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修真小說 > 橫掃大千 > 第三百一十五章 最后的平靜時光

第三百一十五章 最后的平靜時光

    “天命么”

    靜靜站在原地,望著眼前的源力界面,陳銘臉色不變,眼神閃爍。

    這個天命,是他這一次世界穿梭之后所覺醒的東西。

    不過,盡管是這一次世界穿梭才覺醒的,但陳銘能感受到,這玩意其實一直都在他的身上存在著,只是這一次受到天意所影響,才真正浮現。

    “不過界子么”

    望著眼前天命這一欄中所顯示出的數據,陳銘陷入了沉思。

    他所擁有的天命并不止一個。

    看得出來,他所擁有的“界子”,這個天命的來源應當是方才的那個世界。

    擊敗了深淵,幾乎以一己之力將整個世界拉回正軌,對于那個世界而言,陳銘的確當得起一聲界子之稱。

    若是身處那個世界,想必這界子之后的中級完全可以變成高級。

    只是離開那個世界之后,失去了那個世界的天意加持,界子的天命降了一級,才變成了如此模樣。

    不過,世界之子的天命,是陳銘親自在上個世界中獲得的,那么其余的呢

    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困惑,在陳銘的眼前,紫色的源力界面開始變化,天命那一欄的字跡開始變得模糊,向著另一種模樣轉化。

    霸者兩字開始模糊,漸漸轉化,顯露出一頭黑龍的模樣。

    煞氣隱隱,如同云霧,在一片兵戈之間,黑色的蛟龍騰空惡氣,盡展猙獰,散發著披靡一世,不可阻擋的霸氣,恍如踩著萬靈之血踏上巔峰的無上霸者,無比的霸道。

    金色的龍氣閃爍,在黑龍一旁,一頭金色蛟龍猛然升騰,一身金色鱗片豎立,盡管猙獰,卻又透著一股中正平和,堂皇正派的柔和,堅毅而果敢,卻又并非一味的剛猛,仍有所余地。

    “這是”

    感受著這股熟悉的氣韻,陳銘心中一震,第一次露出驚色。

    他下意識想著“帝者”那一欄看去,只見那里紫氣升騰,一頭紫色蛟龍起伏,起舞之間,一點天陳帝脈之氣息緩緩浮現。

    “果然”

    頓時,陳銘心中明悟,明悟了這幾道天命的來歷。

    他所具有的四道天命,其中的界子,無疑是來自上一個世界的天意饋贈。

    至于霸者與仁王,則多半來源通玄世界中,趙計與徐清兩人身上。

    這兩人分別秉承霸者與王者之命,若說霸者與仁王這兩道天命最可能來源于何方,那無疑是這兩人身上。

    至于最后的帝者,來源則有些復雜。

    在那頭紫龍升騰中,陳銘能感受到自身的血脈氣息,與天陳帝體一脈相承的天陳氣韻。

    上古大帝統御天地,每一位都執掌乾坤,功參造化,對天地有莫大功德。

    他們的后裔,繼承了他們的血脈,理論上來說,也繼承了他們這些先人的一絲余韻,有了一線帝脈。

    陳銘覺醒天陳帝體之后,想必無聲之間,便繼承了上古帝陳氏的一絲氣數,有了一線帝脈。

    不過這并不止全部。

    在那頭紫龍之中,陳銘能感受到,其中雖有帝陳氏的氣息,但更多的,是另一股令他感到熟悉的氣機。

    楊安靜

    那道帝者之天命,赫然主要來自于楊安靜的身上,帝陳氏之氣數只占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

    “日日行舟,今日我度你,他日你亦度我”

    靜靜站在原地,莫名的,陳銘心中閃過這個念頭,隨后不由搖頭,心情莫名的有些的復雜。

    毫無疑問,這些天命,便是過去之時,楊安靜等人對他的最大回報。

    當年他助他們,他們卻也以自己的方式助著陳銘。

    盡管,當年陳銘助他們之時,并沒有想要過這份回報。

    原地,良久之后,陳銘才平靜下來,搖了搖頭,慢慢走出了閉關室中。

    他是掐好了時間回歸的。

    異界十年,算算時間流逝的不同,這里便是過去的半年時間。

    半年的時間,這片天地的變化其實不算大,只是元氣濃郁了許多。

    但在凡人所感受不到的虛空之中,天意的波動卻前所未有的浩蕩著。

    靜靜佇立在原地,陳銘能夠感受到,在冥冥之中,兩股天意正在交織,漸漸的合為一體。

    一股更加浩蕩,卻更加沉寂的天意逐漸鄰近了這個世界,一步一步的降臨。

    在這片新的天意的影響之下,整個天地都開始有了變化。

    靜靜走在自己的總督府上,陳銘能夠感受到,這個世界之內,原本濃郁到極點的元氣正在衰落,才剛剛到達巔峰沒有幾年,便再次有了衰落的跡象。

    當然,這種跡象十分緩慢,若是按照這個速度下去,至少要數千年的時間,才會慢慢被世人所發現,對世人造成初步的影響。

    但隨后到來的兩界降臨卻會一下子將這進度加快。

    兩界真正合一之一,這片大地之上的濃郁元氣必會被上界所分攤。

    以上界天地的廣袤,這里的元氣一旦分攤,必然會一下子稀薄無數倍,達到一個令尋常武者絕望的地步。

    這就相當于將一鍋糖水倒入一片江河之中,糖水中蘊含的糖分將會迅速被稀松掉。

    兩界合并,就是這么一個過程,此界的元氣將會被迅速被稀釋掉。

    而對于這些,此界的武者至今仍然不覺,仍然沉溺在大世將起的喜悅之中,卻不知眼前的這份繁華,很快就會被終結掉了。

    尋常的武者沒有感知天意的能力,如今能夠知道這些的,除了佇立在此界巔峰的天人武者,以及一些接近天人的巔峰大宗師之外,便只有一些早已經知道消息的人了。

    “大世起起落落,也不知道眼前這繁華大世,還能維系多少時間”

    靜靜邁步走在一處長亭之外,陳銘抬頭望向遠方,一身白衣靜立,心中淡淡想著。

    陳銘歸來的十分低調。

    對他而言,這是十年之后的再次相遇,但對于其他人而言,這僅僅只是半年時間不見罷了。

    而半年時間,對于武者而言幾乎不算什么,不過是一次閉關的時間罷了。

    這一次穿梭歸來,陳銘沒有再去其他地方,也沒有管什么事,僅僅只是待在定州的總督府上,陪著自己這一世的親人。

    陳器之如今已經帶著族人在定州定居了,許多年過去,他看上去衰老了不少,頭上已經開始有了白發。

    畢竟算算年紀,他也是五十多歲的人了,盡管曾經練過武,但畢竟未曾修習到精深處,壽命與尋常人差別不大。

    若是按照正常的范疇來計算,他恐怕也沒有多少年好活。

    不過,盡管五十余歲了,但老人家的身體還算不錯,平時最喜歡的便是在各處走走,尋訪一些老友,向他們吹噓陳銘這個孩子。

    人生走到他這一步,可以說什么遺憾。

    在定州靜靜呆著的這段時日,陳銘曾問過他,還有什么想做的么

    陳器之哈哈一笑,隨后指著陳銘,說他還沒有抱上孫子。

    老人家這輩子子嗣不多,雖有幾個庶出的女兒,卻只有陳銘一個獨子,自然心心念念,想要看見自己的嫡孫出世。

    對于老人家的說法,陳銘沉默苦笑,隨后默默走到一邊去了。

    趁著這段時日,他在各地尋訪,趁著天地元氣還未衰退之時萃取了不少靈脈,又以自身尊者之力煉化,以自身的天陳帝血為引,為陳器之進行洗禮。

    如此一番下來,老人家雖并未練武,但也恢復了清楚,甚至無聲無息之間,慢慢擁有了先天之力。

    以他如今的身體,哪怕以后沒有陳銘的干涉,也至少還能活一百多年。

    在這段時日,陳銘還去參加了幾場婚禮。

    陳銘的堂兄,陳子靈成婚了,婚禮是陳銘親自為其所舉辦的,鬧的滿城風光。

    另外,趁著這段難得的平靜時光,陳銘也以老師的身份,為楊聲舉行了冠禮。

    一時間,定州境內,幾場喜事一同舉行,一時之間,倒是顯得熱鬧非凡。

    就在這種喜悅之中,最后的日子,無聲之間降臨了。橫掃大千就來筆趣閣網址:biqyn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