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玄幻小說 > 電影世界大拯救 > 第00079章 真真假假

第00079章 真真假假

    何小梅糾結好久,還是給郭林開了門。

    “梅姐,這兩天恐怕要委屈你一下了。”

    林振東朝著何小梅解釋道:“你也說了,警局有內奸,那么我肯定不敢把你送過去了,而且既然你認識李怡,此事若是提前告知大使館,我怕你的同鄉也會被來口或者被轉移了。”

    在今天聽了何小梅的一些話后,林振東就想好了方案。

    首先何小梅和一些同鄉是被騙來的,她們本來在國內待著好好的,結果卻是被馬軍的組織依次找到了她們,說泰國掙錢容易,日薪過千(人民幣)都不是事。

    本來她們是不相信的,可架不住對方能忽悠啊,還說是正規的公司,網上都能查到。

    網上當然能查到,畢竟都是閆先生的產業。

    結果她們答應了,辦好了護照,來到了泰國,可是一落地,護照就給給搶走撕了,身份證扔掉了,連手機都沒有了。

    她們這一批,一共8人全部被安排在舉例唐人街不遠的一個小寺廟里,平常就是在寺廟不遠處的飯店打工,刷盤子洗碗,晚上再統一的安排到寺廟睡覺。

    可漸漸的,何小梅幾人發現所謂的寺廟是一個淫窩,不少的人都被迫接客,至于何小梅等人還沒有輪到,先干活。

    她們想過逃跑,然后一個同鄉被虐個半死,這里的虐是那種虐。

    至于和李怡怎么認識的,何小梅沒細說,甚至李怡的證據何小梅也沒告訴林振東。

    這一段讓何小梅不敢輕易相信任何人,李怡就是因為想帶著何小梅和另一個女人走,結果那個女人叛變了。

    是的。

    那個女人說強X她的男人已經答應娶她了,女人要做主人,不想走了。

    沒地說理去。

    為此,何小梅也不敢輕易相信任何人,她是感激郭林救了她,但是她依舊不敢全信郭林。’

    對于何小梅的心理變化林振東自然是不知道的。

    他又不是神仙,也不懂讀心術。

    他想的是若是此時帶著何小梅去警察局,那么一切完蛋。

    若是去大使館,一切也得完蛋。

    畢竟馬軍的勢力極大。

    因此,林振東要做的就是找到證據,然后找局長搬救兵。

    整個警察局,誰都可能是內奸,但局長不可能。

    在記憶里,郭林的父親也說過,局長是一個想做事的人。

    別的人,林振東并不在意,但不管怎么說何小梅的另外幾個同鄉都是中國人,林振東覺得能趁手幫一下就幫下。

    實在幫不了,那也沒辦法。

    “你這兩天先別出去,就在這里待著,我明天就會去找局長。”

    林振東再一次的叮囑阿香。

    望著何小梅,林振東還是愿意叫她阿香,或者。

    次日,早飯杜雙早早的就做了。

    阿香、杜雙、林振東一起吃完后,阿香負責收拾一翻,林振東和杜雙一起出門。

    “大林,我還是覺得太危險。”

    杜雙擔憂的說道:“這萬一……。”

    “姐,這件事你別管,我心里有數。”

    林振東說道:“還有,我記得你男朋友是在三臺新聞部是吧。”

    泰國三臺比較有名。

    杜雙是電視臺綜藝頻道的記者,至于她那個男朋友是新聞部的,林振東覺得說不定需要她男朋友出一點力。

    對此,杜雙雖然不像《我不是藥神》里林苗那樣扶弟魔,但是她是一個知恩圖報的人,目前郭家就剩下郭林一人,杜雙肯定會幫。

    “行,這事你先別和你男友說,一定不要告訴任何人何小梅在我們家。”

    林振東認真的說道:“此事關系到咱們的性命。”

    杜雙表示明白。

    30分鐘后,林振東剛到警察局,趙平就把他拽到了一邊:“大林,你怎么回事?給你打電話也打不通,你怎么能接下這個燙手山芋呢?”

    林振東苦笑道:“趙叔,我也沒辦法,會議上,基本上黃飛跟李平兩人都是給我挖坑,要么我辭職,要么我只能頂著頭皮硬上。”

    “唉,你啊。”

    趙平嘆息一聲,然后關心的問道:“怎么樣?查出來什么嗎?”

    林振東慘兮兮的說道:“趙叔,我異想天開的想去找閆先生,結果直接被扔了出來,去碼頭問了一下發現死者的人,他們也都不知道什么,這個案子,想查出來,難啊。”

    “別灰心,大不了就去向局長認個錯,他不管怎么說看在你爸的面子上應該能再諒解一下。”

    趙平輕輕拍了下林振東的肩膀說道。

    “我懂。”

    林振東輕輕點頭。

    “好了,干活去吧。”

    趙平的嘴角露出一絲笑容,讓林振東去忙去吧,不過在林振東離去的剎那,趙平嘴角的笑容也是收斂了起來。

    辦公室里,李平和黃飛早就知道了消息,尤其是黃飛來到了林振東的面前說道:“大林,不是我說你,你還是太年輕啊,你怎么能直接去找閆先生啊,我要是你就應該先去夏班碼頭附近的人問一下,再去找一下其它的馬仔,因為有時候,馬仔知道的事情更多。”

    聽著黃飛這翻教導,林振東點頭:“謝謝黃SIR,”

    黃飛望著郭林這副傻樣突然不好意思嘲諷了,于是哈哈一笑:“好,繼續努力。”

    辦公室里,其它人也都轟笑了起來。

    林振東繼續裝傻。

    他突然覺得裝傻也挺好的,別人以為你是個傻缺,結果你心中明白其實他們才是大傻子。

    在黃飛與李平帶隊出去辦事之后,林振東這才站了起來朝著局長的辦公室走去。

    敲門,局長用泰語說道:“進來。”

    正在看文件的局長望著是郭林也是暗嘆息一聲。

    郭林的父親是局長的左右手,那用起來真的是相當的呆勁。

    若是局長懂漢語,他肯定會說一句‘虎父犬子。’

    昨天的事局長自然也得到消息了。

    唐人街是他的地盤。

    任何事情都休想逃過他的耳目。

    除了自己家盜竊案。

    一想到這個,局長就牙疼,自己的老婆已經五天沒有讓自己上床了。

    局長越想越氣,自然臉色也不好看,他抬頭望著郭林:“怎么不繼續出去查案?你能不能變通一下,給我證明一下,你不是個廢物?”

    “局長,我就是向您匯報一些情況的。”

    林振東走上前說道。

    “恩?”

    局長一愣:“你說。”

    “局長,我已經調查清楚,死者叫李怡,是馬軍的小老婆,但是沒有名份,馬軍此人有暴力狂,經常的對李怡進行蹂躪,這一點法醫也鑒定出來了,李怡身上長期有傷””

    林振東語氣緩慢的將事情匯報了一翻,然后道:“這是一個走私人口的案子,而且此事關系到中國那邊,如果我們迅速一些,說不定還能夠促進中泰友誼。”

    望著面前的郭林,局長想要收回剛剛的評價了。

    他為了確保實情,又問了幾個問題,郭林,也就是林振東回答的也是頭頭是道。

    局長語氣突然加重了一些:“你的意思是咱們警察局有內奸?”

    “這不是我說的,是何小梅說的。”

    林振東望著局長道:“所以局里的人手我都不敢動,怕的就是有人通風報信,局長,您看我怎么做?”

    “人手你不要擔心,只要你把人給我查到就給我打電話。”

    局長說道:“我親自帶隊過去。”

    林振東點頭:“成,那我去安排了。”

    “等等,你確定這事閆先生不知情?”

    局長突然問道。

    林振東道:“我確定,您要不信的話可以給閆先生打個電話。”

    “不需要,先辦事,免得馬軍提前知情。”

    局長道。

    …………

    同一時間,小寺廟里。

    外邊,有人燒香拜佛,畢竟泰國佛教昌盛,而在里邊,暗間里則是發生著一幕比較淫穢的畫面。

    一名女子被吊在半空中,同時,兩只大腿分別被兩條繩子綁在兩邊,呈180度。

    一名女子被綁在床上,呈大子型。

    還有兩名女子脖子上戴著鏈子被栓在柱子上。

    馬軍則是赤果著身子,手持著鞭子在半空中的女子身上狠抽。

    “媽的,說,還背叛我不?”

    馬軍邊抽邊罵。

    “嗚嗚嗚,我沒有背叛你啊,是我舉報的李怡和何小梅啊。”

    懸空中的女子大聲的哭泣著:“你不是答應讓小超娶我嗎?”

    “哈哈哈,你沒有背叛?你沒有背叛為什么李怡那個婊子說要帶著你一起逃?”

    馬軍怒極反笑,他拿起手機:“讓王超進來。”

    不大一會兒,一個長相略顯奶里奶氣的男子進來了,他一進來,懸空中的女子大叫道:“小超,快救我,救我。”

    “老大。”

    王超看也不看女子,而是望著馬軍道。

    “你說要娶她?哈哈,告訴她,你跟多少人說過。”

    馬軍哈哈笑了起來。

    王超的嘴角也是露出殘忍的神色:“不多,剛一百個。”

    ……

    寺廟外。

    袁龍朝著陳浩說道:“耗子,這已經一個小時了,馬軍還沒有出來,我敢說這個寺廟肯定是淫窩了。”

    陳浩搖頭:“再等一等,如果沒有確鑿的證據就告訴大林,萬一警察出動一場空,失敗倒不怕,怕的是丟了性命啊。”

    馬軍是誰?

    閆先生手下最殘暴的人了。

    這樣的人如果一擊不能斃命,那么他們四人會死的很慘了。

    這么想著,陳浩覺得自己恐怕要做一點犧牲了。

    ……

    ……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