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玄幻小說 > 不要再親我了 > 第八章 從參軍開始

第八章 從參軍開始

    “呵呵呵呵。”顧明侑覺得自己現在的笑容一定很勉強。

    “大型戰略什么?”他一下沒能記住全部的名稱,因為聽著比較生澀,不像是日常生活里會用到的詞語。

    書單一沒有意外地淡定重復道:“大型戰略移動機械動力裝甲部隊作戰部。”估計怕還是聽不懂,貼心地拿出紙筆寫在了上面。

    托著下巴,顧明侑沉吟著盯了紙上娟秀的字跡幾秒鐘。

    “嗯,我覺得你下次編的時候得把名字取短一點。”

    他試圖講個笑話,可惜對方沒有笑,美麗的臉龐板的正正經經。

    “你叫顧明侑,是藍星聯合軍隊華亞函夏分屬的職業軍人,對抗侵入主要力量的一份子,軍銜大校,虛銜少將,目前正處于休假中。”

    顧明侑張了張嘴。

    少將?本寶寶今年才二十五歲,這不是扯淡是什……

    啪,亮閃閃的徽章按在了桌幾。

    金的……

    繼而書單一從攜帶的包里拿出一疊文件和公章,“我暫時省略了許多其他不太重要的頭銜和稱謂……因為聯軍的特殊性,是沒有相關新聞紙的,至于證書照片,大部分也并不在這里,你看,目前就這些。”

    對方口中的他,除了前面的一句名字和他認知是一樣的,后面的全都不知道,甚至是顛覆的。

    “其實你自己應該也能感受到吧,就算遺失了記憶,也能在生活上找到蛛絲馬跡。”書單一抬起手,指向一副立在靠墻柜子上的相框。

    那里,本來是沒有那樣東西的…顧明侑表情變了變,起身去看。

    他把有點蒙塵的相框拿起來,照片里自己穿著軍裝,陌生地笑著。

    并且不止一個……顧明侑看到了自己與父母的合影,與自己不認識的人的合影,拿著槍的,坐在某樣機器上的。

    書單一默默來到身邊,遞過來一個平板。

    猶豫剎那,顧明侑抿著唇接過,一言不發地滑動起了更多的照片。

    授勛的模糊遠景,他人隨手的拍攝…更往前一點,顧明侑見到了熟悉的自己,孩提,學生時代,傻兮兮的二中校服和發型。

    最后,畫面停留在他抱著頭盔,坐在某種巨大事物的肩膀上,橘黃的光影照耀著,浮現金屬的工業美感。

    顧明侑放下平板和相框,重新坐回沙發,手有些顫抖。

    “你有想起什么嗎?”書單一關心地問道。

    搖搖頭,現在他的腦子很亂。那些記錄在膠片和數據上的場景,一幀一幀地不斷回放,他像是在看一段多出來的人生,他已經很難懷疑這是別有用心的人利用合成技術或PS軟件偽造出來的了,甚至這種猜測都有些自不量力,費那么大工夫,圖什么?

    照片上的人無疑是他,有真實的極其不同的經歷發生在了他身上,可他明明只是一名普通的畢業生啊,做著枯燥無聊的工作預感終有一天地會變成社畜。

    仿佛在某一個節點之后,他開始了另一段選擇和人生。

    “美女,現在是幾幾年?”顧明侑覺得可能那晚的穿越,那個夢,那個神奇的小女孩是一切的罪魁禍首。

    “2022年。”

    他煩悶地捂住額頭。

    書單一皺了皺眉,說道:“看來‘癥狀’比預想的還要嚴重,當務之急……”她需要知曉顧大校的失憶到了什么程度。

    “顧明侑,你記得最近的事是什么?”

    自始至終貫徹過來的線索突然清明,顧明侑從來不笨,他考上大學,拿下offer,獲得領導賞識……不論是從前的地球,還是這個莫名其妙的藍星顧大校……他強壓下條件反射地想告知的“除夕夜加班”,靈光乍現里,想到的,是那輛沒有選擇乘坐的公交車。

    “不知道……我就是跟普通人一樣的過日子。”說實話,想到其中或許存在的關聯,顧明侑自己也有些迷茫了,他抬頭望向對方,“但是二零一六年……我剛上大學吧?”

    漂亮嫵媚的女人眼睛和他對視著,良久,忽地長長一嘆,“果然是這樣么,后面的全忘了。”

    顧明侑滿頭霧水地聽著,不過對方很快給了他解答,“一六年的時候,顧部長,你去參軍了。”

    “為,為什么?”

    原來是這樣啊,他居然去部隊了,變化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的嗎,可是好好的杭城大學不上,他干嘛去當兵?

    “因為星門出現了。”書單一給出了并不詳細的解釋,“敵人來了。”

    那像是一個漫長的故事,女人似乎不愿多說。

    “敵人……”

    心底念叨,顧明侑倏忽意識到,產生變化的,不光只有他,還有這個世界。星門,以及之前提到的聯軍,機械動力裝甲,聽著是外星人入侵。

    到底是什么鬼先不論,但這一點都不和平美好的背景……真的假的,他就是沒去坐上一路公交車而已,要不要這樣?太扯了,小說都不敢這么寫。

    沒錯,宇宙是變幻莫測的,也許下一秒太陽就要不行人類得舉家跑路,也許下下一秒三體人的艦隊就到了。剛剛摸到些頭緒,認識還不深刻的顧明侑,仍有閑心,自我解壓。

    他覺得那個萌萌噠撲進懷里的小蘿莉不可愛了。

    “大體先到這吧。”書單一在筆記上寫了一會,合上蓋子。

    “到,這?”顧明侑捕捉到了字句,不確定地道。

    “光是對話未必能有多么正確的推進,接下來還是要有專業人士參與。”書單一平靜說著,拿出手機劃了劃。

    砰,門被從外打開了,兩個身穿西裝的男人走進來。

    一人顧明侑見過,是昨天介紹自己姓周的負責人,還有一人看著陌生,但又像在哪遇到過,三十來歲,有著硬朗的線條,面容平和而藏著力量。

    他不知道,這大叔男就是給了他一拳的家伙。

    看樣子等候多時了,顧明侑躊躇了下,沒問這兩人沒鑰匙是怎么進來的,估計問了也是白問。

    “書副長。”分調來浙省后備安全委員之一的周燁彬朝書單一點了點頭,“醫務人員就緒了。”

    “嗯。”

    杜祁溪則是在偷瞧顧明侑,找到臉上那塊刺眼的紗布后,心里就是一突。他情況暫時了解了,但是,那有什么區別嗎?

    他已經暗暗決定要裝死到底,決不暴露,演習士兵敲暈首長關他杜祁溪什么事。

    兩位身份上還是從屬聯軍的人員,再次面向顧明侑的時候,一下沒找準定位。

    啪嗒,最后還是動作一致,一絲不茍地敬了禮。

    這舉動反而嚇了顧明侑一跳,就差左閃右躲了。

    嘩啦啦,門外,從周燁彬和杜祁溪身后,涌出來一大票白衣白大褂拎著器械盒子的男女,同時還有拉著,抬著各種儀器的其他黑衣人,安靜有序,動作迅速如演練了無數次。

    “……”顧明侑馬上看呆了。

    原本還算寬敞的公寓間一下顯得擁擠,客廳中的一些物件被拿開、挪動,騰出空間,乃至利用到廚房,幾乎就是幾分鐘的功夫,一番立竿見影的改頭換面,他就像是來到了醫院。

    “只是進行一些身體的檢查,別緊張。”

    顧明侑看著面前書單一背后站好了一整個就緒的醫療隊伍,深深地看了眼周遭,無語和無奈的情緒復雜充斥著。

    他仍然需要時間和思考,這一夜之間宛若超現實的身份轉變。

    ***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