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玄幻小說 > 不要再親我了 > 第三章 巨幅海報上的我

第三章 巨幅海報上的我

    須臾的不適似乎也只是踉蹌帶來的,站穩之后,是一片他覺得陌生而又熟悉的場景。

    烈日炎炎,瀝青路上的空氣像是扭曲,撒著尾氣的轎車一刻不停地馳騁而過,灼熱的氣浪飛撒肆意,遠處高樓林立,高空玻璃的反光蓋不住十字路口街道上閃爍的巨型電子熒屏。

    腳步聲,交談聲,鳴笛聲,都市的喧囂仿佛一下就從寧靜的夜里填塞滿了耳膜。

    “這……”

    顧明侑張開嘴,眼前宛若重新出現的場景一遍遍洗刷著他原有的觀念。

    他站在了車水馬龍,站在了頭頂投著巨大廣告牌的無數摩天大廈下,杭城擁擠的市區早在幾年前就已繁華似錦。

    顧明侑愣愣看著上方,NBA湖人隊的一名黑人球星舉著一雙酷炫的籃球鞋。

    他認識對方,可認識了,上學時沒少和男同學們看對方的比賽,籃球巨星科比,邊上寫有一行數字,2016.4.14,風格賣鞋,賣鞋。

    2016年,剛退役。

    記憶時光里,屬于那個年份的景象與言語紛至沓來。

    這里是哪里?什么時候?

    出塵得不染俗世煙火的小蘿莉面孔烙印在腦海,仿佛電流沖擊著心靈,刺眼閃亮,他明白了對方沒頭沒腦的話,其中顛覆三觀的意義。

    如果幻想真的能聽見,那這里便是二零一六。

    他曾偶爾會念想的年代。

    二零一六年,一個似乎很近,又遙遠的距離。

    那一年發生過什么呢?那一年,有亞投行成立,有慘遭民主投票脫離組織的歐羅巴某國,有里約寒酸的奧運會……那一年其實發生了很多事。

    對于人們來說,也只是尋常的一年。

    而對于顧明侑來說,他一定什么都不太記得,記不得哪里哪里發生的國家大事,記不得了太多生活上的柴米油鹽,真讓他說,他或許只能說出那會高考前流行火爆的韓劇《太陽的后裔》,以及,他考完了高考。

    那會兒正值六月下旬,快是一年最熱的時候,杭城在為即將到來的G20峰會做準備,而顧明侑,他依稀記得,得知自己考上重點大學,他高興地連夜買了張車票,獨自來到杭城想去心儀的大學校園看看。

    隨后遇見了同路前來,一樣是為了逛大學順便旅游的陳余瀟。

    公交車上的窗戶沒擋住陽光,一路沿著秀發映白了襯衫,包里露出一角的書簽跟車搖晃,洗發水很香,掛起酒窩的笑容很明媚。

    真是一段青春躁動的橋段,從相知相識,追求,表白,惹人懷念,他們過著特別有快樂的日子。但當三年戀情過去,大家都成長為眼光更長遠、待物更理性的大人,陳余瀟平靜離開,數周后平靜地成為其他更有前途的男人的女朋友。

    沒錯,這就是平凡生活里寥寥的幻想,看似特別,實則完全不出一點期待神奇。

    雜亂不堪的念頭一波一波地卷著腦子,顧明侑扶起額頭,酷熱的暑氣不知不覺中已讓皮膚沁出了一層細汗。膩滑。好真實。

    不可置信得幾乎一絲不剩的理智,抓著他,好像在用最后的力氣反抗。回到過去……是什么在選擇,為什么是他?

    “不好意思,讓一下。”

    肩膀被人撞了下,一名夾著公文包的男人行色匆匆地從顧明侑身邊經過,道了聲歉,迅速頭也不回地跑到人群漸漸排起的隊伍后面。

    道路那邊,體型臃腫的公交車殺出車流,減速朝站點行駛。

    顧明侑仿佛拉回精神,下意識跟著周圍的人群走出兩步,直到公交車緩緩停在面前,他又驀然頓住。

    自己正等候在公交車站前,視線一掃,指示牌清楚地寫著通往的地點,杭城大學赫然在列。

    杭城……?

    心口如緊緊抓住,顧明侑踮腳往前環顧,只用了一兩秒的時間,就找到了陳余瀟的身影。

    黑白色的條紋七分襯衣,藍色牛仔褲,扎著馬尾,背著小包,只是背影,卻依然如記憶中氣息動人,明晃夏日,女人踩著步伐就上了臺階,投幣。

    “上不上車啊,不上車別擋道啊。”后面傳來嘀咕地抱怨,路人無語地饒過呆立的顧明侑擠進上車的人群。

    站在底下,能注意到本就不寬敞的車廂以可見的速度變得人頭攢動,黑壓壓一片,十九歲的陳余瀟擠在角落里,艱難地想拿出耳機線。

    顧明侑捏緊拳頭,涌現了幾乎難以抑制的、沖上車和對方見面的沖動。可是他沒有邁出去。

    司機師傅奇怪地瞧了眼杵在車門口的顧明侑,等了三秒鐘,便耐心一空的發動汽車,車門閉合。

    回檔了。沒有有人能回到過去,連浮現都只能是夢里的碎片。顧明侑抿著唇,眼前的昨日重現使人暫時忘記了歸根究底。

    他一直注視著車上的女人,他沒有上車,他能知道對方包里書簽夾的那本《伊豆的舞女》,連著耳機的手機屏幕上點開的會是哪首歌,兩站之后會有一個急轉彎,聽到他的搭話還會笑一次;他知道對方往后的三年。

    車子往前開的時候,陳余瀟最后望了他一下,隔著車窗,眼眸浮現困惑。

    景物飛馳,男孩拉出了忙碌的街頭,耳機里悠悠的歌伴著她一起離開……

    顧明侑注視著,追著蕩漾的發梢,追著車尾燈,盯著那輛公交車不見蹤影,如同注視著流年里的某樣事物不告而別。

    他沒有選擇再次相遇。沒有人知道他注視時分的想法在寧靜海岸邊的波浪那樣跟隨帆船飄轉了多少圈。

    “呼。”

    顧明侑用掉莫大力氣似的吐出一口濁氣。

    “沒什么問題,這是很正確的,不遇到陳余瀟,自己的大學生活會減少許多開銷,另外,我也不會因為丟人等其他因素……不會去學那些不懂且讓自己疲憊的興趣愛好,嗯,還會繼續畫小黃油……”

    他想方設法安慰著呢,突然,顧明侑一轉頭,吃驚得后退一步——

    那只可愛漂亮的小蘿莉,貌似擁有常人無法揣測力量的來歷不明的家伙,歲月靜好地坐在候車的長木凳上。

    車站里人已經少了一大片,顧明侑離對方很近,就一兩米。

    “哎,沒上車呢。”小蘿莉清涼的長裙倒很配炎熱的夏天,但光潔的腳丫子仍然與周圍環境格格不入。

    整個存在……太強烈了,就像不斷在黑夜里散發著恒定光芒。

    “不過為什么是那種奇怪的漫畫啊……”小蘿莉用著洞悉一切的語氣,晃著小腿,如是抱怨道,“撇開了結局慘淡注定沒有結果的初戀,但怎么好像,就是為了畫,畫……

    眼睛白了男人一眼,如媚如嗔,沒好氣地撇嘴,“大哥哥好色。”

    “……”

    他該怎么回答,是不是微笑就好了?

    顧明侑瞅瞅兩邊,見情況無異,小心翼翼地靠邊坐下來。

    “這個回到過去,有時間限制嗎?如果有的話,麻煩你拖著長一點,我去買點彩票。”

    顯然,此時是不能再將之當作畜人無害的小孩子看待了。顧明侑剛一會的功夫考慮得也很利索,現在六月底,七月十日,歐冠決賽。這還是當初認識陳余瀟的時候,得知人家喜歡足球,為了接近特意了解的。就盼能有共同語言去看了一通宵,艱苦時日,背得太清楚了。

    媽的,既然能回檔,當然是賺錢重要,不跟某點的重生者那樣腳踢蘋果拳打微軟怎么好意思見人?

    有了錢,當然就不會有人說他畫小黃油的事了。

    然而,小蘿莉沒有回答他刻意想要輕松氛圍的話語,看看四周,看看身邊的顧明侑,她低頭表情莫名了一陣,接著抬起頭來,緩緩地搖了搖,面孔分外得柔和。

    顧明侑忽的就產生了分別的預感,并且這股沒由來的征兆如它的遽然出現,分明不知道會意味什么,沒由來地使他一陣心慌意亂。

    “一定要記住約定哦,大英雄。”

    末尾,他有很多話想問,但他好像卻沒這個機會了。

    ……

    仿佛是飯后的小憩一會,顧明侑昏昏沉沉地從辦公桌上爬起來。

    “睡著了嗎……”揉著腦袋,他意識到身處的公司辦公層,移動了下鼠標,“自己不是遇到個神奇的蘿莉么,還干什么來著,回到二零一六年?”

    意識還記著什么,如事物殘留的余溫,可的確是剛發生不久的東西,一切卻又像個夢境。

    就算是夢,那也是極其清晰,極其真實的夢……顧明侑皺著眉頭苦思冥想,但是就宛如真做了一個夢,內容眨眼般地流失,回想得很模糊。

    只有幾個場景怎么也抹消不去:回到2016年,他沒有乘上那輛駛向大學城的公交車,小蘿莉很漂亮,罵他色,略略略。

    還有最后一句……

    “一定要記住約定……大英雄?”顧明侑自個不確定地重復了遍,就立馬羞恥個不行。

    “算了……”舉目顧盼,整個樓層除了自己根本沒有人影,顧明侑看清楚了撤出屏保界面的電腦右下角的時間。

    “這么晚了。”

    拍拍臉,他開始飛快地收拾起來,保存資料,關機,拿好隨身物品,抽出鑰匙關門……一套操作行云流水,畢竟像這樣留守公司也不是第一次了。

    快步走到辦公區域邊緣,手搭上玻璃門把的時候,顧明侑猛地止住了下。

    什么事物殘留的溫度,仿佛還在……

    顧明侑一把推開門,走廊道上什么都沒有,應急綠色安全燈安安穩穩地亮著。

    搖搖頭,他乘坐電梯下樓。

    走出寫字樓的時候,零星的鞭炮聲又在市區偷偷響起來。

    除夕不安寧吶,想著要不以后還是老老實實回去過年吧,那一下一下有搭沒搭的聲音在市區傳出老遠。

    就這樣,顧明侑走在深夜里。

    煙火轟隆,呼啦,漆黑的天空亮起來——

    ——

    ——

    顧明侑抬頭的時候,除了想嫌棄下那吵嚷不停的煙花,卻還是見到了摩天大廈掛著的巨幅海報。

    那一刻閃爍街道上的他,已挾入命運。

    “哪來新的流量明星,我去,人類領袖……”

    大概是剛下班,疲憊地揉眼。

    不對勁。

    “是不是……有點像我?”

    故事就是從這里講述的。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