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玄幻小說 > 我奪舍了魔皇 > 608.與眾不同
    ,我奪舍了魔皇!

    東周,出一個幽冥神?

    青牛觀眾人聞聽半海道人此言,都暗自一驚。

    如果真是如此,那自然最好不過。

    東周女皇乃人皇傳承,此事對她不形成直接威脅。

    誠如此前葉蠶眠見陳洛陽時,陳洛陽所言,紅塵主宰雖有更迭,但如今的魔尊與曾經的人皇之間,就大家所知,并非敵人。

    魔尊知道人皇隔世傳人重現,并不會介意。

    充其量也就是如今同樣強勢崛起的魔尊傳人,古神教某位姓陳的教主,野心勃勃之下,會設法排除異己,有可能同東周女皇爭鋒。

    先天冢內歸來,執掌羲皇古陣的他,雖然還不是真正的巨頭強者,但也已經有自己的底氣。

    紅塵里各方勢力,都不會小看他。

    而東周女皇因為會相助老劍仙的緣故,多半也很難同陳洛陽成為盟友。

    雙方眼下還能相安無事,但長遠來說,沖突隱現。

    待老劍仙傷愈之后,天河因為幽冥劍術遠征古神教之際,說不定便會拉女皇幫忙助拳。

    同樣深知這一點的陳洛陽,便可能先下手為強。

    正因為如此,青牛觀如今才來古神教地面上尋求支持。

    不過,陳洛陽究竟如何打算,葉蠶眠等人也拿不準。

    與虎謀皮下,屆時他們還可能被陳洛陽利用來當做炮灰,而且到頭來,大家并無一定能勝東周、天河的把握。

    如果能有更好的選擇,青牛觀當然樂意。

    假使東周真出了一個幽冥神,那就可能引起至尊的關注,變成紅塵界的公敵。

    即便這個幽冥神不是女皇本人,但只要距離她足夠近,便夠頭疼。

    一來,東周皇朝不是蒼龍島。

    蒼龍島封閉自守,相對而言唯一關系不睦的對頭,是同在海上的扶桑島,出了徐鵬的事情,想要落井下石的人有限。

    而東周皇朝眼下內外皆是敵人,屆時結果很容易像西秦皇朝一樣。

    二來,東周女皇其人,也未必能像蒼龍島主那般果決的壯士斷腕。

    即使她能做到,內患外敵推波助瀾之下,東周一場內亂,在所難免。

    青牛觀眾人彼此對視一眼,又很快冷靜下來。

    “如果這個幽冥神不是許若彤本人,怕是也難傷其要害?”奚青虹看著半海道人,故意說道。

    “確實如此,所以貧道也只是提供一個思路。”半海道人微笑道。

    “那不知道友所指東周皇朝的幽冥神,是何方神圣?”李青原問道。

    “貧道也只是偶然發現一絲端倪,還需觀察驗證,等確定有眉目后,自會相告,眼下還不好妄下斷言。”半海道人微微搖頭:“不過,諸位道友近日不妨留意一下東邊沿海一帶。”

    葉蠶眠等人心中暗罵眼前邋遢道人故弄玄虛,面上則一齊說道:“謝道友指點。”

    再聊兩句,半海道人起身告辭。

    青牛觀里,葉蠶眠送他出去。

    其他青牛觀宿老,則都陷入沉默中。

    有人視線,時不時掃過李青原。

    這邋遢道人,最早是從李青原那邊牽上的線。

    觀主離開紅塵,青牛觀內部暫時陷入群龍無首的狀態,漸漸開始山頭林立。

    李青原李長老一系,便是其中最有實力的人馬之一。

    而隨著東周女皇踏破青牛山,外部壓力急劇變大的情況下,原本山頭林立的青牛觀各支,又重新緊密團結起來。

    不過,現在突然發現這半海道人實力竟然如此強盛,大家難免又興起不少疑慮。

    李青原則默然不語,面上無悲無喜,讓旁人難以揣度他心中所思所想。

    少傾,葉蠶眠回來。

    奚青虹開口打破沉默:“不論古神教陳洛陽,還是這邋遢道人,都只是外力,而非根本。

    觀主不返回紅塵的情況下,于本觀而言,當務之急是有新巨頭崛起。”

    葉蠶眠、李青原等人,都微微頷首。

    …………

    陳洛陽的分身半海道人從方凈山出來,辭別葉蠶眠后,回首眺望。

    青牛觀這般存在,雖然一時失勢,但底蘊深厚。

    他們在東周經營多年,還有隱藏手段。

    能打探出東周女皇人皇傳承的消息,說明他們的暗子,要么修為實力足夠高,要么所處位置足夠要害。

    這或許能發揮意想不到的作用……

    半海道人手中出現一枚不規則的晶體,五光十色,光輝耀眼。

    他手指輕輕一彈,這枚大疫神眼飛上半空,然后重新落回他掌中。

    送“大疫”還是“災厄”去東周,還有待思考,先不忙下定論。

    倒是叛出天河的“血日中天”沈天昭,經過這幾天的休養后,終于有了動靜。

    興許是東周女皇驅逐青牛觀的舉動,影響了沈天昭最終的決定。

    沒有巨頭坐鎮的青牛觀被驅逐,東周皇朝境內少了最大的隱患,老劍仙可以安心休養,天河一脈也少了許多顧忌。

    等他們緩過這口氣來,頭一件事肯定是追捕叛出師門,殺傷同門的沈天昭。

    他在紅塵里的環境,越發不利。

    提升實力,繼續精進的需求也就越發迫切。

    沈天昭終于還是決定進入血海。

    那里有他修煉所需的環境與資源,有他想要屠戮報復的血河傳人。

    縱使有圈套埋伏,但只要血河一脈沒有新巨頭涌現,危險總比其他地方少。

    于是他捏碎了半海道人留下的血紅晶石。

    陳洛陽在血海里的分身血暗天,第一時間有所感應。

    不過,他沒有立即理會沈天昭的叩門。

    血海里,正在大戰,打得天翻地覆。

    已經確立自己當下血河第一傳人地位的血暗天,聯合血蒼生等長老,正一起對抗血河老妖。

    為了保護血海,雙方多少都有所節制。

    但即便如此,戰斗之激烈血腥,也遠超外界想象。

    就在血河老妖攻擊血暗天的關鍵時刻,血暗天利用已掌握的權柄,強行洞開血海門戶。

    其他人看出他開啟門戶是為了接引某人進來,都又驚又怒,以為血暗天勾連外敵。

    然而門戶洞開后,沖進來的卻是一條無比浩蕩的滔天血河,氣勢絲毫不遜色于位列紅塵十強武圣的血河老妖。

    或許沒對方圓熟老辣,但鋒銳氣息甚至猶有過之。

    浩蕩血光所化劍鋒,直接同血河老妖的劍光碰撞在一起。

    血海劇烈波蕩,風云更急……

    陳洛陽本尊身處紅塵中,通過分身血暗天感受血海中的一切。

    沈天昭在血海里,是真正的孤家寡人。

    沒哪個血河中人,真當他是自己人。

    不論血河老妖,還是血蒼生等人都一樣。

    而沈天昭自身,對血河更沒歸屬感,只想大開殺戒。

    他很快就成為血海中的血河公敵。

    不過,他一身實力,也是著實強悍,哪怕血海里的血河高手團結一心,也頂多是趕跑他,很難將他圍殺。

    更何況眼下血河本就分裂為兩派。

    血暗天接引沈天昭進來,只需要假托是血河老祖當初遺命即可,也不擔心有人拿這個做文章指摘他。

    何況眼下血海里,血暗天的實力同樣不可小覷。

    雖然不似半海道人分身因為西秦大帝三道黑龍之氣而快速提升,但血暗天分身同樣進步快速,實力過人。

    沈天昭的加入,讓血海里局面更亂。

    不過,對陳洛陽而言,他放沈天昭進去,就是想血海徹底天翻地覆。

    如此一來,血明凰如果真藏在血海內,或者有什么暗中布置,都可能暴露出來。

    可惜,三方大亂斗之下,仍不見血明凰的痕跡。

    陳洛陽心中暗自揣度。

    當初程應天死時,另有血鳳凰涅槃,肯定不是他的錯覺。

    只是現在看來,血明凰并非依托血海涅槃。

    那她眼下會在哪里?

    陳洛陽暫時不得要領,便先將此事放下。

    他召了半海道人分身,暗中返回古神教。

    羲皇古陣在他的掌控下,半海道人暗中出入,神不知鬼不覺。

    從半海道人手里接過大疫神眼,陳洛陽手指摩挲這枚不規則的晶石,靜靜感受其中暗藏的意境同氣息。

    他另外一只手里,則有兩枚人皇符詔出現。

    隨著陳洛陽自身實力提升,他眼下掌控人皇符詔與大疫神眼,都已經越發得心應手,可以嘗試一些新的想法。

    陳洛陽的心神首先沉浸在青木符詔內,衍化創命神樹。

    置身樹屋里,陳洛陽化身而成的尊先生,環顧四周。

    跟黑鏡“左眼”形成的星宮一樣,這“樹屋”能從紅塵攝拿人,便是巨頭強者也難以抗拒。

    但也就僅限于此,人拿來之后,他其實不能把對方怎樣。

    魔尊遺蛻雖強,想動手在那黑暗洞天里。

    不過,相對來說,“星宮”還能根據“星辰”大小區分人的修為高下,“樹屋”在這方面就弱了一層,難以分辨人的實力。

    幾乎沒辦法有預謀的攝拿特定目標。

    但經過陳洛陽的揣摩鉆研,今天可能會出一個例外。

    當初半海道人留給蒼龍島徐鵬的那枚符箓,暗中另有乾坤。

    陳洛陽心念分化,將多個寶物氣息相連。

    借助自己手頭的大疫神眼和黃土符詔,他再看創命神樹所呈現的景象,漸漸有了變化。

    象征蕓蕓眾生,原本看似都一樣的眾多光點中,有一個開始變得與眾不同。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