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玄幻小說 > 電影世界大拯救 > 第00029章盤她
    “媽的,1000塊,他們瘋了嗎?”

    程勇一聽直接破口大罵了起來。

    呂受益說道:“勇哥,話不能這么說的,畢竟如果咱們的藥賣1000塊也有賺的。”

    “你傻了吧。”

    程勇沒好氣的說道:“印度那邊讓我們零售的價格就是2000塊了,況且1000塊我們賺什么?喝西北風吧。”

    “報警。”

    黃毛惜字如金的說道。

    啪。

    程勇又是直接一巴掌打到了黃毛的頭上,直接暴怒了:“你他媽的是不是傻子?報警?警察抓誰啊?別他媽的沒有點了張長林,反倒把我們給點了。”

    呂受益一攤手:“那怎么辦?我們現在還有200瓶藥呢,咱們自己也消化不了啊。”

    劉思慧皺眉:“不行我們降一下價格?”

    “不用。”

    林振東微微擺手:“慧姐,你把這200瓶藥不買的名單列出來。”

    “這呢,凡哥。”

    黃毛忙拿出來名單。

    呂受益在一旁說道:“本來有一部分人要買的,但是張光突然煽動了一下,反倒都不買了。”

    “慧姐,你把這200人拉一個群里,然后告訴他們,他們違約了,如果不買,可以,但從今往后,我們不會買他們藥了。”

    林振東出聲說道:“咱們先把丑話說到前頭。”

    有一說一,當藥神可是容易付出代價的。

    有個成語,大家都知道吧。

    叫做農夫與蛇。

    林振東記得有一個新聞就是一個醫生給已經快要死掉的病人推薦了一個渠道買藥,結果回頭這個病人不單單告了醫生,還告了賣藥的人。

    所以,這個社會不是所有的人都是你敬他一尺,他還你一丈的。

    還有一部分是你對我好是應該的,但是我要是有了事,就是你的鍋。

    為此,林振東必須提前表態。

    殺雞儆猴也罷。

    宣示規矩也好。

    不能讓這幫病友們養成一種你們掙了我錢,所以我出了事你們就必須擔當。

    或者說你們掙的是我們的血汗錢,你們死了也活該。

    林振東早就想要定立規矩了。

    這一次倒是極好的機會。

    劉思慧有點擔憂:“這樣會不會把他們得罪了?”

    “既然他們不買我們的藥了,我們怕什么得罪?”

    林振東想了想:“這樣,把其它人也都拉進群里,告訴他們,如果嫌棄藥貴,我們可以退他們錢,但是他們要想好后果,哪就是以后我們不會再合作了。”

    程勇著急了:“小凡,不能這樣,萬一他們都全要退錢怎么辦?”

    “勇哥,你放心,不是所有的人都是傻子。”

    林振東笑呵呵的說道:“慧姐,照我說的去做。”

    “行。”

    劉思慧輕輕點頭。

    來到電腦前,劉思慧的QQ已經炸鍋了。

    “慧姐,那個我不想吃印度格列寧了,藥太貴了。”

    “慧姐,我是信任你的,但是我覺得程勇太黑心了。”

    “慧姐,我想把藥退了。”

    ……

    顯然,這些人都是打聽到了德國格列寧的價格便宜。

    甚至有些人還問劉思慧是不是介紹他們買藥吃了回扣了。

    當時是這些人哭著求著劉思慧介紹渠道。

    現在卻又質疑起了劉思慧。

    劉思慧說不心寒是假的。

    不過她也沒有說什么,而是依次把這些人拉進了群里。

    同時表示:“如果大家覺得印度格列寧貴,那么就可以把藥拿過來,只要沒有破封的,我們都給退,但有一點,以后我們不會再賣給你們藥了。”

    話音一落,群里有些人開始退縮了。

    倒是ID名為張光的跳出來說道:“呵呵,別人賣1000的藥你們賣5000,放心,以后就是想要藥,我也不會買你們的。”

    這個人就是張光。

    是幾大病友群主之一。

    他本人也是得的慢粒白血病,在之前得知有血的時候,那是一個激動興奮,各種的來給劉思慧打招呼,也一口一個勇哥叫著。

    現在倒好了。

    他昨天也在魔都人民酒店大禮堂。

    現場賣了20瓶德國格列寧。

    想一下,20瓶才2萬塊,但是買印度格列寧,6000才一瓶。

    不僅僅張光自己買了,他也在群里告訴了大家這么一個好消息。

    有時候,就是缺一個帶頭的。

    本來沉默的群因為張光的這話也是突然熱鬧了起來。

    有的跳出來也是說道:“對不起,我們選擇退藥。”

    有的最終衡量了一翻,選擇了不退藥。

    至于那200瓶原定要買的病友中,只有五分之二選擇了買藥,剩下的五分之三選擇不和你們合組。

    經過最終統計。

    最終將剩下326瓶藥。

    其中,病友群主包括張光在內,有三個群主選擇了退藥。

    怎么辦?

    程勇把目光望向了林振東。

    呂受益、老劉、黃毛、劉思慧也是望向了林振東。

    “看我干嘛。”’

    林振東笑了起來:“魔都的白血病人說不多也不少,這326瓶藥肯定會有人買的,無非就是買的慢一點而已,況且就是那些被張長林騙的人回味過來,也是需要時間的。”

    程勇問道:“那我們現在干嘛?”

    “勇哥,你在魔都認識的人多,我們還是按照原計劃,先把廠子找到,而且塑料瓶廠是實業,我認為以后的收益也不會少。”

    林振東朝著程勇問道:“所以我們可以朝著這方面先辦個廠子,先弄個小廠子,我認為100萬足夠了,咱們兩人每人出50萬,你是公司法人,我不參與你的運作,只分紅,你看怎么樣?”

    “行,我本來就一直想要弄一個廠子。”

    程勇笑著說道。

    “那就這樣,接下來咱們再辛苦一下,慧姐,黃毛,老劉,姐夫,你們四個人負責再賣下藥,相信會有識貨的人的。”

    林振東一拍手說道:“先讓張長林蹦噠一下,我們不和他爭。”

    程勇笑道:“沒錯,到時候讓瑞士諾瓦格列寧去封殺他去。”

    “不會的。”

    林振東微微搖頭:“張長林的藥又沒用,瑞士諾瓦那邊不會計較的。”

    只有真能治病的藥才會讓瑞士諾瓦醫藥害怕。

    至于假藥,保健品,他們不會管的。

    反正不能治病,你吃死了也不管我事,只要不損害我的利益就好。

    這就是瑞士那邊的想法。

    本來,程勇、老劉、呂受益、黃毛四人都有些沮喪,結果聽得林振東說完,仿佛完全不是事兒一般。

    主心骨。

    劉思慧望著林振東也是眼里有小星星冒過。

    “哈哈,既然這樣,那么我們今天晚上就團建吧。”

    程勇哈哈一笑:“好好放松一下。”

    “勇哥,還是等把剩下的藥賣完了再說吧。”

    林振東有些擔心的說道:“我怕其它人會把咱們點了。”

    “不會吧。”

    程勇有些詫異。

    “魯迅先生《紀念劉和珍君》這篇文章里說過,我向來是不憚以最壞的惡意來推測中國人的,然而我還不料,也不信竟會下劣兇殘到這地步。”

    林振東一拍手說道:“還是把藥轉移了吧。”

    程勇有些好笑:“小凡,你年紀輕輕的,膽真小,得,那把藥放到我家吧。”

    “不,我們找一個小倉庫。”

    林振東搖頭:“如果警察抽查的話,說不定也會去你家里。”

    “媽的,小凡,你可真是……”

    程勇想罵林振東一句王八,不過最終還是聽了他的,他們找了一個小倉庫,折騰了一翻算是把藥放進去了。

    “行了,我走了。”

    程勇這時望向劉思慧:“思慧,走吧,我送你。”

    劉思慧不經意的看了一眼林振東,然后搖頭說道:“勇哥,咱們不順路。”

    “思慧,走吧,我送你。”

    程勇笑道:“我正好去你那邊有點事。”

    “走吧,慧姐,我也去。”

    林振東說著上了車。

    “小凡,你去干什么?”

    程勇有點怒意。

    這家伙怎么這么沒眼里勁呢?

    林振東有點委屈:“勇哥,不怪我,我和慧姐的女兒一起報了節目,你知道的,妞妞一直纏著我,所以……”

    劉思慧心中暗樂,但臉上卻是認真的說道:“是啊,勇哥,妞妞一直親小凡。”

    當然,除了呂受益稍稍有點瞎想之外,程勇、黃毛、老劉都沒有往別處想。

    劉思慧是成熟少婦。

    怎么可能喜歡一個毛都沒長齊的大學生呢?

    “行,那走吧。”

    程勇有些膩歪的說道:“我送你們。”

    下了車,程勇朝著林振東使了一個眼色,然后這才朝著劉思慧說道:“思慧,明天晚上咱們一起吃個飯吧,我們順便看個電影。””

    “勇哥,真的不好意思,我要照顧妞妞。”

    劉思慧直接拒絕了。

    “那好吧。”

    程勇嘆息一聲就走了。

    “走吧,小凡。”

    劉思慧望著程勇走遠了,這才走過來抱著林振東的胳膊說道。

    “勇哥想追你啊。”

    林振東問道。

    “應該不是。”

    劉思慧笑道:“而且他這種邋遢的人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今天誰接的妞妞下學的?”

    林振東不想再說這個話題,轉移道。

    “我媽。”

    望著林振東,劉思慧低聲說道:“今天妞妞在我媽家。”

    這一句話一切盡在不言中了。

    兩人進屋后就開始了。

    林振東迫不及待的脫了衣服,一把抱住了劉思慧朝著床上走去。

    噼里啪啦。

    么么噠噠。

    咣咣鐺鐺

    嗯嗯啊啊。

    盤她。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