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歷史小說 > 奮斗在洪武末年 > 第646章 好圣孫
    ,奮斗在洪武末年!

    什么叫多行不義,練子寧就是!

    讓你投降朱棣,背叛故主,現在又為了權位,不惜摧毀幾千年的宗法,怎么樣,你的報應來了!

    別人家沒怎樣,你家先亂套了。

    該!

    真是活該!

    一大群人,懷著看熱鬧的心,巴不得事情越大越好。

    練子寧簡直要瘋了,這臭小子再想什么啊?爹現在是戶部尚書,朝廷大員,只要干幾樣漂亮的事情,在皇帝心中有了地位,日后封妻蔭子,什么都不愁了,放著好好的公子哥不當,你偏要出去吃苦挨刀,簡直就沒有見到這么混蛋的玩意。

    因此,練子寧得到了消息,直接拔腿就往碼頭跑,竟然連轎子都不坐了。他跑得狼狽,京城上下,卻是拍手稱快。

    什么叫做蒼天有眼,報應不爽,就看你練子寧怎么收拾吧!

    “師父,快去吧,咱們看看熱鬧去。”

    柳淳瞪了朱高燧一眼,“你好歹也是個王爺,就不能穩重點?”

    朱高燧賊兮兮笑道:“穩重的事交給大哥,誰讓他是太子呢!我現在最大的事情,就是找點樂子。你們不去,我可走了。”

    這家伙扭頭就跑,柳淳狠狠瞪著他的背影,看起來這個徒弟不能要了。哪知道朱高熾愣了片刻,竟然也站起來了。

    “老三,等等我,我也要去!”

    柳淳氣得翻白眼,“朱高熾,你都多大了,還喜歡湊熱鬧?”

    朱高熾委屈巴巴道:“師父,以前湊的熱鬧少了,這回我要補回來!”

    完了!

    這幫玩意都放飛自我了。

    柳淳真的開始后悔了,是不是自己的變法思路出了問題啊?又或者說,真的要好好管這幫兔崽子,不然他們就上天了?

    沒有法子,柳淳琢磨了一會兒,他也去瞧瞧吧!

    千萬練子寧別出事,不然又失去了一位變法大將。

    當推動變法之后,柳淳的確遇到了一個難題,需要做的事情太多,但是能跟自己并肩戰斗的,又太少了。

    尤其是有些才能,可以獨當一面的,就更加稀有。

    沒有法子,就算練子寧這樣的貨,都要推到前面,說實話,古往今來,那些敢于推動變法的老兄,的確讓人驚嘆欽佩,甚至五體投地。

    到底是誰給你們的勇氣啊?

    柳淳趕到了碼頭,此刻已經來了不少人,圍成了一個巨大的圓圈。

    在圈子里面,正是于彥昭,他在招募人員,籌備下一次的出海事宜。上次是朱棣直接指派水師將士,還有不少人是威逼利誘的。可這一次,有很多人主動加入,尤其是一些年輕人,更讓于彥昭十分滿足。

    盡管爭議很大,但是情況確實越來越好。

    正在于彥昭忙著登記的時候,練子寧沖了進來。

    他長著大口喘息,老臉跟豬肝一般,喉嚨里有一股咸味,連話都說不出來。于彥昭皺著眉頭,“老先生,你身體太差了,怕是承受不了海上顛簸啊!不行,不行的!”

    練子寧好半晌才喘過這口氣,他沖到了于彥昭面前,怒吼道:“誰說老夫不行的?”

    “那,那你真要報名?”

    “我報個屁!”

    于彥昭也來氣了,“老先生,你到底要干什么?小心我讓錦衣衛把你帶走!”

    提到了錦衣衛,練子寧總算有了一絲顧忌,他深深吸氣,然后道:“去,告訴練宣童,就說他爹來了!”

    于彥昭這才驚訝地張大嘴巴,“您就是練子寧,練大人啊!”于彥昭笑得可高興了,“剛剛令郎到了這里報名,他很有志氣,又會說話,有好幾個年輕人都被他說動了,一起投身航海大業。練大人,真是虎父無犬子啊!”

    于彥昭越說,練子寧的老臉就越黑。

    “煩勞把那個逆……把練宣童叫來,老夫有話跟他說。”

    于彥昭連忙答應,過了好一會兒,才帶來一個眉清目秀的年輕人,他正是練子寧的次子,練宣童。

    見到老爹氣得胡子都撅起來了,練宣童也怕得夠嗆。

    可一想到出海探險,他也就不怕了。

    “爹,孩兒已經下定決心了,你該替孩兒高興才是!”

    練子寧氣得眼睛上翻,“你個逆子,趕快跟我回家!”

    他伸手去抓,練宣童去急忙躲避,“父親,你不能說話不算。”

    練子寧把眼睛一橫,“你說什么?”

    練宣童鼓足勇氣,“我,我說父親說話不算,你不是說十六歲成丁,就可以頂門立戶,朝廷要鼓勵嗎?這話可是你說的!而且還是當著天子面說的。”

    練子寧咬著牙,眼睛冒火,“我說了怎么樣?我說了,你個兔崽子也要跟我回去!”

    他再度餓虎撲食,練宣童連忙往后跑,一邊跑,還一邊嚷嚷,“爹,你不能抓我!抓我你就犯了欺君大罪,欺君啊!”

    這對父子一個跑,一個追,碼頭上的人,哪里見過這么有趣的場景!

    瞧見沒有,那個老的就是練子寧,當年還是榜眼呢!

    御街夸官的時候,多年輕,多威風啊!

    現在也成了小老頭,連兒子都這么大了。

    堂堂尚書大員,連兒子都管不住,真是稀奇啊!

    練子寧到底是文人出身,一路跑過來,早就精疲力盡,沒有追多遠,就跑不動了,他紅著眼珠子,扭頭對于彥昭道:“你,叫人把他送回老夫府邸!”

    這回輪到于彥昭搖頭了,他走到練子寧近前,低聲道:“練大人,這事情恐怕不行,令郎他自愿從軍,我怎么好攔著!”

    “他是我兒子!”練子寧紅著眼睛道。

    “他是大明的子民。”于彥昭不咸不淡回了一句,“我查過了,他年滿十六,身體條件良好,腦筋也正常,他要參與水師,沒有理由拒絕啊!”

    練子寧氣得都要炸了,他點指著于彥昭,在地上轉了好幾圈,突然靈機一動道:“他腦子壞了,壞得很嚴重!要不然他怎么會放著家里的好日子不過,要出海呢!他是得了失心瘋,而且病得不輕!他跟著你們走,會害了所有人的。”

    這人逼到了墻角,真是什么話都說得出來。

    練子寧深知,出海探險這塊,是朱棣和柳淳最看重的地方,一旦進入,就別想輕易撈出來,所以他唯恐生米煮成熟飯。

    “你快把這小子交給老夫,讓我回去好好管教!”

    于彥昭微微搖頭,“練大人,如果令郎確實有病,可以請周王殿下給他診治,你要是不方便,就讓我去求周王,如何?”

    “不如何!”練子寧真的來氣了,“你是一定要和老夫做對,是吧?”

    于彥昭滿臉為難,“練大人,出海探險沒什么不好的,陛下鼎力支持,難道你身為朝臣,要跟陛下的國策做對嗎?”

    不得不說,出海一次,于彥昭也見了大世面,絲毫不懼練子寧。

    “誰說老夫要跟陛下做對的?我,我當然鼓勵出海,可問題那是我兒子!你們要把那小子給我!”

    練子寧正在和于彥昭爭吵,這時候有兩個人,一左一右,提著練宣童過來了。

    他們沖著練子寧呲牙一笑。

    “練大人,你好啊!”

    “啊!”練子寧大驚,“是太子殿下,還有趙王殿下,老臣有禮了!”

    朱高燧笑呵呵道:“剛剛我們碰到了這位年輕人,他跟我們說,要狀告老父,我和大哥答應幫他,練大人,你看咱們要去哪個衙門啊?”

    “哪也不用去!”

    柳淳突然出現在了他們的身后,沉著臉道:“還嫌丟人不夠是嗎?去水師營地,咱們好好談談!”

    柳淳出面了,練子寧還有什么辦法,就這樣,他們一股腦,都去了軍營……而碼頭上聚集的那些人,也把消息傳了回去。

    就看練子寧怎么辦了,他要是真把兒子帶回去了,那就表面他在奉天殿前說的都是假的。御史言官們摩拳擦掌。

    我們沒本事勸諫天子,沒能耐彈劾柳淳,可我們有本事干掉你練子寧!等著瞧吧,非要讓你老兒好看!

    ……

    碼頭這邊,風起云涌,偏巧朱棣來到了柳府。

    各地官吏來了不少,朱棣給柳淳布置了任務,正打算瞧瞧進展如何。

    結果他到了柳府,發現人都沒了。

    反正他來的次數也多了,不用人陪著,直接找到了柳淳的書房,當他走到了門口,往里面看去,發現有個小家伙,正在抄寫東西。

    朱棣沒有驚動他,而是繞到了背后,仔細看去,小家伙竟然在抄太祖實錄!

    他一筆一劃,十分工整,小小的臉蛋上,滿是認真。

    朱棣大喜過望,看著小家伙抄完了一頁紙,這才咳嗽道:“朱瞻基!”

    小家伙連忙回頭,“皇,爺爺!”

    朱棣伸手把小家伙抱在了懷里,“越來越重了,再過兩年,皇爺爺就抱不動了!你師公,還有其他人呢?”

    朱瞻基撓了撓頭,“三叔去碼頭看熱鬧了,父親也去了。”

    “還有誰?”朱棣語帶憤怒!

    “還有……師公!他們都去了。”

    “嗯!”朱棣重重哼了一聲,堂堂太子,趙王,還有朝廷大員,竟然去看熱鬧了,你們就那么閑!

    實在是荒唐,荒唐透了!

    幸好還有一個懂事的,不然非把自己氣死不可!

    想到這里,朱棣越發滿意自己的孫兒了,竟然破天荒道:“來,讓皇爺爺給你講講這里面的故事,你要多用點心,日后啊,這大明江山就要指望你了。”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