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玄幻小說 > 不要再親我了 > 第一章 讓我成為女人吧

第一章 讓我成為女人吧

    最后一屆文理分科制的考試在小雨中掀過,兩天里將地面沾得濕濕漉漉,空氣被晃得悶熱異常,而待云層分開,便又是一重重的高溫持續。剩下的教室空蕩蕩的,后年的學生們仍在捧著書,就如其他正身處在各行各業的人們,聽著孜孜不倦的蟬鳴,那是窗外的風、電風扇怎么嗚嗚轉動也吹不散的太陽。

    這是六月下旬,近舊歷中的三伏,一年中即將最熱的時候。在華亞函夏更是比往年還熱得厲害,事后大家都說是兵戈之象,因為這就是藍星的二零一六年。

    同時,這也是終末戰爭的開端。

    而此時的顧明侑,才剛剛結束他人生重要的高考…不對,更準確的說法應該是,在顧明侑本該認知的時間線上,他清晰的記得,自己僅是畢業了一年多,埋怨工作枯燥無聊,對于早就結束學生時代的他而言,五年前的夏天已然十分遙遠,他不知道終末戰爭,世界也從未有過這種只有科幻電影中才出現的變故,他連社會的小職場都未摸透,更不懂所謂藏在歷史背面的真相。

    2022年,顧明侑和絕大多數人一樣過著平凡的生活,至多至多,就是清秀一點,好看一點,心里懷著一些明明很久沒動的愛好堅持,朝九晚五,成天擔憂中午哪里吃,第二天中午哪里吃,對殘酷現實欲拒還迎。

    直到他在一個夜晚,遇見了對方。

    隨著時間流逝,那次短暫的見面猶如失真的上世紀照片愈發模糊,但他一次都沒有懷疑那是否是真實發生的,因為世界的變化就是證明,這個在他跟著對方走過一扇門后,明明什么都沒變化,卻又深深的、截然不同的世界。

    以及那句話。

    “大哥哥,讓我成為女人吧!”

    ……

    “嗯……明白,策劃方案都收集到了,我待會就整理好……欸,不辛苦……”

    “部門辦公層那邊我會收拾的,我知道鑰匙,安保那邊……嗯,嗯,好的……”

    夜晚的寫字樓仍有一片亮著燈光,辦公區域的角落里,顧明侑肩膀搭著電話,一只手握著水筆,做著和上司確認對接的工作。

    半晌,電話那頭的中年女聲細語說了什么,顧明侑愣了愣,扶好了手機,說道:“新年快樂,王主管。”

    不長的通話終是結束了,顧明侑呼出口氣躺在椅子上,耳邊似乎還回響著電話聲音背景里若隱若現的歡聲笑語。

    他轉頭越過數個分隔連接的半開式辦公間,落地窗外夜色正濃,今天是除夕夜。公司靜悄悄的。

    一排排或凌亂或整齊的辦公桌沒了人,也能顯得空曠。

    同事們基本上已經回家,平日最狠的工作狂也在不久前踩進電梯門離開。只剩下他這名剛轉正不久的小新人做著年前遺留的收尾工作。

    搖搖頭,顧明侑揉了兩下脖子,繼續做起手頭上的事情。

    被拖到這個節點還沒回家,倒也不是顧明侑在職場發展困難,或者有人使絆子,恰恰相反,畢業才一年多的他,在這家新公司靠著分寸的人緣和努力,已經獲得不少大佬們的賞識。

    處理競標項目留下來的一堆細碎雜活,雖說是要扔給資歷低的人,但大過年的關頭并不至于這么不近人情。這是顧明侑自己的要求。

    選擇留下來的理由其實也沒什么出奇的,家里催婚,親戚輪番上陣,明明才剛剛工作穩定,家里二老已經整日思忖著怎么給他安排相親了。不善應付鄰里的他,干脆就不回去了,反正老家離得挺近,不是非得春節見。

    熟悉、仔細地把文檔和表格整理、結合,對照數據,插入圖片,注釋……顧明侑做著已經深入接觸的工作,過程非常明晰,像是工廠車間的工序,透著一股現代科學管理的高效。

    然而這又是毫無新意的,顧明侑過了剛入行,階段的加深,乃至就覺得枯燥和無趣。這大概也是很多人的想法。

    遠處走廊那邊的燈光滅了,物業開始下班,墻鐘的指針轉動,辦公區域的光芒也暗下來,到最后只剩下角落一點。

    啪嗒啪嗒。

    時間悄悄沉默,屏幕的小片熒光映著一張還略有青澀的臉,無人的寂靜里,只有偶爾敲起的鍵盤聲。

    外頭除夕的夜晚隱約有些熱鬧,可市區的喧囂傳到這里,也沒能多留下什么只言片語。

    遠處傳來一聲煙花的轟鳴。

    顧明侑不由地抬頭望去,空中綻放的花朵短暫地照亮了天空,折射在高空玻璃,使整層樓閃了閃。

    正好工作也完成得差不多了,顧明侑加緊肝掉結尾的一項,然后用力伸了伸懶腰。

    他有幸趴在玻璃幕墻的欄桿邊,看完了煙火表演的后半程。

    “……”

    杭州這座濱海的大都市在花朵下明明滅滅,讓顧明侑想起了他第一次來到這里的時候的模樣。

    人各有各的往事,顧明侑想到少年,記起死命讀書的課堂;回想到了得知分數線后的自己興高采烈地背著包、獨自乘坐大巴來到這里,他在那個時候邂逅了一位美麗的女生,也是自那時起,他放下愛好,人生不再是為自己想要那樣而那樣的變化。

    “不過話說回來,那個愛好不提也罷吧……”

    到這,顧明侑眼神突然有點飄忽,自語嘀咕著,在身后,現在他的辦公桌用過的稿紙上就有藏著不少凹凸有致,亮出兵器戰斗的漫畫角色。

    人物的線條生澀了,可見疏于練習,但結合整幅作品,物種性別豐富,依舊可以體會到創作者深厚的人文功底的……

    從小他就喜歡畫畫的,小學還拿過縣里的獎狀,只不過后來顧明侑選擇的方向有點偏了,被他老爸發現時差點沒被打死。

    可這也太苛刻了,男孩子變態一點有什么錯咯。

    “畫小黃油怎么了,畫小黃油吃你家大米了啊……”多年過去,顧明侑仍然感到耿耿于懷。他應該是很有天分那一批的,誒,當初繼續畫下去就好了。

    其實顧明侑所在的部門是某家大企業分下的廣告公司,發展前景非常良好,相比較部分同齡人,他邁入社會后的經歷已經算得上順風順水了,可在上著班打著卡,忙碌的間隙——就是如同現在這般眺望的時候,顧明侑仍是會感到些許的力不從心和迷茫。

    這不是喜歡的工作。這句矯情理想的話。

    這樣的言論放到網上是要被成熟的社會白領們噴傻的,顧明侑從未表示過。

    伴隨年歲漸長,生活的壓力和煩惱與日俱增,他按部就班地走,只是,只是在閑暇寧靜,只剩自己一個人的時刻里,還年輕的他,忍不住不著邊地幻想和猜測:

    如果過去,如果曾經的某個時刻,當時的自己沒有做出什么什么樣的事,此刻的他,會不會有不一樣的光景呢?

    人們總有一兩個決定或者選擇會影響到接下來的人生,甚至在當事人自己都不知情的時候……而不可能有人回到過去。

    原來,他還是喜歡小黃油。

    夜色包容城市,城市又將融進來的夜色包容,寫字樓在市區邊緣稱得上高大,而當遙望遠處CBD的燈火輝煌,那些高聳而立的龐然大廈又將邊緣的樓層群襯得非常寒磣。

    從前那些大言不慚的話穿過人群洶涌,潮起潮落,會被嘲笑,會消失,但它奮身擠在鋼鐵叢林前行的時候,我們仍會感受到那區別于外物的熱烈吧。

    嗯,沒錯,要是當一個小黃油老師就好了。

    不想做表格,做方案啊,顧明侑嘆息一聲,透出一個成年人對冰冷社會的深沉疲憊。

    忽地,在這一番不要臉地妄想后,他身邊居然同樣響起一聲輕輕的嘆息。

    “唉……”

    “!!”

    顧明侑嚇了一跳,要知道現在可是凌晨了,旁邊若是沒有征兆地忽然發出響動任誰都淡定不了。

    他睜大眼睛,在微光中看到了一個嬌小的身形。

    一米四五的身高,長長及到細小腰肢的黑色頭發,穿著干凈的白裙子,精致粉嫩的臉蛋在黑夜中也顯得引人奪目。

    顧明侑眨眨眼,他記得不久前才確認過,公司里只有他一人。

    什么時候冒出一只標準的可口蘿莉的?

    而小蘿莉也將大大的眼睛看過來,見情形,眸子甚是疑惑。

    兩人對上了視線,大眼瞪小眼……

    那是一雙格外漂亮的眼睛,饒是狀況怪異,顧明侑都不禁屏氣暗贊,仿佛比星辰還燦***那中央商務區的景色還繁華……喂,眼睛好看歸好看,你那么疑惑地看著我干什么啊,是不是搞反了?

    “小妹妹……”不得已,顧明侑慢慢試探地詢問,“你怎么跑到這里來了?”

    對方似乎原本是跟他一樣望著窗外……公司辦公區通往外部過道的門簾的確還沒有拉上,是不小心誤打誤撞進來的么,顧明侑只能先把自己神奇的未發現一個大活人歸咎于室內光線太暗。

    難道和家人走散了……三更半夜?同時,他注意到對方沒有穿鞋,沿著裙擺下露出的白皙小腿,是一雙光著的腳丫子。

    好像,面前的小蘿莉穿的有些過于單薄了……

    “啊。”

    對方張開櫻桃小嘴,欣喜地嬌呼一聲。似乎終于從怔怔中回過神來了,她伸出手指,指向顧明侑,神情有了明顯的變化。

    PiaPiaPia,小蘿莉驀地動了,二話不說地撲進顧明侑的懷里。

    咦?

    這不是最勁爆的,接下來還有更勁爆的事發生。

    小蘿莉開口說話了,聲線清脆得大概是那種罵人都會使人覺得,“好舒服請再罵我一遍”的似水如歌。

    “大哥哥,讓我成為女人吧!”

    “……”

    顧明侑:黑人問號???

    蒙著面的Sama說

    新書上傳了,總感覺會不容易,求收藏,求推薦票……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