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玄幻小說 > 葬甲天下 > 第六十四章:分別

第六十四章:分別

    “嘭!”外界,因為鄯善孔雀的元神消散,他的肉身也是瞬間失去了生命跡象,從半空中跌落下來,落進了血池之中,瞬間被血池中的血線分解,沒有留下一絲痕跡。

    而隨著鄯善孔雀身死,他的洞天世界也開始崩潰,做為他洞天世界載體的冥龍也是開始崩潰。

    隨著冥龍的身體崩潰,楚銘的身形也是從虛無混沌中徐徐出現。

    “咻!”這時,一道紫光突然從崩潰的冥龍身體中飛出,向著遠處飛掠而去。

    楚銘見此,馬上抬起左手,掌心地之墓穴張開,強大的吸力立刻將拿到紫光給拉扯了回來。

    “崩!”紫光落在楚銘掌心,然后光芒被地之墓穴粉碎吸收,只留下一方紫色的印璽,落在楚銘手中。

    “這就是鄯善孔雀說所的鄯善印?”楚銘看著手中的紫色印璽,皺了皺眉頭,他沒記錯的話,這印璽應該是當初凌百川和陸明宇爭奪的東西,后來陸明宇身死,這東西應該在凌陌兒上手,怎么會突然出現在鄯善孔雀手中?

    楚銘正準備仔細查看印璽時,卻被一陣痛苦的呻吟之聲給吸引。

    楚銘轉頭,看向血池方向,發現凌陌兒不知為何,竟然進入了血池之中,并且那血池中的血線,已經攀上了脖子以下的位置,此時的凌陌兒正緊閉著雙眼,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在她身上,柔弱的藍色光華正在和血線僵持,不過看樣子很快就會被血線徹底淹沒。

    “這丫頭,應該是被鄯善孔雀騙了吧。”看到血池中的凌陌兒,又看了看手中的鄯善印,楚銘大概猜到的怎么回事,苦笑了一身,然后抬起左掌,對著血池張開地之墓穴。

    地之墓穴中,一道棕黑色的氣息飛出,涌入血池中的凌陌兒身上,下一刻,那些攀附在凌陌兒身上的血線便開始快速褪去,最后完全縮回了血池之中。

    “唔!~”沒有了血線的禁錮,凌陌兒頓時恢復了意識,她掙開雙眼,看到站在血池邊上的楚銘,竟然直接哭了出來。

    “哇!”凌陌兒直接哭出聲,然后從血池中一躍而出,朝著楚銘撲了過來,然后在他懷中放聲大哭,哭得那叫一個傷心。

    楚銘也不知道凌陌兒為什么這么傷心,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只能高舉著雙手,一臉苦笑的只能任由她趴在自己懷中痛哭。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凌陌兒的情緒才逐漸平復下來,然后她意識到自己趴在楚銘的懷中,雙手還緊緊的抱著楚銘的腰,臉上立刻紅了一下,然后下意識的就要推開楚銘,但是動作到一半又停了下來。

    凌陌兒抬頭,正好看到楚銘低頭看著她,臉色一紅,竟然鬼使神差的踮起腳來,輕輕的在楚銘嘴唇上親了一下,然后又抱住了楚銘,臉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口中低聲呢喃道:“你沒事,真好。”

    凌陌兒是笑了,楚銘則是一臉懵逼,他很想問一下凌陌兒,這是什么情況?但想了想,還是沒問出口。

    凌陌兒在楚銘懷中趴了一會,然后松開楚銘,臉紅的看著,問道:“你沒事吧?那個壞蛋呢?”

    “死了。”楚銘回答道。

    “哦!”凌陌兒點頭,盯著楚銘看了一會,然后低下頭,低聲呢喃道:“呆子,就不會問問我有沒有事。”

    楚銘自然是聽到了凌陌兒的抱怨,不過他卻沒有理會,而是開口說道:“我們可以出去了,不過還需要借助你的力量。”

    “哦。”凌陌兒點頭,不過情緒不高。

    楚銘也沒有在意,直接對著血池抬起左臂,掌心的地之墓穴張開,一股棕黑色的氣息飛出,涌入血池中。

    “嘩啦啦!~”血池開始翻涌,然后旋轉,最后中心出現一個空洞,黑洞中漆黑一片,仿佛連接著連一個空間。

    “走吧!”楚銘對著凌陌兒伸出手掌,凌陌兒點頭,拉住楚銘的手,而后一股柔和的藍色光華從凌陌兒的身體中涌出,將兩人包裹了起來,飛入血池中心的黑洞之中。

    沙漠中的某處,一道藍色的流光從地下飛出,落在沙漠上,光華散去,露出兩道身影,正是楚銘與凌陌兒。

    “終于出來了!”呼吸著新鮮的空氣,楚銘不禁心情大好。

    “是啊,出來了。”凌陌兒不舍得松開楚銘的手,抬頭看向他問道:“你要走了嗎?”

    不知為什么,明明和楚銘只相處了幾天,但是到了要分開的時候,凌陌兒卻感覺心里很難受。

    凌陌兒很想開口,讓楚銘和他一起去神沙宮,但是又怕楚銘拒絕。

    “嗯。”楚銘點頭,他大概能感受到一些凌陌兒的情緒,不過他刻意的回避了這個問題。

    “我可以去大楚世家找你嗎?”凌陌兒突然問道。

    楚銘看著滿臉期待的凌陌兒,沉默了一會,點頭道:“可以。”

    “真的嗎?”聽到楚銘的回答,凌陌兒抬頭,驚喜的問道。

    其實就算楚銘不說,知道了他是大楚世家的人,凌陌兒可能也會去找他,但是不知道為什么,當楚銘說出這句話,凌陌兒就是感覺很開心。

    “嗯。”楚銘點頭,說道:“回去吧。”

    “嗯。”凌陌兒開心的點頭,然后飛身而起,化作一道靈光,朝著遠處飛去,只留下一道清脆的聲音從天空中飄蕩而來。

    “楚銘,我回神沙宮跟爹爹說一聲,就去找你。”

    聽到這聲音,楚銘抬頭,笑了笑,然后轉身離開。

    ……

    三天后,楚銘順著吳邪給他的地圖上標注的路線,來到了一處繁華的綠洲,這處綠洲很大,不僅周圍綠郁蔥蔥,綠洲的中心處還建造了一座落日的小型城市,走入綠洲當中,完全感覺不到是身處在沙漠之中。

    這出綠洲距離大楚世家所在的大楚城已經很近,而楚銘在猶豫要不要去。

    他不是沒想過違背和吳邪的約定,但以這幾次和吳邪的接觸來看,吳邪這個人心機深沉,他最后的那些話可能不完全是威脅,而且他所說的大楚世家的情況如果是真的,那么去一趟也不是不可以。

    楚銘走在路上,腦子里卻在想著去大楚世家的利弊,完全沒有看路,不小心撞在別人的身上。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