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修真小說 > 橫掃大千 > 第一百四十八章 機會

第一百四十八章 機會

    “王依云.....”

    安靜寬敞的馬車上,陳銘靜靜握著那支彩筆,看著彩筆上所刻下的字跡,緩慢念叨著,隨后才有些恍然,在這瞬間回想到了某個身影:“是她.....”

    王依云,這個名字不是其他,正是那青年的那個女兒。

    這段時間的車隊行程里,陳銘與青年一家的關系還算融洽,因為第一世時哄孩子的經驗,所以女孩對他態度也還算不錯。

    現在,對方刻意給他留下了這玩意,又是想告訴他什么?

    “或許不是刻意,只是無意中遺漏,或是當垃圾扔了吧。”

    握著這支彩筆,陳銘喃喃自語著,隨后拿起彩筆下面的紙張,打開看了看。

    隨后,他便是一愣。

    干凈的紙張上,一行清秀的字跡在上面書寫著,盡管字跡看上去很淡很淡,但是仍然可以看清上面遺留下來的字跡。

    “我們會再見的。”

    “有意思。”

    看著上面留下的字跡,陳銘笑了笑,一時間倒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在馬車里站了許久許久,他將彩筆與紙張收起,隨后才走了出去。

    沒有多余的動作,他直接回到了自己所在的馬車上,就這么坐在那,繼續開始推演法門。

    時間就這么慢慢過去,很快,就是幾個月時間之后。

    幾個月時間后,陳銘從趙歇的車隊中走下,最終來到一座城市之中。

    “從這座城市再往前走,就是天火之國的王城了。”

    在陳銘身后,趙歇一身干凈的短打短袍,笑著開口說道:“不過天火之國普遍封閉,他們的城市除了少數幾座之外,都不對外開放的,尤其是最近這段時日。”

    “最近這段時日?”

    陳銘準確捕捉到這個關鍵詞,隨后開口問道:“最近這段時間怎么了?”

    “我也不是很清楚。”

    趙歇搖了搖頭,對此也有些迷糊:“我在路上走了太久了,對這邊的消息也有些不靈通了。”

    “不過前段時日,我有一個這邊的好友告訴我,說是最近天火之國的局勢有些不平穩。”

    “據說是一個失散的天火王族回歸了王城,隨后又殺了另一個王族。”

    “失散的王族回歸......”

    聽到這里,陳銘頓了頓,隨后開口問道:“你說的那個失散王族,該不會是姓徐吧。”

    “你怎么知道?”

    這下輪到趙歇愣神了,望著陳銘遲疑了許久,臉上帶著些疑惑。

    “沒事,我就猜猜。”

    陳銘摸了摸頭,如此隨口說道。

    最后,他望向眼前的趙歇,開口問道:“有什么辦法能夠讓我進王城么?”

    “你想去那看看?”

    趙歇愣了愣,隨后開始仔細回想:“去那邊的話,正常情況下是肯定不行的,不過我那位朋友或許會有辦法。”

    “這樣吧,我在這天火之國內還要停留很長時間,我這兩天順便給你打聽打聽,一有消息就過來找你,如何?”

    望著陳銘,他很是熱情的開口說道。

    之所以會如此熱情,原因不是其他,正是因為前段時間陳銘的表現。

    天州遍地險峻,趙歇所率領的商隊在路上走,自然不是一番風順。

    此前數月時間,在遇上一些麻煩時,陳銘也曾出手,幫著解決了一些小麻煩。

    這才是趙歇此刻如此熱情的原因。

    “那就麻煩了。”

    望著眼前一臉熱情的趙歇,陳銘點點頭,如此開口說道:“那我就進去看看?”

    “好。”

    趙歇點點頭:“商隊住的地方你知道,過陣子再來這里找我就行。”

    陳銘點頭,也沒有多說什么,直接邁開步伐,向前走去。

    眼前的城市并不算太大,很快,陳銘走到了城門之前。

    與其他地方的城市相比,這座城市看上去倒是很有意思,大門前竟然有人在收入城費。

    “入城費?”

    看著眼前向他伸手的侍衛,陳銘有些無語。

    他都沒想到,竟然真的有城池會收這種費用。

    “這天火之國,看樣子對外來者十分不友好啊。”

    心中閃過這個念頭,陳銘隨后交了入城費,隨后才成功進城。

    這座城市的內部不不算太大,看上去也沒什么特別,只是其中的人看上去十分獨特。

    或許是因為天氣太熱的緣故,這里的人普遍皮膚黝黑,大多數人身上穿的十分清涼,像是陳銘這種穿著長衫的,反倒是極少數。

    在周圍的城市轉了一圈,陳銘先是找個地方住了下來,隨后開始在附近打探消息。

    這座城市雖然不大,但令陳銘感到欣慰的一點是,因為地處中樞,時常有過往車隊往來的緣故,這里的消息還算靈通,不會如尋常小城一般滯后。

    在這里,陳銘成功打探到了那失散王族的消息。

    那失散王族據說是上一代王族繼承者的孩子,也是當今天火之王的親孫,伴隨著數十年前的戰爭發生,因而自小流落外界。

    直到前段時間,這位王族回歸本族,隨后便鬧出了很大的事。

    短短幾月時間之內,東陽王世子便因其而重傷,險些喪命,更有好幾位過往王族與其針對,險些爆發大戰。

    兩方各有支持者,也各有勢力。

    到了此時此刻,雙方已經幾乎到了刀劍相對的地步,以至于連這小城之中,都是一大片人在談論。

    陳銘在這座城市里停留了一段時間,將能打探到的消息都打探到后,才選擇了離開,走出了城市,來到外界趙歇所駐扎的營地之中。

    在那里,他成功見到了趙歇。

    “你來的倒是正好。”

    一別數日,再次看見陳銘,趙歇看上去很是熱情,態度也很好。

    兩人一陣閑聊,之后,趙歇才進入了主題。

    “我這邊正好有一個大好機會,可以讓你進入王城中去。”

    望著陳銘,他認真開口說道。

    “什么機會?”

    陳銘皺了皺眉,開口反問道。

    “一場試煉。”

    趙歇如是開口說道:“天火王族再次將天火秘境開啟了,讓所有的王族都進入其中,各自尋找收獲。”

    “更關鍵的是,這一次有資格進入天火秘境的,不僅是王族,還有那些貴族。”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