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玄幻小說 > 不要再親我了 > 第十五章 配槍
    播音孤零零地放送著,與之相對的是陡然寂靜下來的車內,一動未動的空氣讓頻道那頭警局接線員的聲音一字一句都異常清晰。

    這就仿佛將另一處所并不能看見的危急現場展現在了他們面前。

    書單一在聽到“婦女兒童”的字眼,面色已同樣變了數變。她表情褪去了長時間堵車的懶散,合上隨身的記事本。

    接線員繼續將情況重復了一遍。

    “怎么回事,為什么需要我們來支援?”書單一直指中心地問道。

    這并不是他們的事,也不歸于他們的管轄,實際上,書單一和杜祁溪現在的狀態更可以說是“執行著另一種非常態任務”才妥當,他們并不是處在休息抑或其他合理自在地能夠隨手幫忙的情況之中。

    雖說照顧如今的顧大校跟休假也差不多……

    藍星聯軍與其他組織機構涇渭分明,就如一個在天上一個在地上,其中雖然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方方面面靠著下層建筑的支撐,但是聯軍從來都只專注于那個最危險的對手,面對來自頭頂的威脅。

    “歹徒漏了馬腳,放長線終于釣到了……接下來就是警察抓人,包抄圍堵。”杜祁溪捏著方向盤,一會一會地摩挲,伸出手指了指前方的路障和穿著制服的人,“一切都是正常展開,不過……”

    到這,收理完過整個突發事件信息的杜祁溪耷下嘴角,像是有點苦笑,手掌朝后,大拇指豎起地擺了擺,“這條路段準備來攔人的警察……堵住了,過不來。”

    “……”書單一和顧明侑的動作很一致,齊齊往后看了看,后車窗那邊,是擁擠得容不下一絲空隙的長龍……

    “設置關口的交警和協警倒是調過來了,但是他們只是被臨時叫過來,連為什么要這樣做都沒搞清楚……”

    聽到這里,盡管因為“警察抓壞人卻堵在半路”而有些無語的書單一,算是明白了現在發生的來龍去脈。

    既然他們這行人可以接收到范圍內的城市安全信息,那么相關部門也可以通過這條線找上來,其實這有點是在越級做不合規定的事了,但想必也是十萬火急,實在短時間湊不道法子才想了個不是辦法的辦法,總不能讓合同工頂上,合同工也勉強算人啊,一群沒編制打工的應付這種事怎么都像強人所難了,萬一弄巧成拙,事后領導們要吃不了兜著走。

    警方不知曉杜祁溪等人的身份,但是受過訓練,特殊部門,不是見不了風浪,這些卻是可以知道的。

    車輛跟著數百千汽車大流,緩緩地往前移動,高架分岔口的路障已經到了非常近的距離,那些奔跑忙碌的制服身影也看得清,二月天卻滿頭是汗。

    要么通過,臨時加入警方堵截一員進行幫忙;要么兩邊下去離開,無視請求。

    杜祁溪眼神吐露著些情緒,終于說道:“書副長,這事……”

    他的心情在兩難中糾結。

    修長而并非光潔無暇的手指敲著放在腿上的筆記本,書單一沉默起來。目前,這兩輛車七個人,她是唯一有著決定權的人。

    “一個兒童和一個女人,不知道那個小孩子是男的女的……”杜祁溪一點看不出焦急的坐姿,瞥向窗外。

    “應該是一對母親和孩子吧。”書單一也說道。

    “是啊……”

    他們照常行程,離開的話是沒有任何錯誤的。可那里,在某處,附近的街區畢竟是有著一對女人和孩子……那是還充滿著希望的人生,兩個同坐一輛紅色小轎車的人看著天氣正好于是出去游玩,也可能只是接送孩子去萬惡的輔導班。

    然而一切都停止在飛來的橫禍中。大概再平凡不過的普通的她們,正在狂飆的車里縮在角落承受著恐懼蠶食,眼睜睜看著絕望慢慢逼近。

    “……長官?長官?”

    未得到回應的接線員重復道。

    書單一松開攥著的手吐出氣來,她看了眼杜上尉,發現對方也瞧了過來,接著兩人頗具默契地望向后座的某人。

    或許在平常的時候,他們碰見危及婦孺的事,能幫一手自然是幫了,寫報告也認了,但是現在終究有了不同。

    不要忘了,顧部長、顧大校也是暫時需要他們保護的“普通人”。這件事的序列超過了所有他們的私人想法。

    “你們看我干什么?”顧明侑一直聽著呢,見此,問道。

    就算只是參與到錯綜路段里其中一個的攔設,那也是主動挾帶了風險過來,這是非常不應該的。

    “哦。”僅須臾,顧明侑明白了,“你們是在問我的意見?”

    并不是,您現在可還是在學習的小朋友,書單一內心好笑搖頭。

    “【嗶】的趕緊去啊!”顧明侑一拍大腿。

    他早就急得不行,感同身受,還以為自己不太會有話語權,這下好了。

    “早說嘛,我都快聽得憋出內傷,杜…杜哥對吧,還有前面那些保鏢也是軍人吧,你們受過訓練肯定有經驗,趕緊上啊。”

    “是,大校!”

    被突然稱呼為杜哥的杜祁溪大聲應答一聲,大概從沒這么爽過,臉龐通紅,一個換擋。

    轟轟,杜祁溪迅速向警方和手下們傳達意愿,似乎前邊車的四位黑衣人也是悶著氣,一聽更改任務,本來已經在路障面前轉彎的車輪子猛地剎住,滋啦一打方向盤,干脆利落地繼續往前行駛。

    這倒是差點把設路的人嚇一大跳,以為有頭鐵的人要強闖,好在杜祁溪馬上讓接線員和對方交接,他們被飛快地放行。

    兩輛黑色轎車掙脫出堵塞的道路,宛若需要宣泄下堵車積攢的不耐,一路往前方空曠的路面疾馳。

    “喂,杜上尉你……”書單一愣愣看著這一會的忽然轉變,驟然繃起臉,嚴肅地對杜祁溪質問道,“你在……”

    “誒,顧大校也同意了啊。”杜祁溪裝起傻,無辜地回道。

    書單一頓時有氣無處撒,銀牙咬了咬,她用力轉身,馬尾都甩起來,瞪向顧明侑。

    顧明侑一抖,然后露出預料準備好的乖巧微笑,“哈哈,哈哈……大秘書你這么滲人地看我干什么……哈哈哈放心,杜上尉之前不是都說了是小事啊,而且我肯定不上,待會準備個VIP位,我要躲在后面。”

    顧明侑并非完全意識不到書單一他們搖擺躊躇的原因,但他在那一刻聽見呼援聲音的時候,也難以處變不驚似的從容考慮,“徐徐圖之”…他覺得現在的他還就是那個普通的青年,以前沒有機會,從未接觸過這般瞬息變化的現場,他能和大伙一樣在看到手機上跳出的新聞后淡淡地劃開。

    可既然他能夠聽見,能夠看見,看見更近一步的這個社會和世界發生的每一面,那么誰也不會工具人偶地冷漠活著。而且藍星聯軍,所謂的聯軍戰士千辛萬苦對抗著遙遠巨大的敵人,不就是為了守護底下安然活著的人們嗎?

    他被告知身為聯軍一員,還無法明白到這樣的覺悟,但是不會連最后一點身而為人的熱血都泯去熄滅。

    VIP位……這個時候惦記自己的身份了,VIP你個頭啊……

    午后的天光直直地落下來,落在前窗,和人們的面孔上,書單一偏開頭,終究沒有說出倒頭回去的話來。

    ……

    由于管制而空空如也的高架,顧明侑他們一行二車幾乎開得隨心所欲,很快他們就到達了預設地點。

    在這座高架的末端,兩輛車前后交錯地橫擺停好,往前一百米,就是出口往下的坡道了,鱗次櫛比的街巷與建筑延伸在眼前,只不過這片本該繁華的區域,汽車和行人卻是有在愈變愈少的趨勢。

    “杭城警方的反應和程序機制做的不錯了。”七人魚貫下了車,黑衣人有條不紊地做起準備工作,一邊點評道。

    杜祁溪下車后站在路中間看著,也有閑心地加入幾句。

    顧明侑立在車門邊同樣眺望了會,卻沒看到想象中的警匪追逐大片。

    “歹徒目前在多遠的地方?”

    “一個街區,青山路。”

    “攔路的東西都擺好……”

    “小吳,你站那,等會……”

    他見到處于三十幾有為年齡的杜祁溪戴著耳機,全程和警方那邊保持聯絡,不時確認什么,神態沉穩地與周圍人指揮安置,步伐矯健。看來對方接過了現場的統領,書副長作為文職人員并不適合目前的情況。

    對方透出的從容和專業也使顧明侑放心了一些,他摸了摸胸口,剛才說的輕松,而加快跳動的心臟卻是出賣了他的心情。

    嚶,好緊張。

    啪,然后他的手就被一個柔軟的手掌抓住,毫不客氣地拽了過去。

    “哇干嘛干嘛。”

    是書單一,女人神情特別不溫柔,大概是見面以來最冷的樣子了,她把顧明侑拉到后一輛車的背面,語氣認真,“待會發生什么你都不要好奇,老實躲在這明白嗎?”

    “明白。”顧明侑點頭。

    想了下,他又慢慢說道:“不過,不是說罪犯不一定會來這條路嗎,杭城這片地道路這么多……”

    “那也一樣!這沒得商量。”書單一連招似的打斷,面色不渝。

    顧明侑:“行,知道了……”

    的確,他們只是來守這一段高架的路口,視野放在更大的區域,還有幾十個像他們這樣的隊伍,會發生越級求助大多是出于人質變數和為了保證萬無一失,不然杭城警方也不可能把重擔全壓在這幾個對于他們來說“不知道身份但上頭說可以信任”的人身上。

    劫持的飛車可能壓根不會光顧,但就算再低的風險也是書單一不想去冒的。

    “書副長,那你呢?”顧明侑關心問道。

    冷哼著,書單一白了他一眼,“我當然是和你一樣……”

    “躲起來。”

    接著,書單一就按住他肩膀,蹲下來……

    “哦,也對。”

    于是,兩人都小心翼翼地扒著轎車一面,蹲防在地,莫名還有些尷尬。

    “……”

    不濃不淡的香氣吹了過來,不知道是洗發水的還是身上的,這是和書副長距離最近的一次接觸,女人背對著他,即使躲著也勇敢地擋在他前面,顧明侑忍不住偷看了幾下,對方美好的身材曲線在這一刻掩蓋不住,肉緊緊繃著衣料,黑色職業裝與彌漫的氣氛形成促使人興奮的反差。

    也許是嫌準備期間的空氣過于沉默壓迫,杜祁溪抽空過來說笑了幾句,“沒事的,人家都不一定過來的。”

    跟書單一差不多的囑咐一些話后,杜祁溪拍拍車頂,到前面去了。

    兩分鐘后,從交警那拿來的圓錐體,鉚釘等可升降自動路障在一端擺好了,包括杜祁溪的五人各自站好位,沉靜下來。

    從懷中,或是后腰掏出了槍。

    顧明侑看到他們拿出手槍的時候,心多跳了一下,這也是常人見到殺人之器的正常反應。

    不過,接著發生了萬萬沒想到的事,身旁的冷酷切開是溫柔的書單一大姐姐,竟也摸出了一把槍來。

    顧明侑:“……姐,你這哪來的?”

    書單一奇怪地回頭看了看,晃了晃手,在說這個,“配槍啊,怎么了?”

    黑色漆身,比一般槍械都顯得小巧玲瓏,的確是把專門的女士手槍……

    “你怎么會有槍?”顧明侑下意識說道,腳挪了下。

    “為什么沒有。”書單一貌似沒回答這種傻問題的心情,嘩地拉開了保險。

    金屬撞擊的聲音太清脆了。

    顧明侑感到嘴巴有些干,“這可是槍,你不是……哎你,書副長,秘書,你原來是隨身帶著配槍的?”

    他找到了關鍵所在。

    “對啊。”

    一想到這兩天和自己呆一個屋子的大姐姐褲子里一直揣著把又黑又可怕的槍,顧明侑就驚了,雖然,這,好像也沒什么,但萬一人家哪天不開心了呢……他記得自己忍對方不高興的次數還蠻多的……

    藍星聯軍,真是太厲害了。

    “那為什么我沒有?”顧明侑搜刮了空無一物的口袋,不服氣地反問道。

    “本來有的,但現在狀況不合適。”

    “怎么不合適,萬一罪犯來了呢,這么危險,快點給我一把。”顧明侑這么說著,語氣催促,他想摸摸槍。

    “或者你的借我防身也行……行不,單一姐?”

    “……你給我老實呆著。”書單一煩死了。

    “所有人注意。”不遠處,杜祁溪拔高音量提醒了一聲,他按住通話中的藍牙耳機,“距離三條街道……遇到攔路,轉向……”

    “往我們這開了。”

    咔嚓,此起披伏的保險打開聲穿破空氣。

    似乎變大的風里,傳來拼命叫囂的引擎轟鳴,到了顧明侑這里,打來了一陣陣清醒的涼意。

    蒙著面的Sama說

    清明時節雨紛紛,大伙節假愉快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