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玄幻小說 > 煉器祖師討厭女人 > 第139章 生命是瘟疫,唯死亡才能解脫

第139章 生命是瘟疫,唯死亡才能解脫

    “醫生?我從來沒見過你這樣的醫生。”葉無舟掃了眼周圍圍住幸存者的活尸,看著他們那副扭曲的模樣,眼中閃過一道寒芒,“你殺了他們,又將他們的尸體……”

    “你懂什么?”醫生冷聲打斷了葉無舟的話,“沒有死!沒有!沒有……沒有死,他被……他們被治好了。”

    “治好了?治好了什么?”葉無舟挑了挑眉,覺得自己和對方有交流障礙,手已經放在了儲物袋上。

    原本葉無舟是準備試著和對方溝通,看看能不能得知一些有用的消息,但在看見那些被褻瀆的尸體后,他就知道對方是不能交流的,還是送其去見平心娘娘好了——如果有平心娘娘的話。

    醫生用一種富有磁性的聲線緩緩說道:“你不懂,你們都不會懂,你們都病了,由內而外,我只不過是腐爛的東西移走,用嶄新的事物取而代之!只是因為它們看起來有些不同,你就輕率地嘲笑我的治療,這種行為簡直就是愚蠢!”

    醫生語氣平靜的訴說,但卻揮舞著手中的緊握的手術刀,似乎又很激動,看上去充滿了異類的病態。

    一旁的圍住幸存者的活尸似乎受到影響,一同緩慢的靠向葉無舟。

    “你所謂的病……就是生命?”

    聽到葉無舟的質疑,醫生的動作忽然一滯。

    他愣了半晌,然后看向葉無舟,似乎有些期待道:“你……懂了?”

    “生命只是表象,它的內在是一種瘟疫,它折磨他人,玩弄他人,強迫你的意志屈服。”醫生的聲音越來越高昂,直到后來他不停在大廳內回蕩,“你們都病了,只有我,只有我是唯一能夠拯救你們的人,我的工作必須繼續,還有很多人要救,我知道,我知道的。”

    “我可以拯救你們所有人,生命就是瘟疫,只有死亡方能解脫!!”

    醫生的聲音變得高亢了,而在醫生高亢的話音下,一旁的活尸都向著葉無舟撲了過去。

    “我解你個大頭鬼,二哈,給我咬死他!”葉無舟從儲物袋中掏出二哈,直接砸向了醫生的腦袋。

    “嗷嗚!”

    二哈長嘯一聲,恢復了巨大的體型,和面前的醫生纏斗在一起。

    看著向著自己狂奔而來的眾多活尸,葉無舟從取出‘大力’與一把長劍,將藥劑澆在了長劍之上:“來吧,我這把長劍可是涂滿毒藥的!”

    只見一頭活尸從原地躍起,向著葉無舟飛撲過去,脖子上的三個腦袋都張開了血盆大口,似乎是想要將他啃死。

    葉無舟身形好似飛燕,帶著某種神情的韻律,輕巧一閃便躲過了活尸的進攻。

    早在前世,葉無舟就已經涉獵過武者的武道一途,甚至在無聊時還創出過許多門極為強大的武功,個個都是絕世級別。

    只是由于煉器之道強過武道,往往葉無舟只需要丟出靈器就能解決問題,所以很少有人知道他在武道上的造詣。

    現如今已經成為二品煉器師的他,靈能激活,身體細胞被大幅度強化,已經可以借助靈能使用一些武道的技巧了。

    唰!

    劍光閃過,三頭活尸瞬間被分成兩半,被劍上帶有木屬性能量的‘大力’侵蝕,當場死的不能再死。

    剩下的活尸仿若未聞,直接踩著三頭活尸的尸體前仆后繼而來。

    葉無舟舞動手中長劍,靠著劍上的‘大力’和自身的劍術,好似跳起了死亡之舞,每一次揮動長劍,都會帶走幾具活尸的性命。

    劍光起,血花落。

    憑借手中長劍,以及‘大力’對于活尸的克制,葉無舟很快便將在場的活尸斬殺殆盡。

    而原本被活尸控制住的幸存者們,早就在葉無舟動手時四散而去。

    所以如今,整個大廳內就只剩下葉無舟,以及和二哈纏斗在一起的醫生。

    早前醫生之所以能夠逼退慕容隆和趙天宇,將春風樓內的一些高手打的潰不成軍,主要就是依靠自身無視靈能和真氣的軀體,以及能夠輕易侵蝕對方的混沌之氣。

    只可惜這兩點想如今,全都被二哈給牢牢克制。

    作為一件生命靈器,二哈最為強大的便是它那堅硬無比的軀體,如果僅僅只是單純比試身體強度,恐怕就連慕容隆也不是二哈的對手。

    而且,二哈本身就是被混沌侵蝕改造過的生命靈器,但這奇葩的二貨因為性格因素壓根不受混沌影響,反而讓混沌完全轉變為自己可以操控的力量,甚至能吸收混沌的力量來補充消耗,仿佛吃了邁炫一樣根本停不下來。

    所以,醫生的抬手間釋放出的混沌之氣,不僅對二哈沒有一點殺傷力,反而還像是給他打了針興奮劑一樣。

    醫生越是釋放混沌之氣,狂暴化的二哈就越發興奮。

    “嗷嗚!快繼續啊,在多放一點,本汪還沒舒服夠呢。”

    二哈一記火箭頭槌,將醫生整個撞飛出去,隨后怪叫一聲躍向空中,一屁股狠狠坐在了醫生頭上。

    葉無舟看著二哈玩嗨的樣子,不由扯了扯嘴角道:“別玩了,趕緊把事情解決。”

    “好的主人。”二哈從醫生身上跳下,咬住他的衣服,腦袋一甩,便把醫生狠狠摔在了地上。

    還不等醫生緩過勁,二哈又是腦袋一偏,把他往反方向摔過去。

    砰砰砰砰砰!

    沉重的撞擊聲在大廳內足足響了十多分鐘,才是終于安靜下來。

    春風樓大廳的花崗巖地面上,此刻以及布滿了蛛網一般的條紋,尤其是二哈站立處兩旁,已經多出了兩個足足有半米深的大坑。

    而倒霉的醫生,正安靜地躺在其中的一個大坑中。

    “把面具拆下來。”

    葉無舟收起長劍,向著醫生所在的大坑走去。

    二哈得到命令立刻跳進坑中,將一只狗爪放在醫生胸口,張開大嘴咬住了醫生頭上的陶制面具,隨后猛然擺頭扯下了面具。

    “汪汪!”

    二哈叼著面具小跑到葉無舟面前,好似獻寶一般,將面具放在地上,粗大的尾巴在身后不停擺動,耳朵高高豎起,好似在等待著什么。

    “嗯,干的不錯,作為獎勵你可以撒野三天。”

    葉無舟摸著二哈的腦袋夸獎幾句后,便走向了醫生所在的大坑。

    “張……張鵲?!”

    看著面具上的人,葉無舟不由大吃一驚。

    他萬萬沒想到,當年和他一起經歷無數事件的張鵲,居然會是這面具之后的人。

    “咳,咳,你是……葉……葉……。”

    張鵲咳出幾口鮮血,望著前方的葉無舟愣在了原地,他總感覺自己好像認識面前的這個人。

    “治……治療,瘟疫,你們……都……需要治療。”

    可是,還不等葉無舟靠近,張鵲的表情又是一變,好似魔怔般呢喃起來。

    重新飛起來說

    3更!

    求推薦票,求收藏,求支持,求打賞!!!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