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玄幻小說 > 我來自繆星 > 第253章 誠意
    丁蒙有這種認識,無非也是之前夢顏為他解釋過:許夢晴來柏古星,受的還不是星虹集團的委托,而是聯邦星輝大學客座教授的推薦。

    杜墨就是星輝大學的學生,此刻又在如此重要的場合里幫腔,顯然是在為星虹集團說話。

    一時間丁蒙陷入了沉思,他倒不是對這逆源晶體有必得之心,從一開始的好奇到現在大戰之后的精疲力盡,他已經覺得這個燙手山芋是越來越要命了。

    這逆源晶體和K病毒的性質不一樣,畢竟知道K病毒的人不多,而且和他融合之后沒法分離,而這逆源晶體雖然價值連城,但丁蒙還是有自知之明的,這包東西如果一直揣在自己身上,遲早會像炸彈一樣把自己炸得粉身碎骨。

    小愛的觀點他就很贊同:這種東西,也只有盛豪和星虹有能力去保管它,你拿在手上未必能保住,這個杜墨對你沒有惡意,趁他們現在有求于你,弄點對改造有用的資源過來才是正道。

    想到這里,丁蒙果斷摘下背包,慢慢的把里面的載晶矩陣體取了出來。

    這個小巧的金屬手提箱擺上桌后,丁蒙才意味深長的說道:“兩位,我只有一句話想說,為了這件東西,已經有兩百多號人、四臺戰甲、六名戰尊的性命搭在上面了,你們看著辦。”

    胡成志和許夢晴是何等精明的人物,肯定聽得出他的潛臺詞:付出了這么多的代價我才弄到手,你們想拿走,憑一張嘴巴花言巧語是不可能的。

    他這么一說,胡成志和許夢晴都沒有立即答話,兩人都露出了沉思的表情,因為都在暗自猜測丁蒙想要什么。

    關鍵時候杜墨又緩緩的開口了:“其實星虹集團也有自己的可嘉服務器,我們星輝大學也致力于這方面的研究,林可嘉小姐就是從星輝畢業出去的。”

    這杜墨也是相當的聰明,他不直說逆源晶體對源能者的修煉幫助,但暗示意味非常濃,意思就是你愿意讓給星虹,星虹不會虧待你,起碼許夢晴的身份比胡成志厲害多了,再怎么也是一個大明星當著這么多人的面給你親口承諾,難不成事后還反悔嗎?

    就算她想反悔,星虹集團也不可能反悔,這么大的集團、這么響亮的牌子,背后還有星輝大學撐腰,說出來的話那就是板上釘釘的事。

    許夢晴忽然笑了:“其實我們現在討論這個沒有意義,當前最重要的是這件東西必須安全運送回圣輝聯邦,它不能再在外太空中流浪了。”

    這一點連胡成志都沒法反駁,這確實是頭等大事,只要東西運回聯邦,它就不可能再發生意外。

    見胡成志不吭聲,許夢晴笑得更甜了:“胡老,我想問一個問題?假如我是丁兄弟,我要求盛豪集團在研究這件東西的時候,優先考慮我的需求,盛豪做得到嗎?”

    胡成志不能再淡定了:“肯定做得到,這個包票我敢打!”

    許夢晴繼續發問:“那假如我的需求是,我必須第一個使用這件東西,這包票你能打嗎?”

    “這……”胡成志有點吃驚,反問道,“許小姐敢打這樣的包票?”

    許夢晴也不回答他,只是朝旁邊招了招手,伊藍立即為她捧來一個方方正正的金屬小盒,盒上就印有星虹集團的標識,許夢晴“咔嚓”一聲就把它安裝在了手提箱的基因鎖上,再從盒中抽出一小塊薄薄的半透明芯片。

    這個玩意丁蒙當初在飛星城上就見過,它是功能非常強大的液態鎖,看著像盒子,實際上是特等液態金屬,芯片就是唯一的鑰匙,必須使用里面的密碼才可以解鎖,密碼是256位動態密碼,平均5秒鐘變更一次,而且芯片還必須要盒子主人唯一的指定口令才能啟動密碼,說白了,只要芯片表層的保護晶膜沒有開封,這個手提箱就沒誰能夠打開。

    許夢晴二話不說就把芯片遞到了丁蒙的面前,正色道:“丁先生,星虹的誠意夠不夠?如果不是你本人親臨星虹集團,那么這個箱子就沒有人能夠打開,至于技術打開的手段,星虹集團肯定是有的,但是我相信那種情況不會出現,星虹上上下下沒有任何一個人敢這么做。”

    她這一舉動無疑就表明了星虹的態度:你丁蒙甚至可以使用逆源晶體,反正它就不能落入盛豪的手中,這才是許夢晴此行的真正目的。

    丁蒙慢慢接過芯片,把它小心放入背包的暗格中。

    面對這種結果,胡成志只能無奈的搖頭:“許小姐,你的手筆可真是大。”

    許夢晴笑道:“我不過借他人之手而已,胡老何必介意?”

    胡成志不介意那是假的,他慢慢的起身,意味深長的看了丁蒙一眼:“還是丁兄弟年輕有為啊,連我們盛豪的邀請都能拒絕,年輕人就是有沖勁,那么將來我們就有緣再見吧!”

    丟下這番話,胡成志就頭也不回的率眾離開,丁蒙還是不為所動。

    旁邊的杜墨友好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丁蒙,不要在意他的威脅,等你來了聯邦,盛豪集團也不可能拿你怎么樣的,相信我。”

    說完,他掏出一個類似記憶體的晶光薄片遞到丁蒙面前:“這是圣輝聯邦蔚藍系的特別通行證,有了它你就可以自由進出蔚藍系的所有國際空間站,我的一個小小禮物,算是這趟旅程對你幫助的謝意吧,希望你不要拒絕。”

    這個禮物非但不小,而且幾乎是任何人都無法拒絕的。

    圣輝聯邦的特別通行證都不是實名制登記的,每一張必須是相關星系的最高執政長官親自簽發,通常用于邀請諾星帝國或是外太空特定的非公民人群入境,這些人要么是聯邦特邀、要么是有巨大貢獻、要么就是特殊人士。

    杜墨能弄到這個,不得不說其能量是相當大的,暗網上的黑金交易市場,圣輝聯邦無論哪個星系的特別通行證,根本就不掛價格在上面,都是標了“交易詳談”的注釋在最后,意思就是這個玩意拿錢都買不到,我們不接受金錢交易。

    通行證就如同一面微型光幕,一眼就可以看到其中的國度標識、執政官親筆簽名、星系防偽虛擬印章、以及備注的通用晶印:持此證者,為圣輝聯邦蔚藍系特邀人士,請各級機構予以認證通過。

    小壞忍不住跳了出來:“這個東西好哇,有了它丁蒙你就可以進入聯邦了,堆了這么多事這次終于可以放手去辦了。”

    小愛開口道:“是的,把兜里那條手串送回小四的家鄉吧,ACT5570號曾經答應過人家的。”

    小壞耷拉著眼皮:“小四的故鄉不在蔚藍系,而是在Linda系,丁蒙還是去不了。”

    小愛好奇道:“那ACT5570號去蔚藍系能辦什么事?”

    小壞哼哼道:“代亦小姐就在蔚藍系啊,你說丁蒙該去辦什么事?當然是正事嘛,嘿嘿嘿!春天在哪里呀春天在哪里,春天就在那美麗的蔚藍系。”

    小愛想了想,道:“嗯……不錯。”

    丁蒙收好通行證之后,許夢晴也遞過來一張流光溢彩的晶卡,眨著眼道:“丁先生,這是星虹集團的特邀嘉賓卡,蔚藍系自然有星虹集團的分部,等你將來到了星虹集團,憑此卡也可以自由進入星虹集團,享受貴賓待遇……”

    這嘉賓卡的含金量肯定不能和通行證相比,但許夢晴不是傻子,一看杜墨居然對丁蒙如此上心,連通行證都送了出來,她自然想得到眼前這個年輕人身上必有杜墨青睞之處,送出嘉賓卡一來早點結個善緣,二來也為星虹集團拉攏一支潛力股。

    當然,對這樣的饋贈丁蒙肯定是無法拒絕的,星虹集團他遲早是要去的,哥們兒費了那么大的勁才把逆源晶體搶到手,哪能白白讓你們占便宜呢,肯定要撈點好處回來。

    一看事態得以解決,廖章終于開始活躍,滿臉堆笑的走了過來:“許小姐、杜先生、丁總,房間已經收拾好了,您們可以安心休息了,請問還需要我做些什么嗎?有需要請盡管吩咐,小廖一定全力效勞……”

    眼前這幾位他當然要拼命巴結,丁蒙和杜墨且先不說,許夢晴的身份可是擺在那里的,指不定人家一句話,自己就發大財了呢?

    杜墨笑道:“沒別的事了,船能順利開到樂際系沒問題吧?”

    “沒問題,沒問題!”廖章胸口拍得震天響,“保證一點問題都沒有。”

    杜墨這才轉頭道:“丁蒙,如果你沒事的話,和我們一起去蔚藍系吧?”

    丁蒙道:“我就不去了。”

    “哦?”杜墨有些驚訝,“為什么?這載晶矩陣體是要送往藍月星的,你不一起去嗎?”

    丁蒙擺了擺手:“我要去也是之后的事情了,我現在得先回綠箭兵團。”

    杜墨立即明白過來,丁蒙肯定是要先回KV303號星的,那里的人們一定在等他的消息,想到這一點杜墨不禁有些惋惜:“好吧,丁蒙,如果你將來要來藍月星,請你務必聯系我,讓我盡一下朋友之道,不管怎么說,我們也算是在柏古星并肩戰斗過了。”

    丁蒙笑道:“你太客氣了。”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