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玄幻小說 > 電影世界大拯救 > 第00026章 情難禁

第00026章 情難禁

    你妹啊。

    此時林振東就一個感覺。

    那就是系統真賤。

    之前林振東就有這么一個疑惑。

    你看,你就是送外賣還有個時間提示呢,什么時間送到家,還差多少時間可以送到。

    之前系統把自己穿越到這里,然后什么都沒有。

    那確實不科普。

    此時。

    坐在出租車的后排,他呆呆的望著面前的一幕除了覺得很神奇之外,就想問候一下系統的18輩祖宗。

    進度條終于出來了。

    關閉。

    默念一下,進度條關閉。

    再念一下,進度條出來。

    這才是常規操作。

    合著自己只要不提,這系統是打死不會讓進度條出來了啊。

    難怪系統說很多事情需要自己去了解。

    尼瑪。

    太過分了有木有?

    懵逼樹上懵逼果,懵逼樹下你和我。

    這就是林塵的此時感覺。

    看了一眼進度條。

    60%

    林振東看著任務已經完成了百分之60也是激動了起來。

    自己只差百分之40就可以回家了。

    他想回家。

    就是在這個世界里真的能夠結束處男生涯,在這個世界自己走上人生巔峰,在這個世界自己可以左擁右抱,甚至按照YY小說可以什么姐妹全收之類的。

    那又怎樣?

    林振東也會眉毛都不皺一下。

    絕不留戀。

    直接回家。

    “好了,旺角小區到了。”

    司機師傅停車:“一共30塊錢。”

    然后林振東問道:“微信還是支付寶?”

    “什么?”

    司機師傅有點錯愕。

    林振東一拍腦袋,從兜里抽出來了30給了司機。

    至于下車的林振東還沒有說聲謝謝就看見司機一溜煙開車跑了。

    “尼瑪,今天真晦氣,拉了一個精神病,一上車就是自己嘀咕個不停,雙眼瞪著空氣仿佛看見什么似的,給錢的時候還說什么微信/支付寶。”

    司機師傅拿起對講機吐槽了起來。

    “哈哈,老王,竟然有這事?”

    “我去,老王,怎么你總是遇到奇怪的事?”

    “這算什么,剛剛我開車遇到一個客人竟然打電話說自己去捉奸呢。”

    ……

    林振東并不知道自己在車上的表現和隨口而出的話被人當成了奇葩。

    他此時想的是張長林到底什么時候會行動。

    馮林的調查已經結束了。

    而且馮林也說了,張長林有點察覺了,也不可能再繼續調查了。

    那么,呂受益、黃毛、老劉他們的病友群就是重中之重了。

    本來最好最合適的人選是劉思慧。

    可出了這事,林振東不知道如何面對劉思慧。

    上樓時,林振東發現電話響了。

    備注:慧姐。

    真是怕什么來什么。

    林振東深吸一口氣:“慧姐,怎么了?”

    劉思慧說道:“勇哥賣藥回來了,你還回來嗎?”

    林振東道:“我就不回去了,我已經來我姐家了。”

    劉思慧:“哦””

    “那,如果沒有別的事,我就先掛了。”

    林振東的聲音略顯淡然,仿佛是陌生人一般。

    這一下子讓劉思慧有些情緒失控:“小凡,你就這么討厭我嗎?既然這樣為什么又那么幫我?”

    “不,不是。”

    林振東聽著劉思慧都快哭的樣子也是狂汗:“主要我姐姐今天想讓我回來吃頓飯,所以……”

    劉思慧打斷了林振東的解釋,她遲疑了片刻說道:“今天晚上妞妞想你過來陪她,你有時間嗎?”

    “我……”

    林振東最終嘆息一聲說道:“我等吃完飯過去。

    劉思慧輕輕點頭:“恩,我今天回我住的地方。””

    掛了電話。

    劉思慧想著自己最后這一句稍顯暗示的話臉色有些紅暈,甚至她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了,還真的是老牛吃嫩草嗎?

    可是她控制不住自己,尤其是趙甜告訴她,之所以鄒家人不追究,沒有找媒體曝光,那是林振東之前把事情都想好了,威逼利誘一翻鄒家人,把鄒家人嚇的夠嗆。

    更何況明擺著是鄒敬渣。

    這個年頭網上又不發達,很多炒作之類,為了名氣要翻什么冤案之類的律師也有,但畢竟少,更何況趙甜在律師界還算有名氣。

    于是,在林振東之前把鄒家人一切算死的情況下,趙甜再一談。

    自然一切矛盾迎刃而解。

    這些說來容易,但是對劉思慧來說是從地上到天上的差別。

    也恰恰如此,劉思慧的心一下子被林振東給戳中了。

    在從程勇和呂受益的談話得知林振東不來了,這一下子讓劉思慧沒有忍住,然后就直接給林振東打了電話。

    想起晚上,劉思慧的臉越發的紅了。

    “思慧。”

    程勇這時看著劉思慧打電話回來了,也是笑道:“晚上我們一起吃個飯吧。”

    劉思慧委婉的拒絕道:“勇哥,妞妞在家呢,等咱們把藥賣完了再一起慶祝吧。”

    程勇有點失望:“那……好吧。”

    ……

    對于自己的弟弟回來林苗是一百個高興。

    她做了好幾個菜。

    甚至林苗還拿出來一瓶酒倒上了。

    “苗苗,我們就喝一點點。”

    呂受益忙說道。

    林苗道:“我喝不了酒,你和小凡多喝一點,我就以茶代酒了,真的,小凡長大了,老呂,現在有藥了,你也沒事了,之前我都感覺天要塌下來了……”

    說著,林苗又笑又哭的說道:“不過現在好了,一切都過去了。”

    “苗苗,你別哭了,我這不沒事了嘛。”

    呂受益也嚇了一跳,忙勸道。

    林振東也是說道:“是啊,姐,你別哭了,對孩子身體不好。”

    “我知道,我知道。”

    林苗擦了一把眼淚說道:“來,干杯,我們的日子會越來越好的。”

    三人喝了一杯。

    “小凡,趕緊吃菜。”

    林苗放下杯子說道:“都是你最喜歡吃的。”

    吃完飯后,林振東假裝接了一個電話:“行,我馬上過去。”

    放下電話,林振東朝著林苗說道:“姐,我得回一下宿舍,張虎找我有點事。”

    “這么晚了,有啥要緊事啊。”

    林苗有點埋怨:“明天不行嗎?”

    “呵呵,張虎最近失戀了,所以我得過去勸一下他。”

    林振東簡單解釋了幾句就離家了。

    另一邊,劉思慧帶著妞妞已經回到了自己的小區。

    此時妞妞因為白天沒有睡覺,剛剛哭著要找‘凡哥哥’,結果太累一下子睡著了。

    悄悄的把妞妞放到了床上,劉思慧才來到了客廳,她把熱水做好了,然后一個人坐在客廳里緊緊的握著手機。

    白天已經把劉思慧的勇氣給耗盡了。

    這個時候,讓她再拿手機給林振東打電話或者發信息,她做不來。

    看了一眼墻上的時間。

    9點了。

    “唉。”

    劉思慧這個時候嘆息一聲,她覺得林振東應該不來了。

    就在這時,門敲響了。

    劉思慧猛得站了起來,來到門口深吸了一口氣,然后通過貓眼看得是林振東,她打開了門。

    “慧姐。”

    林振東臉色略顯尷尬。

    “快進來。”

    劉思慧說著把拖鞋拿了出來:“先換上鞋,然后去洗個熱水澡,水我已經給你做好了,而且給你買了睡衣。”

    “呃。”

    林振東略顯迷糊的來到了洗手間,然后邊洗邊想這自己算不算有一個良家呢?

    洗完,出來后,林振東才想起來問道:“對了,妞妞呢?”

    “妞妞已經睡了,剛才哭著一直要找你。”

    劉思慧說道:“不過哭累了,就睡了。”

    林振東‘哦’了一聲。

    然后突然又尷尬的沉默了起來。

    今天劉思慧穿的還是那天的睡衣,她想必也才洗了澡,因為頭發還有點濕,坐在林振東的旁邊,在林振東低頭時正好看到大白腿。

    曾經林振東有一個夢想,是20歲他剛知道男人可以靠雙手解決問題的時候,那時,他就立志。

    將來我一定要找一個大胸妹,然后對著她擼。

    不知怎么。

    此時,此刻,林振東突然腦子里想起了這件事,然后噗嗤笑了起來。

    “怎么了?”

    這一笑讓劉思慧也是一愣:“是我穿的哪不對嗎?”

    林振東忙擺手:“不是,我就是想起一些有趣的事。”

    “哦?什么事?”

    劉思慧裝著感興趣的問道。

    最起碼此時空氣不用再那么安靜如雞了。

    林振東微微遲疑,然后說:“就是一個笑話。”

    “說來聽聽。”

    “說許仙給老婆買了一頂帽子,白娘子戴上之后感覺頭特別重,原來這是一頂壓蛇帽。”

    林振東隨口說了一個。

    畢竟原時空的很多內涵段子都是相當污的,你要讓林振東在群里口花花行,讓他對劉思慧污,他真不會。

    或者說撩?

    這個林振東天生要強,真學不來。

    不過讓林振東無語的是在他講完段子,劉思慧竟然哈哈的大笑,而且笑的非常夸張,往后邊沙發上一躺,就差袒胸了。

    林振東望著劉思慧突然愣住了。

    然后臉上也是露出了紅暈,眼里更是炙熱無比。

    至于劉思慧則是看著林振東的樣子一愣,然后不自然的坐了起來,卻沒有離林振東遠一點,相反,靠近了林振東,倒在懷里輕聲說道:“小凡,謝謝你。”

    本身林振東就有那么一點酒意,再加上上次憋著沒硬起來,如今劉思慧說話的時候臉上蹭了一下林振東的脖子。

    此時,林振東哪還有什么理智可言。

    去他娘的正人君子。

    林振東猛得朝著劉思慧吻去。

    “小凡,別著急。”

    這一次,劉思慧卻是反身把林振東壓下,然后用食指點住了林振東的嘴唇,緩緩的吻著林振東的脖子。

    舔著林振東略顯發麻,然后林振東愣住了,只看得劉思慧舔著邊舔邊替林振東脫了睡衣,然后一直往下舔。

    直到。

    ……

    ……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