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玄幻小說 > 我在異界是個神 > 第160章 這個時代

第160章 這個時代

    “嗨伊,陰陽師大人!”

    少女的臉上露出毫不掩飾的喜色,她從地上起身,用更加恭敬的步伐和態度朝著小樓內部走去。

    按照父親的交待,土御門惠美忐忑的推開了陰陽師大人的房門。

    入目的就是那張妖異到近乎讓她一瞬間停下呼吸的臉孔。

    “呼……”

    慌亂的喘了一口氣,土御門美惠下意識的低頭,不敢正視那年輕俊美的陰陽師大人。

    “大人,您要的東西已經送到了。”

    “但是有人想要遠遠的觀摩大人的施法過程,不知道大人您……”

    低眉順首之中,土御門美惠作為巫女,第一個傳達的事情就這么表露在方累的面前。

    方累略微沉吟了一番,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臉上露出邪魅的笑容。

    “想看啊?好,那就來看吧!”

    說著,安倍涼介豁然起身,手中的團山輕輕一扇,頓時一股輕風吹動了整個樓里的風鈴。

    風鈴之中,安倍涼介看了一眼土御門美惠,用團扇掩住了自己的口鼻,詭異的笑道:

    “呵呵呵,作為我的巫女,你也一起來吧。”

    說著,他也不管土御門美惠,大步朝著外面走去。

    土御門美惠連忙慌亂了跟了上去。

    如同自己家后花園一樣,手持團扇的安倍涼介在絕美的姿態之中,朝著晴明神社之外走去。

    此刻的晴明神社,早就已經不再對外開放了,甚至周遭的區域都被扶桑國以養護等名義封閉起來。

    因此,此刻晴明神社周遭已經不復當年的盛況,顯得有些冷清。

    安倍涼介的身影才一出現,土御門一郎就連忙朝著神社里面看去,在看到小跑而來的女兒朝著自己微微頷首之后,土御門一郎頓時給了首相心腹一個顏色。

    兩人便面帶喜色的連忙跟了上去。

    “嗯?”

    在方累走到戾橋附近的時候,他作為神靈的強大的精神力頓時給了他預警。

    他感覺到自己似乎暴露在某種目光之中,那目光正死死的盯住自己。

    但是青龍神力的感知之下,方累卻又沒有感覺到什么可疑的人在附近。

    “在暗中借助高科技在偷窺我嗎?”

    “如果是華夏的話,我可能會謹慎再謹慎,但是這里……可是對于陰陽師異常推崇的扶桑啊!”

    方累心中冷笑了一聲,隨即就不再理會暗中的目光,幾步之后他就站立在戾橋之上。

    ……

    遠處,花旗國的特工不知道通過什么樣的信息渠道得到了陰陽師的消息。

    不過想想這也是必然的,在扶桑境內出現這種事情,想要瞞過花旗真的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一號一號,目標出現。”

    “陪同者為土御門一郎和皇室中人,請確認進一步任務。”

    遠處山林之中,一個金發碧眼的特工借助高科技設備,清晰的將晴明神社附近的一切映入眼底。

    將信號發送到隊長那邊的同時,他也在詢問著下一步的任務指示。

    耳機中,代號為一號的特工聲音響起,語氣中還有著幾分笑意:

    “扶桑這群矮子,也就他們愿意信奉亂七八糟的神靈。如果是我偉大的花旗國,只要出動突擊隊,一切就可以真相大白了。”

    “盯著就是了,上面下來的任務,我們也沒辦法去敷衍。”

    對于陰陽師這鐘明顯是神棍的存在,花旗國的特工只是嘲笑扶桑人的愚蠢罷了。

    “一號一號!目標處出現變化!好像有點不可思議!”

    觀察著安倍涼介的特工在輕笑了一聲,忽然神色一變,因為他看到了不可思議的一幕。

    只見不知道什么時候盤坐在戾橋之上的安倍不知道什么時候憑空懸浮了起來,而他的下方這是燃燒起一團團的狐火。

    狐火互相吸引,最終形成一個五芒星的形狀,看起來玄奧異常。

    事實上,這一幕的出現扶桑人遠比花旗人更加的激動,作為從小就被扶桑文化熏陶的他們,清楚的明白那五芒星代表了什么。

    桔梗印!安倍晴明大人創造的法印,擁有著無窮的力量!

    而且,扶桑人不僅僅看到了那妖異而又神奇的一幕,在火焰燃燒起來的時候,他們還能清晰的感受到周遭的空氣忽然間出現詭異的陰風,讓他們渾身上下都起了雞皮疙瘩。

    “偉大的式神前輩啊……”

    “吾乃安倍晴明大人的后人,擁有純正的白狐血脈,擁有安倍晴明大人的傳承。”

    “晚輩請求前輩們能夠賜予晚輩能夠適應這個全新時代的知識。”

    喃喃自語之中,那幽藍色的火焰更加的恐怖了,與此同時一股灼熱的氣息也從戾橋處傳來。

    緊接著,一聲清脆的鳥鳴聲響起,讓每一個人都仿佛看到了一位誕生在心空之中的偉大存在。

    它是火焰的化身,他是南方的主宰!

    他是陰陽師安倍晴明的大人的十二神將之一——朱雀!

    伴著那股尊貴威嚴的氣息,赤紅色的火焰忽然間沖天而起化作耀眼的火光,火光之后,一只完全是火焰凝聚而成的神駿神獸出現在所有人的視線之中。

    “這就是朱雀大人嗎……”

    所有的扶桑人都驚呆了,那恐怖的氣息在這一刻甚至讓他們忘記了灼熱,只剩下一種發自內心的渺小感覺。

    這絕對不是障眼法!這一切都是真的!

    幾個扶桑人對視一眼,那種恐怖的威嚴讓他們很確定這一切都是真的。

    反倒是花旗那邊的一號特工,在經歷了一會的沉默之后,忽然間說道:

    “經過儀器分析,那里的能量很不正常。”

    “雖然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但是我相信我們花旗的專家們一定能夠分析得出來!”

    雖然感覺不到那恐怖的氣息,但是花旗國的特工通過儀器上分析出來的數據,也能判斷出這一切的不正常。

    一時間,哪怕是花旗國的特工,也頓時覺得那個忽然出現的陰陽師異常的神秘。

    朱雀現世,當然不正常!

    雖然僅僅是方累神職下面的朱雀,但是那也是貨真價實的朱雀!

    因為他的神格而存在的朱雀!

    似乎天地間至剛至陽的力量全部匯聚到了戾橋上,熊熊的火焰之中,那朱雀越發的龐大,氣息也越發的恐怖!

    轉眼的功夫,火焰形成的朱雀就已經暴漲到了十米以上!

    恐怖的氣息,哪怕是神社之中都可以清晰的感受得到,以至于神社內已經不多的人紛紛涌了出來,目光驚駭的看著那不斷漲大的朱雀。

    “朱雀!這是朱雀啊!”

    “戾橋上面,難道是被封印在戾橋之中的式神朱雀要復蘇了嗎?”

    一陣陣驚呼聲響起,但是就是在這驚呼之中,戾橋之上忽然浮現出一股股漆黑的氣流。

    那些氣流陰森恐怖,冰冷刺骨,就好像來自于死亡世界之中最精純的力量一般。

    黑色光芒和火焰交織在一起,頓時空氣中都發出了慎人的滋滋聲。

    而在那黑光的壓制下,那朱雀竟然停止了漲大,竟然縮小了起來。

    不甘的鳴叫聲不斷響起,震動天地,任誰都能看得出來那不斷掙扎的朱雀有多么的憤怒。

    但是強如朱雀,也不得不被那漆黑而又陰森的力量給壓制,最終被生生的拖入戾橋之中。

    但是在被拖入戾橋之前,一個分不出男女,卻似乎有著無窮魔力的聲音響起:

    “涼介法師,希望你能盡快解開我們的封印,我們不想錯過這個時代!”

    與此同時,所有人都可以清晰的看到,一道耀眼的火光猛地射入安倍涼介的額頭,讓他整個人都閉目沉思了起來。

    良久過后,一切的異象消散,安倍涼介也緩緩的睜開雙眼,他嘴角露出一抹邪異的微笑,看著腳下的戾橋:“我也不想錯過這個時代呢。”

    一聲自語之后,安倍涼介也不管驚呆的眾人,大步朝著晴明神社走去,同時他的聲音幽幽響起:

    “我要看到那些武器,在五分鐘之內。”

    安倍涼介的聲音中,帶著一股陰冷的氣息,讓所有人打了個一個寒顫,紛紛回過神來。

    這個時候,大家才發現彼此臉上都寫著驚駭。

    剛才短暫而又震撼的一幕實在是太……太讓他們難以置信了。

    他們好像親眼目睹了一位偉大的陰陽師在復蘇朱雀的過程中,被一股邪惡的力量所阻擋。

    甚至,他們驚愕的時候,好像聽到了一些了不得的消息。

    “這個時代嗎……”

    看著安倍涼介那修長的身影,土御門美惠的美眸中滿是光彩。

    雖然她不懂那句話真正的含義是什么,但是見識了陰陽師大人那強大的力量之后,土御門惠子對陰陽師大人口中的這個時代,充滿了好奇。

    ……

    晴明神社的倉庫之中,大量閃爍著冰冷光芒的猙獰槍械密密麻麻的擺放在那里,極具視覺沖擊力。

    作為一個男人,面對如此多數量的軍火,心中不激動顯然是不可能的。

    不過方累現在可不是方累,他是陰陽師安倍涼介!

    身后跟著幾個態度如同奴仆一般的扶桑人,陰陽師就必須要有陰陽師的危險。

    面對那些加特林,安倍涼介的臉上露出一抹嘲諷的笑容:

    “這就是現在這個時代的武器嗎,真是人類的杰作啊……”

    “可惜,這種東西對于以式神為力量的陰陽師來說,根本就不值一提。”

    “更不用說,其他……”

    “呵呵呵呵……”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安倍涼介忽然間用團扇掩住了自己的口鼻,輕笑了出來:

    “那就交給我吧,但愿我這個時代先驅者能有所成就。”

    說著,安倍涼介手中的團扇忽然消失,他雙手掐了一個玄奧的手印。

    雙目綻放著幽藍色火光的同時,大量的火光也憑空出現在那些武器的下方,形成一個巨大的桔梗印。

    奇怪的是,那些形成桔梗印的幽藍色火焰,竟然如同沒有任何溫度似得,沒有對那些武器產生任何的影響。

    這樣的一幕,讓火焰出現之后就眼皮直跳的幾人暗中松了一口氣。

    但是下一刻,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那些加特林開始成片成片的消失,到最后地面上就只剩下了一個幽藍色的桔梗印存在。

    “呀……這是……”

    土御門美惠,哪怕是受到過最頂尖的教育,但是面對這樣神奇的一幕也還是下意識的驚呼出聲。

    安倍涼介聽到那一聲驚呼,轉頭看了土御門美惠一眼,臉上滿是笑意:

    “區區小手段罷了,你們只需要知道我陰陽師一脈的桔梗印不遜色于任何空間手段就足夠了。”

    說完,安倍涼介神色一正:“好了,東西已經拿到了,我又獲得了一些朱雀大人的知識,接下來我需要找一個安靜的地方嘗試我的想法。”

    見識過陰陽師力量的首相心腹,在這一刻,直接越俎代庖,連忙說道:

    “涼介大人,不如由皇室給您安排閉關場所?”

    “哼!不成器的東西,等你們什么時候能不被花旗國掌控的時候再和我說這種話。”

    冷冷的看了首相心腹一眼,安倍涼介周遭的空氣猛地冰冷了起來,讓首相心腹大氣都不敢出一聲。

    良久之后,安倍涼介的臉色好看了一些:

    “總之,接下來我會在屬于我的地方進行試驗。”

    “希望……這些試驗品足夠我使用吧。”

    說完,也不再理會那些人如何,安倍涼介的腳下忽然間出現一抹月光,踏著那月光,安倍涼介踏著月光朝著窗外飛了過去。

    半空之中,他回頭看了一眼土御門美惠,笑道:

    “晴明神社是我作為陰陽師的神社,我不在的時候我不希望晴明神社內發生任何不好的事情。”

    “嗨伊!請陰陽師大人放心,我作為晴明神社的女巫,一定會維護好晴明神社的一切。”

    彎腰一禮,土御門美惠一臉正色的說道,語氣之中有些激動和嚴肅。

    而其他的扶桑人,也一臉震驚的看著踏著月光憑虛御空的陰陽師,櫻花之中他的存在能夠滿足一切對于陰陽師的幻想!

    同樣的這一幕,也被花旗國的高科技設備在遠處悄然的記錄下來,并且在扶桑國內由精英們開始分析起來。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