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玄幻小說 > 海賊之槍械至尊 > 第11章 攔截天上金,三百萬貝利!

第11章 攔截天上金,三百萬貝利!

    “啊?”

    電話蟲被千里之外的人接通,變成帶著墨鏡的模樣,咧開嘴,笑的極其邪惡。

    “多弗老大,麥德林黑幫涉及奴隸販賣的生意可能要被人知道了……”麥德林躺在病床上,有些惴惴不安。

    “誰做的?”多弗朗明哥神色平淡,絲毫不見怒色。

    斯普林島的人販子生意對整個堂吉訶德家族來說,只不過是無關緊要的一環,畢竟北海很廣闊,而一個島嶼太小。

    真正讓他們在意的,還是能夠讓世界各地陷入戰爭的生意,比如軍火武器的販賣,又或者是抓捕其他種族的生物。

    “是柯羅諾斯,弗雷德家族僅存的那位少爺!”

    “弗雷德·柯羅諾斯?咈咈咈咈咈咈咈咈……一個很有意思的小鬼!”多弗朗明哥桀驁的大笑聲中掛斷電話蟲,根本沒有把這種小事放在心上。

    他坐在家族首座,環視一圈下方坐著的幾位家族干部,托雷波爾、迪亞曼蒂、琵卡等人。

    “找到羅的線索了嗎?”

    “我說,我說,多弗……這小鬼像個老鼠一樣躲藏,完全沒有蹤跡,不過我已經讓所有合作的地下勢力注意了,唄嘿嘿嘿嘿!”托雷波爾胡子拉碴,流著鼻涕,猥瑣的說道。

    “好了,開始說正事!”多弗朗明哥右手撐著下巴,收斂了笑容,神情冷淡。

    “新世界那怪物之間的較量已經結束了,白胡子、紅發、百獸和BIG·MOM四個拿到了最終的霸權……”

    四皇定鼎,也就意味著逃避這場曠世大戰而離開新世界的海賊都可以一一回返。

    有人自不量力挑戰那幾個怪物遭到重創,而明哥選擇明智的選擇了避開!

    “多菲,我們可以回去了嗎?”迪亞曼蒂大著舌頭道,整個家族對于回歸新世界都充滿了期待。

    “咈咈咈咈咈咈……是該回去了,堂吉訶德家族八百年前的地盤德雷斯羅薩被那可笑的利庫王族占領的時間太久了!”

    “不過德雷斯羅薩到底是世界政府加盟國,想要占據下來,還需要拿到王下七武海的稱號啊!”

    “多弗(少主),我們該怎么做?”下方一眾人神色都很興奮。

    明哥在此之前,不是沒有想過加入王下七武海,奈何人家海軍根本不給面子。

    脫離了天龍人的身份成為海賊,那么這個身份再也無法成為他的庇護。

    “我有一個計劃,把北海進貢給那群人的天上金搶過來,用來威脅世界政府……咈咈咈咈咈咈咈咈!!”明哥瘋狂大笑。

    “那就出發吧!”所有人都斗志昂揚。

    “不用管弗雷德家族這小子嗎?”

    “沒時間搭理這個小鬼,而且我有預感哦,遲早會在新世界和他見面的。”

    明哥還能清楚的想起,三個多月前遇到渾身是血的柯羅諾斯時,他那驚人至極的求生欲望以及看到他樣子時那莫名其妙的興奮。

    這個有趣的小鬼骨子里就藏著不安分的因子!

    ......

    月亮開始升起。

    富人區燈火通明,巡邏士兵三兩成群,保護著這片區域所有貴族的安全,而貧民窟里卻籠罩在罪惡當中。

    每晚都有人悄無聲息的死去,死于黑幫斗爭,死于挨餓!

    老薩科的狂歡酒館!

    在街道兩旁一片覬覦的目光中,柯羅諾斯再次推開酒館大門。

    與中午相比,不變的是腳臭味,煙酒味,變得是所有酒桌上都坐滿了賞金獵人。

    他們一起大口喝酒,討論懸賞任務的難易程度,也有人醉醺醺的吹起牛皮。

    對于以命換取貝利的賞金獵人來說,瀟灑的活著是最重要的,畢竟沒有人能保證每一次任務都能完成,而無法完成,失去的就是命!

    感受到幾道目光看了過來,柯羅諾斯順著視線看去,發現是阿德里安和巴克豪斯這兩個白天想打劫他的倒霉蛋,以及和他一起的人。

    無視了這幾道略顯敬畏的眼神,他走到吧臺前坐下……

    “任務完成了?”老薩科獨眼里有些驚奇的意味,他得到情報時也是大吃一驚。

    這個少年的手段之果斷,他這么多年都沒見過幾個,原本以為自己已經高估他,沒想到還是低估了。

    不過任務完成總歸不是壞事,老薩科倒了一杯廉價麥酒推了過去,順口說道:

    “別忘了付錢,連著中午那份!”

    “……”

    柯羅諾斯頓時有些尷尬,臉皮不自覺抽搐兩下,一口把麥酒喝了個干凈。

    “倒滿!任務完成,我有的是貝利!”他一副暴發戶的樣子惡狠狠道,“老薩科。那么難吃的黑面包和酒你都要收錢,真摳門!”

    “小本生意不容易啊。”老薩科一臉生活難過的模樣,說著,他臉色一正,指了指身后的門。

    “后面,馬丁家族的人已經到了,去拿你應得的東西!”

    “這么快?”柯羅諾斯驚訝,還是從座位上站起來,推開老薩科身后的門。

    門內是一個小會議室,里面站著一男一女兩人。

    男的是老馬丁,中年男士,穿著很一般,神色略有些著急,兩鬢斑白。

    女的是一個貴婦,衣著華麗,穿金戴銀,眼眶濕潤,然而顴骨突出臉頰消瘦,一副尖酸刻薄的樣子,她拿著手帕捂住鼻子,顯然忍受不了酒館里的味道。

    “我兒子呢?他怎么樣了?”

    見到柯羅諾斯進來,老馬丁立刻上前一步,抓著他的手焦急的問道。

    “當成奴隸賣給了堂吉訶德家族……”柯羅諾斯打破了他的僥幸心理。“不過,他留下了這個!”

    后退一步,摸出那條藍寶石項鏈遞了過去。

    接過項鏈,老馬丁仿佛失去了主心骨,整個人癱了下去。

    人到中年,失去了唯一的兒子,幾乎連寄托都沒了,他此時的狀態就像加布里管家一樣。

    不過柯羅諾斯過來可不是跟他們聊天的,他感嘆一聲:“節哀吧!還請把賞金給我!”

    被別人抓去沒準還能救回來,但是被堂吉訶德家族運走,基本上這輩子都沒可能見面了。

    “沒救回我兒子,你還有臉要賞金?”貴婦眼眶通紅,尖叫一聲,尖利的指甲直接朝柯羅諾斯的臉抓去。

    “回來!”老馬丁大吼,一把拉住這個瘋癲的女人。

    他從懷里摸出一疊面值10000的貝利,共計三百萬遞給柯羅諾斯,同時眼中充滿仇恨的,聲音低沉的問道:

    “這個任務你完成了,不知道現在有沒有興趣接下一個任務?”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