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都市小說 > 首長紅人 > 第1298章 震驚!
    A ,最快更新首長紅人最新章節!

    葉興盛家所在的小區也有游泳池,不過,他很少在小區的游泳池里游泳。這個小區里住的全是機關單位的領導,這些領導抬頭不見低頭見,有些還鬧過別扭,在小區里游泳不好。

    好在附近有一個高檔小區,他經常去那個小區游泳。在那里,根本不用擔心遇到熟人!

    收拾好東西,正準備出門,許小嬌的電話便打了進來。

    還在京海市任職的時候,許小嬌偶爾還約葉興盛出來喝茶聊天。

    葉興盛到天元市之后,許小嬌有時候也給他打電話,不過都是跟他談工作上的事兒。

    現在已經結婚,葉興盛猜想,許小嬌給他打電話,必定是談工作上的事兒。

    按下接聽鍵,葉興盛開玩笑地說:“許市長,有什么指示?”

    許小嬌嗔怪道:“能不能別這么貧?你在干嗎呢?這會兒有空沒?”

    葉興盛心里暗道,聽許小嬌這口氣,好像有蠻重要的事兒要跟他談,看來,這游泳的計劃得取消了!“當然有空!只要是許市長您找我,我都有空!”

    許小嬌嘆息了一聲,說:“你這嘴啊,我都不知道該怎么說你!”

    頓了頓,繼續說:“是這么回事,有人送我幾箱上等大棗,我自己吃不完,想給你拿一些!”

    “許市長,真不巧,我這會兒不在京海市呢,已經回天元市上班了!”葉興盛心里一陣感動。

    早在京海市的時候,別人給許小嬌送禮,她總是經常給他勻一份。

    從來都是職位低的人向職位高的人送禮,許小嬌卻反而行之,給他這個職位低的人送禮。

    現在,他都調到天元市了,她還不忘給他送禮,這份情誼,實在珍貴!

    “知道你去天元市!我這不到省城了嗎?別人是在省城給我送的大棗。我回京海市路過天元市,想到你在天元市,于是想給你拿一點!”許小嬌解釋道。

    葉興盛更加感動了,路過天元市順帶給他送大棗,如果不是把他當好友,許小嬌斷然不會這么做!

    好在許小嬌就在住所附近,葉興盛驅車過出去沒多遠就在一個街心小公園見到了許小嬌。

    這個身穿正裝的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戴著個墨鏡,遠遠看去,有點像正在執行任務的警察。

    葉興盛快步走近,許小嬌摘下墨鏡說:“葉興盛,沒影響你工作吧?”

    沒結婚以前,私底下,許小嬌有時候直呼葉興盛的名字,有時候帶著親昵的意味,喊葉興盛“盛”。

    自從得知葉興盛和章子梅登記結婚以后,章子梅都直呼葉興盛的名字。

    盡管這變化很細微,葉興盛卻仍然有些失落,人都這樣,在得到一些東西的時候,總會失去一些東西。

    “沒影響!”葉興盛沖許小嬌微笑了一下:“只要是許市長您找我,天大的事兒都不是事兒,一句話,你找我就是天大的事兒!”

    如果是以前,許小嬌會抬手在葉興盛臉上捏幾下,而今,許小嬌還想像以前那樣,捏葉興盛幾下。

    可是,手剛抬起來,她便放了下去。葉興盛已經結婚,她不能再像以前那樣隨便跟葉興盛嬉鬧了!

    “葉興盛,你現在已經是有婦之夫,可不能隨便說這樣的話了,不然,讓你媳婦聽到不好!”許小嬌很認真地提醒道。

    葉興盛將許小嬌柔軟的小手抓在手里,動情地說:“嬌,你盡管放心好了,子梅她不是那種無理取鬧的人,你對我這么好,她不會胡亂猜疑的。嬌,謝謝你這么關心我!”

    許小嬌把手抽回來,說:“廢話少說,跟我去拿棗吧!”

    “嗯!”葉興盛點點頭,跟在許小嬌的后面,走出街心公園。

    兩人的車都停在路邊,許小嬌走到自己車子后面,打開后備箱,里面塞了幾個紙箱。她說:“你搬走兩箱吧!”

    后備箱里總共有三個紙箱,許小嬌讓搬走兩箱,這就意味著,她自己拿的還很少。

    葉興盛眼睛一熱:“嬌,這不行!我只拿一箱就夠了!”

    許小嬌嗔怪道:“讓你拿你就拿,怎么這么啰嗦?我自己一人又吃不了這么多,我帶回去放著,最終也是爛掉的!你別過意不去,就當幫我一個忙好了!”

    葉興盛去過許小嬌家,知道她確實一個人住,這么多大棗,她一個人肯定吃不完的,于是又感激地看了許小嬌一眼:“好吧,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

    把兩箱大棗搬上自己的車子!

    雖然收下大棗,葉興盛其實也不打算自己吃,他自己也吃不完。好在他跟小區的鄰居關系都很不錯,到時候,給鄰居拿一些,就不存在吃不完的問題了!

    搬完大棗,葉興盛見許小嬌要轉身上車,不禁皺了皺眉頭:“嬌,你就這么走了?”

    許小嬌轉身不解地看著葉興盛:“你還是有什么事兒嗎?”

    葉興盛舉步走到許小嬌跟前:“就咱倆的關系,就算你不給我送大棗,你路過天元市,我都得請你吃頓飯。你覺得,你就這么走了,對得起我嗎?”

    許小嬌微微一笑,往后攏了攏長發:“你的心意,我領了,但是,我有急事要趕回京海市,真不能在天元市逗留,你想請我吃飯可以,但是只能改天了!”

    “那你調到天元市的事兒呢?這事有眉目了嗎?”葉興盛又問。

    “應該差不多了!”許小嬌說這句話的時候,已經把車門打開。

    眼見許小嬌即將上車,葉興盛既然十分不舍,急喊道:“嬌......”

    “你還有什么事嗎?”許小嬌又回過頭。

    “額,沒什么事!我、我......”葉興盛支支吾吾,竟然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么。

    “你到底想說什么?”許小嬌轉過身,眨巴了一下美麗的大眼睛。

    “額,沒什么!”葉興盛以復雜的目光看了許小嬌一眼:“不知道為什么,每次和你分別,我心里都難過!”

    “你呀!”許小嬌一時間忘記葉興盛結婚,抬手輕輕地捏了捏葉興盛的鼻子:“還是像以前一樣小孩子氣。一個大男人了,可不能老這樣!”

    說完才記起葉興盛已經結婚,手仿佛被火燙到似的,趕緊收回來。

    許小嬌倒是很尷尬,葉興盛卻是一點的不在乎,卻是不知道該說什么。

    許小嬌見葉興盛無語,抬頭看了他一眼,聲音很輕地說:“要是沒什么事,我走了!那些大棗是上等的好棗,你每天吃幾個能夠補血補氣。工作那么累,吃幾個棗補補身子,對身體健康很有好處!”

    葉興盛眼睛一熱,鼻子一酸,差點就流淚了。

    除去愛妻章子梅,在官場認識的同事,真正關心他的沒幾個人,許小嬌官這么大,卻像親人一樣關心他,叫他如何不感動?

    葉興盛喉嚨仿佛被什么東西堵著似的,好一會兒才艱難地說:“嬌,謝謝你!你也一樣,一定要照顧好身子!”

    “我會的!”許小嬌以復雜的目光看了葉興盛一眼,說:“以后,你可不能再喊我嬌了。我知道你妻子很開朗,但是,只要是涉及感情,再大方的人都會變得自私。把心放在家庭上,好好愛你的妻子!”

    說完,許小嬌決絕地轉身上車,發動車子,緩緩地上了馬路,然后,絕塵而去。

    葉興盛立在原地,目送許小嬌的車子遠去,直至沒了蹤影,才上車回家。

    回到家,葉興盛將兩個紙箱搬進家里,他用刀子隔開膠布。里面果然是滿滿的大棗,這些大棗顆粒飽滿,色澤紅潤,一看就知道是上等的好棗。

    拿了一顆丟進嘴里,吃起來十分甘甜!

    就在這時,葉興盛無意中看到,大棗下面好像藏著什么東西。

    他撥弄了幾下,這才發現,這個紙箱里頭,上面是大棗,下面不知道塞的是什么東西。因為用厚厚的牛皮紙包裹著,一下子還不清楚。

    怎么回事?

    許小嬌不是說,這里面全是大棗嗎?怎么會有其他的東西?

    葉興盛猜想,可能牛皮紙里包裹的也是大棗,估計上面的大棗是包裹不下,在鋪在上面。

    這么一想,葉興盛就不大去在意。

    正好,這時候,一個電話打了進來,給他電話人是市委辦的一個副秘書長,名叫黃運龍。

    葉興盛身為副市長,跟黃運龍工作上并沒有什么交集。兩人之所以認識并且關系還不錯,完全因為黃勛福。

    黃勛福是天元市市委書記秘書,葉興盛跟他關系不錯,每次去找市委書記關仕豪,都提前去黃勛福辦公室坐一坐。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同姓的緣故,抑或市委書記秘書本來就是炙手可熱的紅人,黃運龍跟黃勛福關系不錯,也經常到黃勛福辦公室串門。

    葉興盛因此和黃運龍認識,在黃勛福的主持下,葉興盛去參加過幾次飯局,一來二往,便漸漸地跟黃運龍混熟了。

    黃運龍恰好也住在同一個小區,業余時間沒少約葉興盛打麻將。

    他們打麻將玩得很小,也就五塊十塊,完全就是為了娛樂。

    這次給葉興盛打電話,也是約葉興盛去打麻將。

    葉興盛已經計劃好去游泳,便拒絕了。“黃秘書長,不好意思,我待會兒要去游泳呢!對了,有朋友給我送了些大棗,你來拿一些過去吧,我自己一人吃不完!”

    黃運龍身為市委辦副秘書長,平時給他送禮的人也很多,他其實也不缺大棗。不過,葉興盛畢竟是副市長,他主動提出給他送大棗,他要是不接受,那就有瞧不起葉興盛的意思,便爽快地答應了。

    過了沒多久,黃運龍敲開葉興盛的家門。

    葉興盛給他搬了一箱大棗。

    就在黃運龍即將把大棗搬出門的時候,葉興盛突然想到了什么,嚇得臉色煞白,急道:“黃秘書長,等等!”

    黃運龍轉身,開玩笑說:“怎么了?是不是舍不得了?”

    “誰舍不得了?”葉興盛極力使自己鎮定下來,說:“我拿錯了!這箱子里裝的是宣紙,我給你換!”

    黃運龍并不起疑心,笑笑說:“我說葉市長,你還這么年輕,怎么連大棗和宣紙都混淆了?”

    “這段時間有點忙,兩個箱子放在一起,都搞不清了!”葉興盛微笑道,走過去,從黃運龍手里接過箱子。“黃秘書長,你先坐著喝口茶!”

    等給黃運龍倒了杯茶,葉興盛這才把剛才的箱子搬進房間,他打開另外一個紙箱。

    這個紙箱跟剛才那個一樣,上面鋪的是大棗,底下是牛皮紙包裹著什么東西。

    葉興盛把其中一個紙箱清空,將所有的大棗全裝進去。因為牛皮紙包裹占的空間很大,即便把兩個紙箱的大棗湊到一塊兒,也無法將紙箱給填滿。

    這已經沒有辦法的事兒,畢竟棗子就那么多!

    裝好大棗之后,葉興盛這才將紙箱抱出來,交給黃運龍。

    坐在沙發上跟黃運龍胡侃了一會兒,才把黃運龍送走。

    時間是下午四點多將近五點的樣子,西斜的陽光透過明凈的玻璃窗灑進來,在地板上涂抹上一層金黃的光芒。

    等黃運龍走遠,葉興盛這才關上大門,返回一樓的雜物間。

    他拿刀子把牛皮紙給隔開,里面裝的東西果然如他剛才所預料,竟然是一堆白花花的百元大鈔!

    看著這一堆白花花的百元大鈔,葉興盛頓時蒙圈,愣了半天都沒反應過來。

    剛才實在太危險了!

    要是把這些鈔票連同大棗送給黃運龍,天知道會出什么事!

    他跟黃運龍關系是很不錯,但還沒達到交心的那種地步。

    把這些大棗連同鈔票送給黃運龍,黃運龍指不定會以為他陷害他,將大棗和鈔票交給市紀委,讓紀委來調查。那樣的話,他的處境別提有多危險!

    可是,許小嬌剛才明明說,紙箱里是大棗,怎么會有這么多鈔票藏在里面?

    葉興盛想了想,大概明白過來到底怎么回事。肯定是給許小嬌送禮的人,沒跟許小嬌說清楚,許小嬌自己也不知道,紙箱里還裝有這么多的鈔票。

    就他對許小嬌的了解,許小嬌絕對是個清廉的干部。如果知道紙箱里有鈔票,許小嬌肯定不會收下的。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