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玄幻小說 > 我只是一個普通的高中生 > -34- 那就配輛自行車吧

-34- 那就配輛自行車吧

    宮澤龍二把佐倉心悅強行推進了下町雙葉,這時候芽子太太也剛好從廚房走了出來,準備看看店內打掃的情況,隨后便一臉驚喜的看到了正準備進門的三人,非常欣慰的說道:“心悅,你回來了啊,怎么也不提前打個招呼”

    然后也沒忘記沖著后廚喊一聲,把正在收拾廚房的佐倉拓哉一并給喊了出來。

    “媽媽,我回來了。”佐倉心悅看到母親后有些高興,隨后又看向了剛剛從廚房探出半個腦袋的拓哉先生,猶豫了一下后喊道,“叔叔。”

    沒有聽到期望的那個稱呼,拓哉先生的臉上明顯閃過一絲失望,不過很快還是振作精神,樂呵呵的和妻子一起對著大女兒噓寒問暖,問了一大堆諸如“最近過得怎么樣”“在學校表現如何”“學習成績有下降嗎”之類的問題,把佐倉心悅問得頭都大了。

    天下父母果然都差不多哪怕拓哉先生作為繼父也同樣如此。

    而另一邊的春名似乎對這個畫面很在意的樣子,手里拿著那袋似乎永遠喝不完的酸奶,默默的在一旁看著,雖然臉上沒什么表情,但宮澤龍二認真觀察了一下她的眼神,感覺這小姑娘應該是很高興看到這個其樂融融的畫面的,只是不喜歡表現得很明顯而已。

    看他們闔家歡樂的樣子,一旁的宮澤龍二忽然感覺自己好像有點多余不過也沒關系,剛好下班時間到了,他向佐倉夫婦打了個招呼便準備先行告退,當然,隨后他就感覺到了一股幽幽的目光在注視自己后背,想來是佐倉心悅的視線。

    走之前他也順便帶了一點店內當天賣剩下的糕點什么的在甜品店工作就是這一點好,每天賣剩下的糕點是不可能放在柜臺上留到第二天賣的,通常是店內員工自己拿一些,剩下實在沒人要了就會直接扔掉,因此今后宮澤龍二每天晚上估計都能帶甜點回去,也算是額外福利了。

    隨后,在回去的路上,宮澤龍二看了一眼手機,意外的發現自己收到了一條佐倉心悅那邊發來的le消息。

    佐倉心悅:“要你多管閑事”

    佐倉心悅:“ノ`Дノ”

    這貓耳娘看來真的很喜歡在網上配合顏文字來和人交流有點像國內失去表情包就無法和人正常qq聊天的那種人。

    宮澤龍二:“所以你要我向你道歉嗎”

    佐倉心悅:“這這也不用”

    佐倉心悅:“但反正下次不許多管閑事了”

    佐倉心悅:“ヽ`Д′”

    于是宮澤龍二便默默回了一個“哦”字,然后就把這件事情拋之腦后了,他剛剛半路上聽到了一陣雷鳴般的引擎聲,扭頭一看,發現是一群暴走族正開著摩托車在不遠處路過。

    不過想想現在的時間也挺晚了,走著走著路上都沒多少行人,夜幕低垂,也確實是暴走族會出沒的時間點。

    日本的暴走族分為文暴走和武暴走,文暴走一般是社會人,有著穩定的收入來源,開著摩托車在街上飛馳而過的主要目的是為了發泄壓力,亦或者干脆就是單純的摩托車愛好者不過他們的改裝車速度非常快,有些甚至能上200邁,很容易就會發生“油門一響,爹媽白養”的情況。

    而武暴走大多都是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其中很多干脆就是一些剛拿到了摩托車駕照的高中生,他們普遍喜歡改裝車輛的排氣管,以確保能發出巨大的排氣聲從而吸引別人的目光,因此也被叫做炸街黨是的速度快不快無所謂但路過的時候聲音一定要夠響亮,才能顯得自己好像一個靚仔有木有

    宮澤龍二遠遠的看了一眼,發現這群暴走族看上去應該都是高中生的樣子,就氣質而言多少有點像不良少年,但應該不是私立清水學園的學生,是公立學校的概率比較高。

    他對當暴走族沒什么興趣,但看著他們飚車的樣子,也是忽然覺得自己也該配輛車了,這樣無論是上學放學還是去下町雙葉都會比較方便嗯,那就配輛自行車吧。

    宮澤龍二拎著一袋甜點回到家的時間是晚上十點不到,進門之后牧野美緒果然和他預料的一樣正躺在沙發上看綜藝,接著,他先是匯報了一下相當順利的打工過程,隨后又把甜點從袋子里拿出來,送到了小姑媽的手里。

    宮澤龍二對甜食不感興趣,而小姑媽則正好相反,看到這些蛋糕、豆餅什么的頓時眼前一亮,臉上雀躍得像個小女孩一樣,還忍不住感慨道:“在甜品店工作還有這種好處嗎哇,宮澤君,你這描述的我都想去應聘了。”

    單純就為了免費的甜點而去打工

    宮澤龍二有些無言,也沒接話。

    他記得小姑媽的丈夫是車禍去世的,因此牧野家也是獲得了一大筆賠償金,外加保險公司的賠款什么的,足夠保證她們母女好好生活了,像打工什么的已經沒有了必要,況且小姑媽這懶懶散散的樣子,估計也習慣不了那種被人呼來喝去的打工仔生活。

    宮澤龍二數了數袋子里剩下的蛋糕,確保了能給呆毛精剩下一半左右后,一邊把袋子連同里面的甜點一起往冰箱里塞,一邊問道:“我在外邊打工的時間里,你有好好監督麻衣她寫作業的吧”

    牧野美緒往嘴里塞蛋糕的動作猛然一頓。

    那看來是沒有了宮澤龍二無奈的看著她,忽然能理解為什么牧野麻衣的自制力那么差了,純粹是沒人管著,放縱慣了。

    光有慈母果然是不行的,然而嚴父英年早逝,實在是可惜啊。

    牧野美緒顯然被宮澤龍二那種“哀其不幸怒其不爭”的目光給深深傷害了,在沙發上坐正身體,用一種非常委屈的語氣說道:“也許她真的有好好學習呢”

    “你覺得可能嗎”宮澤龍二呵呵一笑,也不多說什么,直接就轉身上樓,而呆毛精也確實沒有讓他失望,等他開門而入的時候,這小丫頭居然還戴著耳機正在看著某部動畫新番,穿著單薄的居家服趴在床上,拿屁股對著宮澤龍二,甚至等宮澤龍二走到床邊并一臉殺氣騰騰的看著她的時候,她都渾然不覺,并且還伸手撓了撓小肚皮,一副優哉游哉的樣子,快樂似神仙。

    宮澤龍二忍不住咳嗽一聲。

    牧野麻衣這邊正看四月新番看得認真呢,甚至還有閑心切到評論區大罵節操社毀ip,實力不足還非要強行接一大堆單子,愣是把好多優秀的動畫ip都毀了聽到這一聲咳嗽,她整個人便渾身一抖,然后也是緩慢而艱難的扭過頭,用一種見了鬼的表情看著他,露出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

    歐尼醬我錯了我下次絕對不敢了所以這次放我一馬行不行

    松子不吃糖說

    three重新定義“凌晨”求推薦票ovo我只是一個普通的高中生就來網址: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