媽的,再看一下,如果真的好賺,大不了到時候踢走這王八羔子。”

    程勇咬牙切齒的說道。

    ……

    “雅姐,真的太謝謝你了。”

    林振東朝著面前穿著職業裝,看起來就像是冰山美人一般的女子發自內心的感激道。

    趙雅。

    魔都青方律師事務所的律師,今年32歲,離異。

    兩人之間的關系源于一次意外,當時大三酒吧聚會的時候,林凡剛好遇到了借酒澆愁的趙雅,畢竟大學生,骨子里還算單純,他們一行人離開時就遇到了想撿尸的人。

    于是,正是中二大學生就來了一場英雄救美,弱雞的林凡還被開了瓢,住了兩天院,此事還被學校當作正面宣傳。

    畢竟作為野雞學院,見義勇為也算臉上有廣不是?

    趙雅還挺過意不去,來醫院看了林凡兩次,留了名片,表示有什么事情隨時打電話,她趙雅欠林凡一個人情。

    差不多一年時間,林凡并未和趙雅打過一次電話,反倒是外冷內熱的趙雅看過林凡兩次,單純的像一張白紙的林凡被趙雅內心當成了弟弟。

    恰恰如此,當得知林凡要自己幫忙弄一份合同,又聽得林凡姐夫生病,姐姐懷孕的事情也對林凡更看重了。

    這么大的事,林凡一次都沒告訴自己,這弟弟太傻了。

    可趙雅不知道的是,原主人也壓根沒在乎過姐夫的死活,姐姐的生活質量高低,原主只想追女神,當舔狗。

    “小凡,我看那程勇并不像正派的人,你和他合作留個心眼。””

    趙雅只面對林凡的時候稍稍臉上有點笑容:“而且你如果缺錢就跟我說。”

    “呵呵,我知道。”

    林振東輕輕點頭。

    走私當然是違法的,在這么一個情況下簽訂的合同是不可能有法律效應的,這個時候自然就需要律師來進行一些合理的規避了。

    不過對這份合同林振東并沒有太放在心上。

    他只是嚇唬一下程勇罷了。

    回頭自己就‘啾’的一聲溜走了。

    “好吧,有什么事就隨時給我打電話。”

    趙雅看了眼時間說道:“我還約了人,就先走了。”

    “恩。”

    林振東輕輕點頭。

    對于走私藥品,林振東并未跟趙雅明說,認的姐姐罷了,鬼知道人家背后是啥人?

    “呼。”

    林振東長舒一口氣:‘希望順利吧。‘

    結果這時,林振東接到了呂受益的電話。

    姐夫,被打了。’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