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修真小說 > 仙子請自重 > 第四百三十四章 孤島隱逸

第四百三十四章 孤島隱逸

    那邊李青君飛速接近“礁石”。

    離得近了,心中一喜,那不是礁石,而是一座海島小山。

    露在海面上的山體很小,倒也頗有些綠樹,是個不錯的環境。隨著飛近還可以看見山頂上有人搭了木屋,木屋簡陋,卻仿佛有與天地一體的玄奧感。

    雖然好像沒什么靈氣的感覺,也該是個散修隱居之地

    李青君半是警惕半是期待地飛了過去,就看到一個綠衣服的小姑娘蹲在山頂屋外,她面前有一條不知道何時被高浪沖翻上來的海魚,挺著白肚子一抖一抖。小姑娘便拿著一根樹枝戳,戳一下海魚蹦跶一下,少女樂不可支。

    “”一個小姑娘蹲在孤島山上,卻絲毫感覺不到這里有任何特異氣息李青君感到似乎有點怪怪的,一時不敢輕動,老遠喊道:“蓬萊劍閣李青君,拜會此間主人。”

    “蓬李”那小姑娘直著眼睛抬起頭,看了看李青君,又很快看見了她手上橫抱的秦弈,神色大變地站起身來,撒著腳丫往木屋跑:“師父,師父”

    木屋吱呀一聲開了。

    一個鵝黃色衣裳的女子走出門外,似是想訓斥,可抬眼一看,也立刻臉色大變。

    此時李青君才能感到女子身上沛然莫測的氣息,心中有些震驚,暗道這明明沒什么靈氣的山間居然隱居了一個暉陽修士,可真是意想不到。

    不過這種獨處的散修往往掌握很多旁門才能生存,也就意味著她能救治秦弈的幾率挺大的。想到這里便低聲央求:“前輩必是有德清修之士我的同伴受了傷,前輩若能相救,蓬萊門下一定會記住前輩恩德。”

    “我救他,蓬萊門下感我恩德”女子神色變得更加古怪,繼而嘆了口氣道:“他只是透支得太離譜了,并不難治。帶他過來。”

    說罷轉身進門。

    那小姑娘想說什么,被她瞪了一眼,噤若寒蟬地不說話了。

    李青君想想這海上應該也沒人敢打她蓬萊門下的主意,理應不會害了秦弈,便抱著秦弈入了山。就在她進入的瞬間,仿佛有什么幕布拉開的感覺,轉頭看看卻似乎又沒反應。

    “可能是太累了,我也出了幻覺”李青君吁了口氣,抱著秦弈入了木屋。

    屋內清香隱隱,聞著非常舒服,讓人心曠神怡。迎面就是窗子,窗明幾凈,案幾一角擺了一瓶不知名的鮮花,案幾正中是一本書,書頁正攤開著,陽光灑進窗欞,窗外海浪聲聲,那種避世出塵的氣息瞬間就彌漫開來。

    這是一個真正的避世潛修之士,李青君下了判斷。

    屋內隔間有屏風,屏風后是個大小兩個軟榻。黃衫女子很平靜地道:“放下吧。”

    李青君有些猶豫:“這放在前輩繡榻上會不會褻瀆了前輩”

    黃衫女子抽了抽嘴角:“可能會。”

    “那”

    “救人要緊。”黃衫女子隨手一揮,李青君發現自己抱不住秦弈,已經被“奪走”,放在了榻上。

    怎么跟不喜歡我抱著他似的,這么急李青君一時也沒多想,她此時的心思全部在秦弈身上了:“前輩,他怎樣”

    “沒大礙”黃衫女子取了一粒丹藥喂進秦弈嘴里:“他只是透支嚴重,這是固本培元的藥,休養為主。最好讓他睡三天三夜,不要打擾。以他牛一樣的嗯,反正醒來就活蹦亂跳了,這畢竟不是什么重傷。”

    李青君吁了口氣,喜道:“多謝前輩。”

    黃衫女子美目終于落在李青君身上,上上下下地打量,神情有些玩味。

    李青君低頭看看自己,又下意識看看對方的胸,腦袋再度耷拉下去。

    怎么又這么大。

    “蓬萊劍閣李仙子,我知道你。”女子道:“三天前你們在焚天島比試,我也遠遠看著了,你很出色。”

    “前輩謬贊了”李青君暗道原來都過了三天了,不知道為什么宗門沒有另派騰云前輩進門

    仿佛看懂了她想什么,女子淡淡道:“那扇門沒過多久就消失了,各宗人士都只能回自己駐地等待消息,看客也只能散去,我想進都”

    說到這里,似覺失言,住了嘴。李青君倒不以為忤,想進去的人想必很多,并不稀奇。

    女子見李青君沒說什么,便問:“能否告訴我里面到底發生了什么能讓這獨戰天下英豪的秦弈都透支成這樣,而你卻似乎沒什么損傷”

    說到后來,神色有了些凌厲,眼中的厲芒似要刺進李青君心里。

    李青君神色有些悵然:“苦修三年,本以為自己能跟上他的步伐,可最終發現,我還是太弱了。他在拼命,我幾乎幫不上什么忙,只能干看著前輩說我很出色,是真的謬贊了。不僅是修行不足,還因為一心閉關潛修導致其他學識跟不上,處處無力,連事后想為他治傷都辦不到,還得求人。”

    女子有些好笑地道:“你修行難道就是為了他”

    李青君認真道:“是。”

    女子怔了怔,神色慢慢柔和下去:“三年,已經不錯了。嗯有你協助,又有一只乘黃在側,誰還能讓他透支成這樣”

    李青君愕然:“前輩為何會知道那是乘黃”

    女子板著臉:“世間諸多妙法,非你所能盡知。”

    李青君越發覺得這女子頗為神秘,里面的事情還是少提的好。便簡要說道:“是巫神宗的一些人搞的鬼,說來話長。”

    “巫、神、宗”女子的聲音帶了難言的冷意。

    李青君正覺奇怪,卻見女子神色一肅:“有人來了。”

    這話說完,李青君才感到有人迅速接近,正是巫神宗那種血腥神秘的氣息。

    “巫神宗的人追來了”李青君豁然站起,有些歉然:“抱歉前輩,我不知道會惹來別人似乎給前輩添麻煩了,我”

    “且安心呆著。”女子按住李青君,慢慢走到了門前,安靜地看著天邊接近的流光,眼神冷若凝霜。

    那邊林如山被古心帶著到了附近,如此距離已經足夠讓他確切感知血凜幽髓的具體位置了。兩人直接飛向小島方位,很快就看見了一座海島小山。

    暉陽神識一掃,冷冷清清,能感到血凜幽髓的氣息在木屋里,卻只有李青君鍛骨級的能量在側,別無一人。

    林如山一聲獰笑,直沖而去。

    古心猶豫片刻,也跟了上去。

    他是真的妒忌秦弈,都快妒忌得發狂了,早就影響了他的理智清晰。

    他覺得林如山說不定奪了血凜幽髓未必會殺秦弈,或許還得自己補一刀才行。

    結果剛剛飛進山體范圍,前面林如山忽然失去了影蹤,古心也立時神色大變。

    這什么情況

    明明在外看著沒任何特異之處,為什么飛進山體區域內就如同進入了另一個世界,眼前的景象全變了

    四周一片荒蕪,如戈壁般的石壁佇立面前,在四周海浪聲中顯得詭異且突兀。

    石壁之上,漆黑濃墨銀鉤鐵畫,大書一個“殺”字。

    只是抬頭一眼,那殺字就如同活過來一般,兇殺之氣撲面而來,繼而每一道筆劃都化成了千刀萬剮,森然指了過來。

    古心駭然后退,想要離開,卻哪里找得到路

    四周明明是海,卻怎么飛都沒有反應,無論怎么向外飛,山體都似乎順著他的方向一路蔓延,無窮無盡。

    空氣之中隱隱傳來冰冷的聲音:“既然來了,就別走了。”

    “嗖嗖嗖”銀鉤鐵畫穿刺而來,古心發現自己根本沒法躲避這種玄奇無比的軌跡,仿佛無論怎么躲、無論怎么擋,那字都會切割在身上,就像是這個字本身就代表了言出法隨。

    就是殺。

    這是大境界的絕對差距,騰云小輩根本無法理解的某種力量。

    何況這還是新道,很多同級修士都不理解。

    這莫非是萬道仙宮,琴棋書畫,書宗秘技

    沒等他想個明白,無數道墨光已然切割臨身,古心發出了聲嘶力竭的慘叫。

    不管怎么躲,不管怎么擋,都是一刀又一刀,準確地割在每一片血肉,反反復復,無停無歇。慘叫聲響徹海天,求死不能。仙子請自重就來網址: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