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修真小說 > 橫掃大千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天火秘境

第一百四十九章 天火秘境

    “貴族?”

    陳銘愣了愣,一時間沒反應過來趙歇的意思。

    “天火之國的貴族,大多也是曾經的王族,只是隨著時間過去慢慢繁衍,因而血脈漸漸稀薄。”

    看著陳銘,趙歇笑了笑,隨后開口說道:“不過就算如此,但這些人畢竟也是天火一族,體內擁有天火神脈,是除了王族之外最尊貴的血脈。”

    “因而這一次,他們同樣擁有進入天火秘境的資格。”

    ”原來如此...”

    陳銘點了點頭,隨后繼續開口,有些疑惑的開口說到:“然而這些和我有什么關系?”

    “劉老弟不要著急,聽我慢慢說!”

    趙歇笑了笑,看著陳銘的反應,臉上的笑容更甚:“這一次進入秘境的資格是分攤下來的,每個貴族手上都有一些名額。”

    “不過這么多天火貴族,其實力總有強有弱,一些實力弱的,就準備拿出一些名額,邀請一些實力強勁的外族武者一同進入。”

    “你這么一說,我就明白了。”

    陳銘擺了擺手,臉上表情有些古怪:“這不就是請外援么?”

    “請外援?這個詞倒是用的貼切。”

    趙歇愣了愣,隨后笑著點了點頭,開口道:“這一次我朋友便是有些門路,可以聯絡上一家小貴族。”

    “那家小貴族的要求不高,以你的武力,只要不碰上意外,就是輕輕松松的事。”

    看著陳銘,趙歇笑著開口說道,看樣子對陳銘的實力倒是頗為自信。

    說完這話,他才似乎想起了什么一般,開口說道:“不過要注意的是,這一次參與秘境之行并非白去。”

    “你在秘境里獲得的東西,有一半要交給那家貴族,還有一成要給我拿朋友,剩下的才是你的。”

    他如此開口說道,將要注意的事項事先說了明白。

    “無妨。”

    陳銘點了點頭,對此倒是無所謂。

    對于所謂的收獲,他并沒有興趣,無非就是一些靈藥秘籍之類。

    繼承了佛主秘境之后,這兩樣東西陳銘都不缺,對那所謂的天火秘境更沒有什么興趣。

    “行吧。”

    于是,他點了點頭,隨口說道:“幫我與你那朋友聯絡,找機會讓我們見一面。”

    “好,沒問題。”

    趙歇笑了笑,對陳銘的應允倒是表現的頗為欣喜,看起來在這其中也有不少好處。

    陳銘也沒心思想太多,見趙歇風風火火的離開之后,便搖了搖頭,同樣轉身離開了。

    時間緩緩過去,很快,便是半月之后。

    “這就是你所說的那個武者?”

    一處寬敞的院子,一個中年男子滿頭赤發,站在那里望著陳銘,臉色有些詫異:“身材倒是雄偉,就是不知道功夫怎么樣。”

    第一眼對陳銘的賣相,他倒是挺滿意的。

    相對于陳銘那看上去柔弱的本體而言,陳銘所附身的這一具分身無疑要雄偉許多。

    近兩米三的身高,渾身上下盤結的結實血肉,還有渾身上下那股歷經廝殺所磨煉出來的那股鐵血氣勢,讓人在看見的第一眼便無法無視,不敢輕視其人。

    不過,盡管不敢輕視,但實際水平如何,卻還需要好好測試。

    畢竟,進入天火秘境的機會寶貴,若是給了一個中看不中用的樣子貨,豈不是要虧本?

    “邵大人,這一位壯士,乃是我特意尋來的,絕無太多問題。”

    在中年男子身旁,一個穿著華袍,渾身上下看上去魁梧有力的中年男人臉色恭敬,望著男子小聲開口說道:“據介紹的人說,此人一身修為,已經接近了鍛體巔峰,只差一步即可通神。”

    “鍛體大成!!”

    擁有一頭赤發的中年男子一驚,臉上露出了驚容:“此話當真?”

    “小人怎敢欺騙大人。”

    身旁,一邊的中年胖子陪著笑,在那里小聲開口說道:“據我那友人所說,此人此前居于中域,數年前抵達鍛體大成之后,便四處游歷,尋找通神之機遇。”

    “這一次若非天火秘境開啟,他主動前來,往常情況下根本沒法找到。”

    “如此甚好。”

    赤發男子笑了笑,看樣子對陳銘還算滿意:“不過,還是要找個機會試一試。”

    人都會騙人的,雖然在這件事上,對方騙他的可能性不大,但事關重大,也不可不防。

    站在原地,他略微沉吟一會,正想開口。

    陳銘揮了揮手,渾身上下的血氣噴發,直接爆發向前,一層一層的血氣內里猶如波浪,一重勝過一重,到了最后如若海嘯爆發,轟然化為一擊向遠處一沖。

    砰!!

    巨大的聲響爆發,空白的空氣中泛起一層層波浪,一時間半空中憑空升起一股猛烈的沖擊感,與遠處潛伏著的一個存在轟然撞在一起。

    下一刻,陳銘轉過身,一雙眼眸看向遠處。

    只見在遠處,一個身影正快速倒飛,胸前多了一道深不見底的傷口。

    “什么人!!”

    望著遠處被陳銘一拳擊飛,直接擊退的身影,赤發男子臉色驚怒,這一刻心中升起一股后怕。

    盡管只是匆匆一瞥,但從方才那一擊便可看出來,那人的實力至少不遜色于開竅,甚至已然接近了開竅巔峰,達到了鍛體圓滿的地步。

    青天白日之下,如此恐怖的一個高手,竟然就這么潛伏在他的族地之中,如何不令人恐懼,驚怒。

    下意識的,他想要上千將對方追下,最后卻發現那個身影早已經消失不見,此刻已經徹底無蹤了。

    “多謝壯士出手!”

    見對面那人消失不見,赤發男子很很快反應過來,望著陳銘,臉上露出了熱情的微笑:“今日方知壯士神勇,若非是壯士在此,我恐怕還不知道,竟有人在我的家宅之外潛藏著!”

    他如此開口說道,表現的很是客氣。

    之所以如此,當然是實力所致。

    方才那人至少是開竅境的高手,二能夠將這種高手一拳擊敗,眼前的陳銘至少也是鍛體圓滿的層次,甚至說不定已經半步通神了。

    他卻不知道,在實際上,之前潛伏的那人比他想象的還要強的多,在陳銘的感應中,并不是什么開竅,而分明已經是半步通神了。

    之所以會給人一種不過開竅的感覺,完全是因為陳銘太強了,以至于碾壓之下,對方的實力沒能完全展現,這才給人這種感覺。

    當然,在眼前,既然對方如此誤會,那陳銘也不會特意去說就是了。

    他之所以出手,僅僅是對方太過顯眼了而已。

    當著他的面,對著身邊兩人露出殺意,甚至意圖直接出手,未免太不把他放在眼里。

    若是被對方成功,那么他去王都的打算,恐怕就要泡湯了。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