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玄幻小說 > 不要再親我了 > 第三十二章 講座

第三十二章 講座

    過了一刻鐘左右,這間322的實驗室走來了項目負責人,年逾六十仍精神矍鑠的吳正國教授。

    “吳老師來了。”

    各985研究生碩士生或讀博的學霸們紛紛向吳正國打了招呼,老人笑呵呵回應,抱著泡著茶的保溫杯繞了一圈,查看了各位組員的進度。

    唯獨是本科的唐斌安安分分地呆在角落,他在班里成績也能排前列,但一到了高手如云的研究實驗樓就怯生生得像個無助的學渣了。

    吳教授雨露均沾,同樣到唐斌這邊晃了晃,不過相比其他師兄師姐們會相應產生的詢問疑點乃至交流討論,他這邊實在沒什么干貨,吳教授掃了掃密密麻麻的紙張算式,一個云點頭完事。

    “加油。”

    老人沒有普遍到了這個年紀的瘦削,看著心寬體胖,眉間臉龐里皺紋沖淡不少,而若是較真起來,同樣是散發出一股知識大拿的威嚴。唐斌對吳導師心存恭謹,能上杭大的,哪個不是高考六百分往上的,而越是探索學科的海洋,越發明白學如逆水行舟的道理,吳教授原專攻為數學,半途兼修計算機卻同樣取得不俗成就,接受新的知識新的領域,何況是這種年紀,絕對令人欽佩了,他擱下筆說道:“是教授。”

    吳教授坐到自己的桌子前,沒一會,唐斌的師兄被叫了過去,似乎共同探討起了什么。

    唐斌看向比自己大一屆的師兄,目光是略微有些羨慕的,但是他也清楚自己的定位,電腦語言沒問題,能參加參加小比賽,再往上升到高端一點就欠缺了,而且他對于研究的興趣不大。

    廢土干燥的風仿佛又撫摸過了手指以后能在“人類探索”的游戲部工作就好了,唐斌握緊了些筆,心思堅定。

    其實這個想法萌生許久了,在進入那神乎其技的游戲世界之后,可問題也會隨之而來論起vr,技術層面上的確和計算機息息相關,然而唐斌光是分析下印象中那些恢弘壯麗的天空大地背景就發憷,這是什么算法,怎么做到的

    廢土剛嶄露頭角,在杭大各個相關專業的師生中是引發過熱議的,相信其他一些有實力的院校同樣如此,不過就唐斌所知,自己這個項目組的人是啥都沒琢磨出來,匪夷所思,包括吳教授

    記得那時候杭大副教授正教授一級的學術大哥們領著一幫學生小弟,一波一波跟春游踏青似的涌進廢土世界想看個新鮮,至于最后大家各回各家各找各媽,除了少數不死心地還試圖找出原理的,其余留下來的就都成為光榮的玩家了。

    “你還在玩那游戲呢”一名坐在旁邊位置,穿著白大衣,戴眼鏡的女人劃拉著筆,邊記錄數據邊小聲哼唧道。

    唐斌一瞅,是大他三、四、五不知道幾屆的師姐了,很少化妝,堅持學習,長得就像讀博的,對方也是快拼到三十未嫁了。

    “是啊師姐。”唐斌之前不懂事叫過“張姐”,好一段在項目組的日子沒消停,如今自然和煦地笑道。

    “那游戲遲早要涼,操作不友好,充錢死貴,這公司和沒見過錢一樣。”張師姐譴責著,一直未出社會的她保持心態,緊隨年輕人步伐,平時空閑就玩手游,各種類別都有涉獵,“我上次充了點,發現根本沒用,就再也沒玩了。”

    “是啊肯定涼,我隨便玩玩”唐斌充滿經驗地和煦應付道。

    不過,對方談及的“充錢”這一點,被許多人詬病卻是沒錯。廢土這款游戲明明看起來那么不在乎錢財,充起錢來,又如同搶銀行一般。甚至它的充值系統還異常奇葩,那就是:

    你充錢了居然不能變強

    簡直有違天理,在廢土世界里,錢,當然是可以充的,但就一個字,貴食物、彈藥等補給,那價格,比讓唐斌去解析游戲算法還要心肝亂顫,除此之外,重要的是有限制數額。對此,氪金大佬們紛紛投以蔑視的目光,我給你錢,你讓我無敵裝比不是很平衡的設定嗎任何一個游戲敢這么“坑”玩家都要撲,但投訴信發了一封又一封,“人類探索”表現十分堅挺,大家只好是罵罵咧咧,真香地繼續玩。

    他能明白張師姐的心理,有那時間不如去玩老公制作人。廢土彌漫沙塵,沒有艷麗服裝,沒有可愛寵物,盡是生存和槍火,更別說游戲里弄瓶水都難,有時走著走著就脫水掛了所以女性玩家鳳毛麟角。

    即使如此,識貨的人仍在進來。

    實驗室一直是安靜的,項目組的人認真做事,純粹的氛圍遠離了糟粕的社會,唐斌在這里能感受到知識凈土的意味,進入狀態地學習。

    “對了同學們,那位顧校友的講座,是什么時候來著”

    午后的光陰飛逝,吳教授休息間隙面朝窗外看了看風景,喝口茶水,忽然對著眾人問道。

    “顧校友是那個發現地月異空間的科研團隊的嗎”一位發際線略微偏移,鏡片厚重的研究生從電腦屏幕后面冒出來,不確定說道。

    “肯定是咯,不然還能是哪個顧校友。”張師姐看向厚眼鏡研究生,無語說,“這事一公布全校就知道了,你都不到外面走走的嗎”

    對方摸了摸頭發,縮回電腦后面去了。

    “真沒想到那位風風雨雨的人物是我們杭大的,以前一點不知道。”

    “據說是當初沒來上學,不過學籍還在的,半年前的事一出來,就馬上成榮譽校友了。”

    “羨慕”

    眼看話題跑偏,唐斌的沉穩師兄苦想了下,說道:“講座的話,應該是三月十幾號來著吧。”

    吳教授點點頭,“那具體是幾號”

    顧領袖要回來演講,這是校方極力邀請的結果,消息發布自然引發了巨大反響,以聯軍擺出臺面的身份和影響,光是“人類探索”的學術重量就完全足夠了。

    而杭大,上至深居簡出的院士,下及各年段的學生,甚至還有已經畢業的,外校的老師專家、記者和企業家托關系,都想來見一見這位名聲赫赫的校友,聽一聽他的講話。

    這可是“人類探索”啊,無論天上月亮邊正發光的,還是黑科技般的廢土網游,全是透露點便不得了的重磅訊息。

    吳正國教授對此關心十分的合理,到時不知道能不能有個坐著的凳子。

    師兄答不上,不由看向還在讀本科的唐斌。

    “我也忘了休息后去看看,也順便幫各位師兄師姐問問。”唐斌一時同樣沒能記起來,最近過于沉浸在廢土了,竟忘了同等重要的大事,他懊惱拍了拍腦袋,自告奮勇地說道。

    這類全校級大事必然張貼海報橫幅,拐個彎說不定就看見了。

    對于“幫忙問問”,意思就是占位子了,關系好的師兄朝他和善笑笑,其他人反應則顯得平淡。

    這么多人能搶到就怪了,客套客套大家懂的。

    臨近傍晚,霞光爬上了窗沿。項目組對于工作和休息安排是沒有強制管理的,也無法進行。唐斌手上的任務較為輕松,所以第一個完成了,他道了聲便出門下樓,等到在停車位解開自行車鎖的時候,他基本就客套性地忘掉幫前輩們搶位置的事了。

    想著快到日子,自己得搶個位置才行。

    學校里各種各樣的講座,校內的校外的,國內的國際的多如牛毛,幾乎一個學期不見消停過,而講座同樣分三六九等,人氣高低,有些能坐滿半個階梯教室就燒高香,有些則是在隆重的大禮堂舉行。

    唐斌打開手機,隨手在微博翻了翻,果然熱度前五,壓過某男明星的打籃球視頻一頭。

    顧校友的講座,人氣穩穩的。

    嘆了口氣,唐斌騎著車,心里擔憂。這種大家都想來的講座,自然不會是大門敞開隨意進出的方式,會由校方和學生會主持,維護秩序,大半地方都是貼上名單直接邀請人過來了,少數剩余的票分下去,學生完全不夠分的。

    他粗略轉了一圈,實驗研究樓偏僻點,人煙寂靜,干脆換了個方向,前去部門社團的活動樓。

    一路綠草如茵,白橋流水,杭大很大,作為一所歷史悠久的知名院校,分設了多個校區,唐斌所在的這個校區有一千七百多畝,不過現在他沒的心情看風景,穿過三三兩兩的同學,等到了活動樓,人聲就熱鬧起來了。

    人來人往,下午課程結束后正是各類部門社團的活躍期,抱著滑板、坐在窗戶邊畫畫,隔壁廣場溜輪滑的都有,他仰望了下紅墻高大的建筑,跨了進去。

    活動樓是有層級分明的,一樓為各個學生會,往上按影響力和成果錯落著一個個社團的部室,唐斌目標明確,徑直拐到大廳里擺放的幾個巨大展示欄。

    其中一個就是通告各類校級活動了,顧校友的講座位列其間,并且處于核心位,非常醒目。

    “14號”

    唐斌輕聲念叨,就在他的羽泉校區,默記地點和具體時間,順手拍了個照。

    照相屏幕里,一只手突兀地伸進了中心區域,抓住了欄目上尺寸大號制作精美的海報,嘩地撕下來。

    唐斌愣了愣,發現身邊多出了位女同學,對方將拿下的海報一圈圈卷起來,瞥了舉著手機的他一眼,“不好意思同學,講座要取消了。”

    “什么”

    “怎么會取消呀,哎六元你等等,那么急”

    大廳是嘈雜的,而不知不覺他身邊嘈雜密集了些,沒等唐斌反應過來,又是一名青春活力的女孩小跑著,拉起卷起海報的女同學的胳膊,臉色皺巴巴。

    “怎么說取消就取消了,宣傳都布置好了。”

    “校方這么說,我能有什么辦法”

    “干嘛這么大火氣,剛才開會幾個新部員都嚇死了,你看他們,像極了我高中時挨更年期班主任批的樣子。”

    “你說什么”

    “啊呀,我說錯了,你先和我們商量,想下辦法”

    唐斌看著眼前的兩人,一位中分短發,個子不高卻禁欲御姐系似的,板著臉威嚴如同滅絕師太;一位梳著清爽馬尾,大眼睛小嘴巴,看著溫和良善,說著好話晃別人手臂的時候空氣劉海蹦蹦跳跳。

    更遠處,走廊那邊的某間教室后門半掩,露出一雙雙小心翼翼的眼神唐斌眼神經過掛著的門牌,校團委宣傳部。他這才意識到兩個站在面前的女孩是學生會的,而且是分量不小的杭大宣傳部。

    “那個”宣傳欄隔壁就是人家部門的教室,唐斌心思在那扯下來的海報上講座不開了

    聽講話內容,兩個女孩地位不低,估計是小領導,中分短發妹掃過唐斌普通的打扮,普通的單肩包,普通的臉蛋禮貌地說:“同學,講座因臨時情況更改,具體請查看通知。”

    說完就撒手大步走人,部室后門里的干事們趕緊藏了回去。

    另一名女同學對他嘿嘿歉意笑了笑,也跟了上去。

    對話逐漸飄在空氣。

    “六元”

    “郁箐,說了這種時候別叫我六元,叫部長。”

    “劉部長”

    大概是想挽回活動,叫郁箐的女孩扒拉著部長,然而勸說的效果甚微,或者這本就已不是她們能決定的。

    “校方不行我們可以自己再試啊”郁箐聲調委屈,團委、學生會委員就要換屆選舉,她為了在部門的最后一段時光不留遺憾,開學負責這件事,辛苦極了。

    “能打進人家電話算你牛比。”劉部長看著斯文,語不驚人死不休,悶悶說道,當先回到教室。

    女孩在門外無奈跺了跺腳。不要再親我了就來筆趣閣網址:biqyn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