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玄幻小說 > 灰燼之燃 > 第兩百三十五章:扮演

第兩百三十五章:扮演

    傳奇道士放出神識力量,去查看楚白的去向,然而因為檢索丟失物品浪費了時間,等他發現楚白從下水道溜走的時候,楚白已經出了蓬萊區域。

    楚白順著下水道回歸,鉆進楚城房間,從口中吐出四件戰利品。

    楚城直接拿過玉瓶,用魂絲檢查。

    白骨生肌丹!

    “楚湘!東西到手了!”楚城真是無比的興奮,聲音都有些顫抖。

    “嗯。”楚湘從亡者殿堂出來,看著自己的哥哥,心中也是說不出的滋味。

    “現在就用掉。”楚城把玉瓶交給楚湘,楚湘也沒猶豫,摘下面具,把玉甁直接丟進鎧甲之中。

    她不需要楚城幫忙,這段時間的鍛煉,她的魂絲數量,已經超過八百。

    魂絲刺入,吸收白骨生肌丹,楚城就守在她的身邊。楚湘自己有血肉結晶,不過楚城還是慢慢地往她的鎧甲里輸入生命結晶,防止出現意外。

    感應著鎧甲內生出血肉肌膚,楚城的心中酸澀難言。

    終于成功了啊,楚湘雖然還是亡靈,但是卻變成了最特殊的一種。她能感受到各種美味,能和活人一樣呼吸,甚至還能培育后代。

    按照道門說法,這種生物,天地不容。

    楚城才不管那么多呢,反正法則之下,大家都是一樣的。你想要修行,想要長生,也是天地不容的事情。

    楚湘的變化極大,生出血肉之后,她可以和人類一樣穿戴很多裝備。

    墮天使套裝,原本是她身體的一部分而已。

    足足半個多小時的時間,楚湘的面容才清晰可辨,和小時候比變化不大,只是更成熟了一些。

    “感覺如何?”楚城小心翼翼地問。

    “很難受,在生長內臟。”

    楚城取出紫玉膏來,放在楚湘手里,楚湘搖搖頭,道:“這個你都沒法煉制,紅玉膏就行了。”

    “管他呢。”

    楚湘就沒堅持,褪去金屬手甲,用手指在盒子里挑了一點,送入口中。

    紫玉膏服用下去,體內生長臟腑的酸楚還有麻癢的感覺褪去,楚湘感覺渾身暖洋洋的,就像是浸泡在溫水之中。

    楚湘感覺沒什么風險之后,就回歸了亡者殿堂。

    她現在還不適合出來活動,就連楚城身邊的人,也少有知道她的存在。

    而且楚湘生出血肉之后,戰斗力反而銳減,她需要在亡者殿堂里不斷地訓練,來適應現在的身軀。正常來說,這白骨生肌丹是給重傷瀕死的人使用的,還要配合很多的藥物,來維持新生血肉的強度。

    楚城整理了一下心情,轉身要出來看看,門外走進提紅冠。

    “公子?”看到楚城臉色變化,提紅冠知道發生了些什么,楚城很少喜形于色。

    “東西到手了。”

    “糟糕!”提紅冠摸著額頭,有些懊惱的樣子。

    楚城念頭一轉,在徽章視界之中,和她交流。

    “林謝紅的鬼嬰,是你的手段?”

    “是啊,我想要留住他們的隊伍,賣個人情給王羅生。沒想到公子這邊這么早得手,現在還得等田小園傷勢恢復,是我做的錯了。”提紅冠立刻承認錯誤。

    楚城無奈,道:“你也不會知道今天,但是王羅生是我朋友,以后不要對他手下動手。”

    “公子,這種事情,原本我就不該做的。只上次,我看到她和王羅生提議,要王羅生拋下我們離開。這個念頭,她一開始就有,我只不過把它放大了。”

    楚城聽了,覺得也有點道理,就道:“那不要對王羅生動手。”

    “是,公子。”提紅冠輕輕一笑。

    鬼嬰已經成型,林謝紅的靈魂受創不輕,雖然不至于有后遺癥,可是三五天內,連戰斗的能力都沒有了。這事情有苗華背鍋,林謝紅原本又對公子有成見,她干的一點心理壓力都沒有。

    本來她也不急著這么干,可是跟隨公子之后,可能會有很多時候需要戰斗。

    她得抓緊時間,培養一個核心的厲鬼了。

    鬼嬰培養長大,需要的時間是三到五年,不早點動手的話,還不知道什么時候會有這么好的機會。一個三階巫師,心神失守,被自己找到空子。

    如果她不是王羅生的人,提紅冠甚至會殺了她,讓鬼嬰變得更加兇戾。

    用鬼母的靈魂喂養鬼嬰,效果會出奇的好呢。

    楚城嘆了口氣,道:“紅冠,我不需要你急著成長,做事情,也別太極端。我答應收留你,固然需要你的力量,可是沒那么急。”

    “公子,我不肯讓厲鬼投入戰斗,是有私心,這些是我多年收藏,全都是絕版。所以我怎么能懈怠呢?本來就已經很自私了。還有,那個苗華,是個強大的鬼修,有很多莫測的手段,我培養鬼嬰,是為了提防她的。”

    楚城怔怔地看著提紅冠,平生第一次怕自己看錯了人。

    提紅冠的眼睛,像是寶石一樣閃亮,肌膚如雪,低頭回眸之間,有著說不出的柔情。可正如她所說,鬼修最擅長迷惑人了。

    她說的話,也許都不是真的。

    “公子何必憂慮,我和苗華不同,我要的不過是一個家園。”

    楚城點點頭,道:“我還沒問過你,你近戰如何?”

    提紅冠伸出雙手給楚城看,她的雙手手指修長,皮膚細膩,看一眼,就有種大家閨秀的感覺。

    可是她的指甲忽然間飛速增長,變得銳利,顏色也像是染了血一樣的嫣紅。

    劇毒,裂魂,破甲,禁魔。

    提紅冠把手收回袖子里,再伸出來的時候,指甲已經恢復成了原樣。

    速度很快,隨時能投入戰斗的武器。

    “兵器不會用嗎?”

    “會。”提紅冠知道,楚城想要了解她的力量。因為她之前的做法,有些失控,沒經過同意就對林謝紅下手。

    提紅冠雙手虛握,兩個手掌中,各自凝結了一把冰刃。

    凄寒的氣息彌漫開來,冰刃長度一尺而已,卻讓整個房間都冷了下來。

    “本質上還是法術,可以遠程攻擊,不過在手掌之中,就能維持很久,壞掉了再凝結就是。我雙劍技能還好,但是不如用鬼修的本領戰斗。”

    看楚城不說話,提紅冠低下頭,脖頸上那淡綠色的血管隱現。

    “公子,以后我都不會再背著你出手了。”

    “以后?”

    “是的,以后。”

    “你愿意跟著我多久?”

    “我也不知道,至少現在我不想走,想要永遠跟在公子身邊。”提紅冠垂著頭道。

    “你讓我如何信?”

    “反正只是一時之情,我自己都不信未來的事兒,公子……”

    “算了,你也沒做錯什么。”楚城嘆了口氣,心情并沒有多糟糕。提紅冠的事情,對他來說影響不大,楚湘得了白骨生肌丹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公子有些心不在焉。”

    “你揣測這個干嗎?”

    “我不安,心里面。”提紅冠抬起頭,看著楚城的臉道:“忽然感覺公子離我好遠,明明是站在眼前的人,卻抓不住。”

    楚城失笑,道:“感覺錯了,你先回去休息,等感覺對了再來見我。”

    “這狐貍精。”楚湘抽空點評了一句。

    “是。”提紅冠低眉順眼,退出楚城的房間。

    楚城這才和楚湘道:“她是玩角色扮演的,和我們不是一路人。你可以信她的話,她也信自己說的話,就是不知道什么時候,她會投入另外一場戲劇。那個時候,任何人對她來說都是陌路。”

    “哥,有些人呢,把人生當戲,不肯醒的。”

    “什么意思?”

    “我是說,提紅冠可能一直真的跟著你,把你當她心愛的公子呢。”

    “她還是個技術宅,我總會有東西讓她打發時間的。”

    “反正好好處理,免得家宅不寧。”楚湘說完,就休息了,新生血肉,對她來說是沉重的負擔。

    “什么家宅不寧?”

    楚湘不吱聲,楚城莫名其妙,轉身出了自己的房間。天色大亮,楚城走到大廳位置,通往下層的樓梯已經被堵死,大廳側面是玻璃窗,他來到窗前往下看,街道上的僵尸影影綽綽不知道來了多少。

    提紅冠說的沒錯,本來自己已經可以撤退了,現在又不好走。

    因為田小園還有幾天才能恢復,反而是自己不好拋棄王羅生的隊伍。但也不算是作繭自縛,天草滄源也沒歸隊,這個惹禍精在外面,反正沒死。他要是死了,灰燼王座徽章會有反應的。

    楚湘生出血肉,得等她穩定之后,才能給她定制裝備。

    地面上,有一些僵尸在試圖沖擊大門,楚城心說,下面的住客干了什么?這些僵尸你要是不用血肉吸引它們,它們就會在街上游蕩,反反復復,尋找能攻擊的目標。原本快活林大門緊閉,你只要不在底層殺生,僵尸根本不會往里面走。

    楚城隨手制造了四個血肉魔眼,丟進升降梯里,血肉魔眼垂直下降,來到一層,進入大廳觀察。

    一百多米的距離,消耗偏高啊。

    楚城用四個血肉魔眼傳遞的信息拼湊圖像,看到快活林的大堂之中,滿地鮮血。那鮮血線條分明,繪制成了一個陣法,陣法中央,一個女人已經被肢解,頭顱擺放在中間。

    楚城吃驚,那陣法是用來溝通深淵的!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