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玄幻小說 > 不要再親我了 > 第三十章 屋檐外的雨

第三十章 屋檐外的雨

    自行車的比拼最后以顧明侑完敗而告終,聽話的伊莎貝爾放緩到了正常時速,兩人川流在車輛往來的街頭。

    鬧劇收場,顧明侑悻悻地瞥了瞥平靜騎車的少女,“你初始是在上網查資料吧。”

    伊莎貝爾偏來水藍色的純粹眼睛,不置可否。“那么去接機的那天書單一還說你會不認路。”話語埋怨著。

    “她是個不聰明的女人。”

    顧明侑不禁撇嘴,這個呆切黑的機器人時不時就刷一下書副長壞話。

    今日杭城忙碌著,接近休息日的緣故,人流和車相比往日多有一些生氣。顧明侑本意是隨便走走,他掏出手機見到日期是星期五,突然想起天和廣告,想去公司看看。

    原來工作的地方,寫字樓群參差不齊地劃出一排,他很快就到達了目的,這條路熟悉得即使睡眼朦朧他也能依著公交趟進去。

    停好小黃車,顧明侑仰頭望著公司的招牌,高于一眾小作坊單位的上頭的大牌子他干到了轉正,王主管比較看好他,升職之路并不艱辛,多做四五年也有很大機會前往總部任職。

    這份前途不錯,閑時打卡下班,忙時996,就是缺少熱愛的工作,他不知道失去它是否應該,從此換成藍星聯軍的事業,顧明侑看著寫字樓大廳人來人往,能望見背著書包或拿著公文包的自己,接著變成伊莎貝爾的臉。

    “大校,你在看什么”

    “沒什么。”顧明侑搖搖頭,他沒再上去緬懷,最后逗留在高層某個窗口一眼,他和某個神明一般的小女孩一起眺望過杭城。

    阿比斯與對方是否存在關聯呢身為這個世界人類方的重要人物,他輕而易舉地接觸到了真相,可是越是接近,一切依然迷霧重重。

    伊莎貝爾不知所以地觀察著大校神情,追著離開。

    “接下來我們”走進十字的街口,車馬跑過,顧明侑有些微微的茫然,一見天色,說道,“去吃東西好了。”

    他徑直打了車,想到地問起少女“你可以吃東西不”,得到了肯定的答復。

    沒車確實不方便,地鐵口較遠,臨近下班高峰,顧明侑等了許久才打到車,說起來,他的專車司機老杜挺苦的,通過微信聊天得知,伊莎貝爾作為他的隨行常務人員,負責日后訓練課程,然而訓練所需的跑證件、找單位蓋章通過的前提事宜卻是老杜在忙,活像個小跟班。

    本職讓別人跑腿,自己悠閑逛街真的好嗎,顧明侑明智地沒有問。

    他們到了附近的美食街,臨靠大學城和商區,繁華的店鋪猶如流水層層延伸到視線那頭,一到飯點便是人流如織,各個民辦私立大學里的學生,社畜白領嗚泱泱地匯集過來,燒火起灶的香氣四溢滿街。

    這里是顧明侑上學時常來的,偶爾和寢室的人下館子,工作因為距離因素,逐漸很少來了。

    他們到一家渝慶小吃,點了實惠好吃的面食蓋飯,當顧明侑看著桌對面的少女慢條斯理地吞咽,居然真地吃進去了,他嘖嘖好奇。

    “你吃了東西,怎么消化啊”

    飯館里喧囂熱鬧,低聲說話沒人能注意,顧明侑興趣盎然地問道。

    伊莎貝爾聞言,挑起一根面條,“淀粉即碳水化合物,我可以自行分解消化轉化能量,油脂,蛋白質一類”

    “行了,我懂了。”顧明侑打斷對方,后悔自己犯傻,胃口都要沒了。

    并未講述足夠信息的伊莎貝爾奇怪大校為什么能懂,但還是老實地埋頭吃面。

    吃好結賬,兩人走出店,天光泛暗,暮靄沉沉地凝在頭頂。

    四周人群黑壓壓的,顧明侑看了下比他矮一個頭的少女,牽住了手。

    “大校,我不會走丟。”伊莎貝爾冷冰冰地說道。

    “我怕你小身板被擠走,在外面叫我哥。”顧明侑說著,不給對方繼續抗議,拉著穿過人群。

    路過一條各式小吃的攤位,顧明侑注意到伊莎貝爾不斷在看一個方向。

    “伊北北,你看什么呢”

    順著視線,老師傅正倒著金黃的油入鍋,方方正正的一塊塊食物迅速翻出了同樣金黃的色澤,買的人挺多,顧明侑打量攤子擺放的,是臭豆腐。

    “你在好奇為什么人們要吃這個氣味不好聞的東西”顧明侑動了動鼻子,恍然說道。

    伊莎貝爾是不會節外生枝的,可問過來了,只好遲疑地點頭。

    “簡單,我帶你吃下就好了。”顧明侑非常爽利,扯著人到攤前,掃碼付錢。

    “來,千萬別和我客氣。”顧明侑用竹簽戳起一個臭豆腐,送到少女嘴前,神情藏著小時候逗小動物的那種好玩。

    伊莎貝爾微微有些抗拒,她平靜地看向顧明侑,“大校大哥,我即使免疫多類會對人體造成損害的毒素及病疫,但是并不排除某些未知未經排檢的微生物,若是出現毫厘故障,那將會是對聯軍以及人類的巨大損嗚嗚”

    趁著說話,顧明侑直接塞了進去,“怎么樣”

    “”堵住的嘴巴默默微動,藍眼睛不服氣似的盯著他。

    “一般。”伊北北脾氣好,沒有怪男人的無理,不過馬上的評價也相當沒意思。

    空中下起了雨,起初飄著細若毛發的雨絲,眨眼間卻大了起來,雨勢灌注,有砸落成傾盆大雨的趨勢。

    行人四散而逃,顧明侑那當然也是趕緊地逃,南方三月的雨可冷了,伊莎貝爾倒是淡定依舊,嘴巴嚼著任由被人拉動。

    嘩啦啦,豆大的雨滴落在臉上,顧明侑沒法子,先找了個沿街的屋檐躲起來,他無奈甩了甩頭發沾上的濕氣,轉身一看,伊莎貝爾用竹簽戳起了第二個臭豆腐。

    雨水從木質檐角掉個不停,顧明侑看著伊莎貝爾的樣子,忽然哈哈大笑。

    笑聲來的自在暢意,怎么也止不住,猛然從天而降蓋住城市的雨幕里,只剩下一個男人笑,另外一個少女迷惑不解地看著。

    “伊北北,跟我說下明天之后我們要干什么吧。”

    “好的大哥,明日五點起床,慢跑熱身后吃早飯,兩公里結束后稍作休息,七點鐘由浙省安全后備委員會的周燁彬進行上課,十點左右,我帶領大哥前去一家私人訓練館進行基礎力量下午”

    顧明侑不笑了。

    “滴答滴答”

    雨點在疾風里飛花般亂串打入,屋檐遮不住眼看著匆匆急驟的雨水,腳底的地面濕了一片。

    顧明侑往里縮了縮,后背幾乎快貼上商店的櫥窗,烏云密布,這突然而至的雨一時半會兒是結束不了了。

    大約是近來晴天太多了,江南需展示下冬春陰冷的本色,顧明侑見伊莎貝爾打完了呼叫杜上尉的電話。附近全是商圈,高峰期內加之雨水堵塞,目前就靠老杜的車了。

    他看看少女只身棉服地站在前面,雨絲偶爾凌亂在對方的頭發上,不自覺緊了緊自己身上的衣物。

    “你不冷嗎,進來點。”

    少女言聽計從地后退,然后瞧視搓著手,干脆坐下來減少風阻的顧大校,也學著抱腿蹲下,“我很難有冷的概念,需要通報室外溫度嗎,大校。”

    皮膚下面的鋼鐵合金能忍受上百度的溫差變化,或許制造之初就考慮到了外太空的環境適應,不知道冷暖,不知道各種食物吃起來會不會有味道,“不用了。”顧明侑望到平靜的臉,不知道對方的智能是怎么在看待。

    人滿為患的大街已經走光了,水珠在地板、人潮留下的幾只塑料袋上跳動,幾十米外的地方能看到倉促晃著的傘,不一樣的雨傘如色彩各異的花撐著離開,更遠的城市高樓,籠罩在潮濕的灰白之中。

    一年三百五十六天要見一百多天的景象,深知責任繁重的顧明侑好像融在了雨幕,世界只有下雨,其他什么都不用想,他和另外一位屬于聯軍的機器人,奇異地在同一屋檐下躲雨。

    雨天仿佛把他帶回了尋常的日子,兩人坐在臺階上是很普通的景象,雨水木檐連成細線,這一刻寧靜致遠,滴滴答答,尋常的街道與尋常的雨天,人類使命,抵御入侵的詞語飛到了很遙遠很遙遠。

    臭豆腐已經吃完了,被那位說著一般好吃然后一口一口沒停的機器人,顧明侑才吃了兩個,盛放的塑料盒里就沒了影。

    他等著車,用木簽無聊地戳著臺階外的積水,少女安靜如初,但顧明侑相信對方這是因為胃口太大而讓他沒得吃所以正處于羞愧和自責里,“我想起來”

    顧明侑說,“你來的那天穿著軍服,銀色的那套。”

    見對方點了點頭,他繼續道:“我應該沒見過這種款式的,不管是國內還是國外是藍星聯軍的吧,還蠻帥,看得吸引人當兵。”

    “還有雙子星大廈上的海報,我為什么在賣游戲”

    一身日常衣服,直女搭配有點樸素的伊莎貝爾說道:“可以說是聯軍的,也可以說不是。”

    “至于vr游戲,考慮到理解能力和難度,并不適宜現在講解。”

    “”行唄。

    而軍服,顧大校眼神不解,在某種程度上,伊莎貝爾的存在屬性比書副長更適合做解說員,“自設計產生始的銀色17式并不是聯軍普通將士的服裝,而是大型戰略移動機械動力裝甲部隊的專用軍服。”

    “哦你念這串字好順,這個,可真是好大的牌面了。”對方所說大致和他所料不差,顧明侑想到什么,眼前一亮,“這么說來,你會開機甲”

    “很抱歉大校,我不能駕駛。”伊莎貝爾說道,“我單純編屬于您的部下,獲得了部分同等待遇,但我是一個例外。”

    對方直截了當地坦言自己是個“例外”,這讓顧明侑反而不好深入地詢問,可稍一推測,大概能猜到是歸咎于機器人本質的緣故。

    但是,到底能不能開啊

    話題聊到機甲,男人是避不開的。

    常言道:若是告訴一個女人你現在有兩個選擇,得到心目中的男神和擁有一輩子用不完的化妝品和首飾包包,女人會抉擇不過來,猶豫地要么選一要么二;但若是告訴一個男人,在得到女神和開十分鐘的高達里選一個,所有男人都會選第二個。

    此時顧明侑就很心思活泛,想問又擔心觸碰什么規定不敢放開,內心抓耳撓腮,“話說,這個長長的名字,是我的部隊吧”

    “是的。”

    這支富有科幻和神秘色彩,每多報一遍就會被人詬病水字數的機甲部隊,能夠預計服役的人數絕對不會多,可卻能夠專門為之定制服裝,大部分國家都是無此前例的,可見聯軍對這支武裝力量的前所未有的重視。

    “機甲長什么樣唉,可惜我身為部長,都不知道呢”顧明侑有意酸酸檸檬地說道。

    “部隊現今的主力裝備是第二代機甲,機型成熟,高度約在六十米至七十米之間,采用了這也是聯軍的主力裝備。”

    伊莎貝爾說到一半刻意停頓,省略部分數據,但已令顧明侑心馳神往起來。

    六十米,七十米我勒個去,隨便想象了一下那種體型的大家伙,他生起雞皮疙瘩。

    “那得多猛啊。”顧明侑吞了下口水,然后眼珠一轉,嘆息口氣,“唉,可惜我身為部長,都沒見過呢”

    “勿念擔憂,一架滯留在南方船廠的二代機甲即將維修完畢,啟程前線,屆時經過我會帶領大校前去參觀”

    顧明侑聽得怔住了。

    “這同樣是日后行程之一。”少女與之前報述安排表的神情相似,淡定道。

    一輛黑色轎車在雨中緩緩停下,步行街的單行道無法通過的地方,縮小的身影下車,杜祁溪向他們遙遙地招了手。不要再親我了就來網址: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