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玄幻小說 > 電影世界大拯救 > 第00031章 等東風

第00031章 等東風

    任何時候,人都不會永遠團結在一起的。

    大家都是靠著利益糾纏在一起。

    在《我不是藥神》里為什么程勇賣藥沒有人舉報?

    就是因為大家知道如果舉報了程勇,那么所有的人都得死。

    后來張長林為什么被抓?

    一方面是因為瑞士諾瓦醫藥的持續施壓,更大一部分的原因就是呂受益老婆在求程勇時的解釋,因為張長林漲價太狠,一些人賣不起藥,所以就把他點了。

    昨天,林振東讓程勇把藥弄到倉庫,怕的就是有一些病友因為德國格列寧的低價格對他們產生仇恨。

    可真沒想到,竟然真有人如此做,而且如此的迫不及待。

    數百號人里想要知道誰是舉報者很難。

    但是,讓這數百號人查就容易的多了。

    群眾斗群眾永遠都是正道。

    就像上學的時候,林振東的初中班主任賈玉江經常在每周讓學生匿名舉報班里不聽話的人,每一次都無往而不利。

    為此,林振東也是準備來這么一出。

    “讓他們自己捉奸?”

    程勇聽著林振東的話微微皺眉:“這怎么捉?”

    “慧姐,現在群里邊還有要藥的沒有?”

    林振東朝著劉思慧問道。

    劉思慧道:“有,剩下的324瓶藥其它群里還是有人愿意用的,不過卻還有剩下了120瓶。”

    林振東笑了起來:“慧姐,你一會在群里邊說一下,就說這120瓶是我們最后的藥了,以后印度格列寧我們不會再賣了。”

    ……

    魔都,松江區中山東路。

    蘇式灌湯包。

    “恩,這個好吃,是蝦仁鮮肉的。”

    張光朝著自己的老婆李英說道:“多吃一點,接下來咱家能省很多錢了。”

    李英有點擔憂:“老公,你用的印度格列寧是有效果的,可是這德國格列寧行嗎?”

    “放心,沒問題的,都是格列寧,印度是什么國家?德國是什么國家?”

    張光說著冷笑了起來:“所以之前我是被劉思慧騙了,虧我覺得她人不錯。”

    李英還想說什么,張光直接放下了筷子說道:“老婆,你放心,我不會那么便宜他們的,連我們白血病人的錢都坑,他們還是不是人?”

    說著,張光看了一眼時間,也是笑了起來。

    他覺得警察這個時候說不定已經把程勇的店給查封了。

    可是緊接著一個電話讓張光笑不出來了。

    不要印度格列寧的除了張光之外,還有兩個病友群的群主,這兩個都是在張光的慫恿下退了第二瓶藥。

    其中,一個人今天打電話給張光:“老張,你看群消息了嗎?”

    張光一愣:“群什么消息?”

    老李道:“不知道誰舉報了程勇賣藥,現在程勇已經害怕了,說不再賣藥了。”

    張光有些錯愕:“程勇沒被警察抓住?”

    老李說道:“沒有啊,老張,你說我們真不用程勇的藥嗎?”

    “廢話,要用,你自己用,一瓶印度格列寧的藥夠我們買6瓶德國格列寧的藥了。”

    張光搖頭說道:“我先掛了,有事再聯系。”

    掛了電話,張光急忙朝著老婆說道:“老婆,我先去對面網吧,你先吃。”

    說完,沒有等李英說話,張光就跑到了對面的‘勝利網吧’。

    開了一臺機子,張光打開QQ,果然發現幾個買藥的群炸鍋了。

    “竟然舉報了?王八蛋別讓我抓住是誰。”

    “操,這不是斷我們的生路嗎?”

    “別讓我知道是誰了。”

    “什么玩意啊,操他媽的。”

    “大家想一下,這個藥就我們這么多人買,我覺得肯定是咱們之間出了內鬼了。”

    ……

    群里罵聲一片。

    張光還看了劉思慧最新的一句話:“如果大家嫌棄這個藥鬼那就別買了,但是勇哥是冒著坐牢的風險給大家弄來了藥,可是還被點了,太心寒了,也害怕以后繼續被點,所以就算了。”

    這一翻話更是讓群里邊義憤填膺了,痛罵告密者。

    張光忍不住說道:“別把程勇說的那么高尚,他不也是為了錢?況且,德國格列寧才1000塊,呵呵,所以大家放心,不用你們的藥,咱們也不會有事。”

    在群里這話根本不用劉思慧坑聲,其它人就開始罵了起來。

    天非走了:“張光,你能不能要點臉?”

    易拉罐ol:“要是沒有勇哥,我的病情不會穩定,我不信那個德國格列寧。”

    和我啪啪啪過的前任:“張光,信不信老子弄死你?”

    “大家別吵,其實張光也是好意,畢竟勇哥賣的藥真的挺貴的啊。”

    “和他媽的正版格列寧相比這個藥本來就算便宜的了好吧。”

    “操,張光,不會是你告密的吧。”

    “怎么可能是老張高密的?老張只是不用這個藥罷了。”

    “是的,張哥不是這樣的人。”

    ……

    群里吵成一團了。

    張光這種端起碗吃飯,放下碗罵娘的做派也是激怒了一些有良知的人。

    可同時,也有部分人覺得張光說的也沒有什么不對的。

    你程勇不就是為了這個掙錢嗎?

    在這其中還有黃毛偷偷拿一瓶藥幫忙的一個老人的兒子。

    在這其中,也有老劉在教堂里幫忙的幾個中年女人。

    人性,在這一刻也是展示的淋漓盡致。

    王子神油店里。

    程勇望著聊天記錄罵了起來:“這幫王八蛋,還有這個張光是吧,我知道他,他是魔都第一醫院那邊的吧,當時他說什么兒子還小,對了,慧姐,你也替他求過情,然后咱們賣他的藥是六折的。”

    劉思慧臉色也是并不好看,她被張光說成從中間掙差價就算了,結果今天這張光還在群里煽動。

    老劉還好一點,畢竟活了大半輩子了,他只是一時轉不過來彎,可是還小的黃毛就有懷疑人生了。

    他始終覺得自己對人好,別人對自己也應該好的。

    但,黃毛畢竟沒上過學,他不知道曾經古人說過,斗米恩,升米仇。

    “踢了,把這個張光踢了。”

    程勇罵完不解氣,直接朝著劉思慧說道。

    林振東突然出聲說道:“慧姐,留著他。”

    “啊?”

    幾人不解。

    林振東解釋道:“他現在蹦噠的越狠,我們越能知道哪些人是知恩圖報的,哪些人是白眼狼,而且你在群里說一句,就說還是希望大家慎重考慮,千萬不要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

    “好的。”

    劉思慧點頭說道。

    下午的時候,324瓶藥就已經賣完了。

    不,準確的說是賣了322瓶藥。

    林振東又留了兩瓶藥。

    他來到了魔都音樂學院。

    “林凡,你們以后真的不賣藥了嗎?”

    白穎見到林振東后問道:“我也想買兩瓶,可是我現在沒有那么多錢,我能不能先欠著,你放心,最多下個月,我肯定把錢還你。”

    “呵呵,我給你留了兩瓶。”

    林振東笑呵呵的說道:“我也不需要你的錢,我只需要你答應我一個條件。”

    “什么條件?”

    “現在還不能說,不過你放心,這個條件你肯定能做到。”

    林振東說著望著白穎不自然的神色也是忙解釋道:“你不要想歪,我不會拿著藥挾持你陪我上床或者其它的出賣你自己身體的事,我還沒有那么猥瑣。”

    白穎露出尷尬的神色,臉色有些紅暈,她想解釋什么,結果林振東擺手說道:“我理解你,就這樣,我先走了。”

    “不是,林凡,你聽我解釋…我……”

    白穎有些著急,可是林振東已經走遠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張虎卻是給白穎打了電話。

    原來想后天請白穎吃飯。

    因為下周二是張虎的生日,本來白穎不想去,可一聽張虎說沒外人,就有林凡和汪遠后,白穎也是答應了下來。

    兩天后,程勇在蘇州的工業園區找到了一處合適的塑料廠,因為老板想要回老家東北,所以他們就準備把店給轉讓了。

    當然,只是一個小廠子,又因為著急出手,所以價格并不高。

    雙方一個想快點出手,一個想快點接手,所以合同談的挺順利的,又找了律師,這事算是定了下來了。

    如今,最重要的一環算是有了。

    那么就只等東風了。

    在等待中,一下子悠閑了起來。

    每天,林振東白天陪妞妞,一起和他排練歌曲,等著參加比賽,晚上呢,陪妞妞她媽,就是劉思慧。

    仿佛是害怕林振東嫌棄自己老一般,劉思慧也是想盡了辦法。

    每天都是變著樣。

    護士、空姐、校園等情趣裝,甚至穿著這樣的服裝跳起了鋼管舞。

    這換誰能受得了

    今天晚上,劉思慧竟然穿起了蘿莉裝。

    一翻大戰后,空氣中還彌漫著淡淡的血腥氣,林振東抱著劉思慧洗了澡后,兩人在客廳里看著電視聊著天。

    今天妞妞被劉思慧送到了她媽媽哪里,所以才能如此放肆。

    “小凡,已經4天了。”

    劉思慧這個時候問道:“勇哥都著急了,而且印度那邊我們要的藥也依次的到了,這么多藥,若是我們賣不出去,可就……””

    林振東笑道:“慧姐,我知道,不過我們還需要等一下。”

    “等什么?”

    “等病友群里有人吃這個藥出事。”

    “那如果他們吃著沒事呢?”

    “如果沒事。”

    林振東臉上露出一絲意味深長的笑容:“如果不出事,那么我們就讓他出事。”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