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都市小說 > 電影人傳奇 > 第225章 合作
    許望秋端著茶杯,坐在椅子上,看著窗外的景色,慢悠悠地等待著。沒過多久,許望秋看到袁合平跟一個和他長得有幾分像的男子走了進來,應該是袁合平的兄弟。許望秋沖袁合平他們揮揮手,示意自己在這里。

    袁合平正抬眼往店里張望,看到許望秋便對身邊的男子說了一句,朝許望秋所在的桌子走了過來。他拉開凳子在許望秋對面坐下,笑著道:“望秋,好不久不見。我來介紹一下,這是我弟弟袁祥任,他是過來給我但司機的。”

    許望秋聽到袁祥任就知道是誰了,就是功夫里那位十塊錢賣給周星馳如來神掌的老乞丐,他沖笑著袁祥任點點頭:“我聽大眼說,你們五兄弟中,他跟你關系最好,而且你功夫特別好,是有名的跟斗王,為很多大明星做過替身。”

    袁祥任十分謙虛地道:“我也就會點三腳貓功夫,上不得臺面的。”

    袁合平呵呵笑了聲,道:“在拍獵鷹的時候,我就知道這部片子在香江肯定會大爆,可我沒想到會爆到這種程度,上映第一周票房就達到了612萬。”

    許望秋笑著擺手道:“這里面也有你的功勞,你為燕雙鷹和阮雄設計的那場打斗太精彩,觀眾看完后都大呼過癮。我看有香江媒體將這場打斗跟李小龍猛龍過江中羅馬斗獸場的打斗相比,還有影評人驚呼內地武打戲不但趕上來了,而且有超過香江的趨勢。”

    袁合平聽到這話哈哈大笑,神情之中滿是得意之情,不過他還是謙虛地道:“如果不是跟你合作,我也設計不出這樣的動作來。給別人設計動作,基本上都是設計一套動作就行,跟你合作,我要設計幾套動作,那段時間我晚上做夢都在想怎么設計動作。”

    就在這時,服務生過來請許望秋他們點菜,許望秋拿起菜單遞給袁合平,讓他點菜。袁合平結果菜單一看,嚇了一跳,菜單上的菜基本上都是幾百塊一份,鮑魚和魚翅更是要上千塊,就連普通的素菜也要幾十塊。他搖搖頭道:“早聽說福臨門是大富豪門來吃飯的地方,這價格真是夠貴的。大家都是自己人,沒必要搞那么鋪展,點些普通菜就行。”

    袁合平點了兩個菜,把菜單給許望秋,讓他點菜。許望秋又把菜單給袁祥任,讓他點菜。袁祥任沒有接菜單,擺擺手,讓許望秋點菜。許望秋沒有堅持,接過菜單又點了幾個菜。

    服務生離開后,許望秋問了問袁合平最近一年多的情況。知道了袁合平在為獵鷹設計完動作后,回到香江拍攝了勇者無懼,這部硬橋硬馬的功夫片上映后取得了561萬的票房,獲得了巨大的成功。最近他正在拍攝新片霍元甲,是一部講述霍元甲如何從文弱書生成長為一代宗師的故事。

    許望秋不知道袁合平的這部霍元甲水準如何,不過這不重要,他問這些只是為了引出自己的問題:“大眼,我聽銀都的人說你自組了和平影業,而你們拍的幾部電影都很賣座,應該賺了不少錢吧”

    1978年,袁合平連續拍攝了蛇形刁手和醉拳兩部大火的電影,這不但是程龍的事業轉折點,對袁合平也同樣意義重大。他因此成為了繼劉家良、洪金寶之后的第三位由武指成功轉型的香江導演,事業領域變得更加開闊;同時,在嘉禾的支持下組建了和平影業,在此期間,他的“袁家班”建立起來,匯聚當時香江功夫片的一時之彥。

    其實袁合平當初邀請許望秋到香江發展,就是看重了許望秋的才華,覺得他很有前途,想讓他加入自己的和平影業,為自己拍片。不過他的邀請剛發出來,就被許望秋拒絕了,到和平影業發展這事就沒往下講。現在聽到許望秋主動問和平影業,袁合平心里一動,不由道:“其實也沒賺多少,望秋,你問這個干什么,是不是想來香江發展”

    許望秋沒有回答,故作驚訝地道:“你拍的電影在香江明星很賣座,又是功夫片,在海外很有市場,怎么會沒賺多少錢”

    袁合平聽到這話微微嘆了口氣:“我們跟嘉禾的合作方式是嘉禾出錢,我們負責制片,我們賺錢除了片酬就是靠制作費,在拍片子的時候,只要省著拍,還是能賺一些錢,但賺不了多少。說實話,我從影以來賺的最大一筆錢就是給獵鷹擔任武術指導。”

    許望秋詫異地道:“你們拍的電影都非常賣座,沒有分紅嗎”

    袁合平苦笑著搖搖頭:“拿我們去年拍攝的勇者無懼來說,票房561萬,跟院線分賬之后,嘉禾能分280萬,去掉電影成本,以及宣傳和發行的費用,根本沒剩多少錢,也分不到什么錢。勇者無懼在國外賣不得不錯,賺了不少錢,我們應該能分不少錢的,但嘉禾把版權一塊錢賣給在國外的子公司,由子公司再賣給歐美公司,我們一分錢分不到。”

    許望秋對香江電影界不是特別了解,不過對嘉禾的衛星公司制度卻略有耳聞。他拍王玄策的武術指導就是香江人,是洪家班出來的,閑聊的時候給他講過嘉禾的事。

    在70年代初,嘉禾剛剛成立,為了與邵氏這個巨無霸競爭,搞出了衛星公司承包制,資助有票房保證的電影人公司拍片,李小龍的“協和”、許冠文的“許氏”、洪金寶的“寶禾”、成龍的“威禾”,袁合平的“和平”,皆是嘉禾的衛星公司。靠著衛星公司這一策略,嘉禾成功超越邵氏,成立香江電影的龍頭。

    嘉禾的衛星公司制度聽上去很美好,電影由嘉禾投資,由衛星公司拍攝,除了片酬和制作費,影片賣座的利潤更可按一定比例分紅,共享對象也包括演員個人及合作公司等,屬于有錢一起賺,但實際上所謂分紅不過是畫的一張大餅,合作公司很難從嘉禾拿到分紅。

    在80年代,洪金寶的寶禾是為嘉禾提供最多賣座片的衛星公司,即使面對新藝城也絲毫不落下風,但洪金寶根本沒賺到什么錢。后來他在采訪時表示:“寶禾是我自己成立的公司,禾是嘉禾。拍了很多電影,很賺錢,最后一算帳我還虧錢,什么錢也賺不到。為什么呢我這部電影,如果在我手里可以賣出500萬,可是他們發行只賣了1塊錢,你才只掙1塊錢,你懂嗎那時鬼打鬼,賺多少錢墨西哥賣錢,香港賣錢,新加坡賣錢,臺灣賣錢,我一毛錢都分不到。”

    王金的遭遇跟洪金寶幾乎是一樣的,在嘉禾旗下拍了很多賣座電影,最后離開嘉禾的時候,不但沒有拿到分紅,核算之后反而倒欠嘉禾近千萬。嘉禾對洪金寶有恩,洪金寶被坑,把這事忍了。王金就不同了,他咽不下這口氣。

    1998年,嘉禾租用的釜山道片場因約滿被政府收回,同年,香江政府又撥出將軍澳一塊地皮興建影城,雖然歡迎各大電影公司競標,但實際上是想給嘉禾。王金等待多年的復仇機會來了,他先找到邵氏,又拉上了中國星、寰亞等公司組團投標,最終以高出嘉禾出價數倍的7800萬港幣投得該地。對一家電影公司來說,失去片場就失去了賴以生存的基地。嘉禾從此一蹶不振,最后退出了影壇。

    許望秋知道鄒文懷這種左手搗右手的手法是從好萊塢學來的,搖搖頭道:“在好萊塢想你們這樣的小公司,電影由其他人或者其他公司投資,由小公司負責制片,等到電影賣掉后,小公司能夠分到利潤的30。嘉禾的這種合作方式完全是在吸你們的血。”

    袁合平嘆了口氣道:“誰說不是呢,可我們沒有更好的選擇。跟嘉禾合作起碼比跟邵氏合作好,跟邵氏合作,只能拿固定的片酬,而且片酬非常低。跟嘉禾合作要賺得多些,還可以過自己當老板的癮。”

    許望秋淡淡地道:“算了不說嘉禾,還是說獵鷹。大眼,你知道現在獵鷹在內地的票房是多少嗎”

    袁合平笑著搖頭道:“不知道,以獵鷹的質量,肯定票房大爆了。”

    許望秋輕笑道:“到現在為止,電影上映四周,票房已經達到了2137萬。按照正常走勢,獵鷹最終的票房肯定會超過一億元人民幣,換算成港幣的話,就是兩億。”

    袁合平在獵鷹劇組呆了兩三個月,對內地電影市場比較了解,對獵鷹的這個表現并沒有感到意外。

    不過袁祥任聽到這個數字卻被嚇了一跳,1980年香江電影總票房也就4億港幣,獵鷹一部電影的票房收入,就相當于香江中總票房的一半。他目瞪口呆地道:“一部電影票房就2億港幣,這也太夸張了”

    許望秋笑了笑,繼續道:“獵鷹是我們出口公司和秀影廠共同投資,院線和發行公司分,我們分35。那么我們就能分3500萬,一人一半就是1750萬人民幣,換算成港幣就是3500萬。當然,這只是國內票房,獵鷹東瀛版權賣了400萬美元,在戛納賣了373萬美元,再加上其他地區的收入,最終我們和秀影廠都能賺7000萬港幣以上。”

    袁祥任聽到這個數字手微微一抖,筷子夾著肉吧唧一下掉到桌子上。這也太他么厲害了,一部電影就賺7000萬,而且還不是一家公司賺這么多7000萬啊,就算是嘉禾,一年恐怕也賺不到這么多錢吧都是搞電影的,怎么差距就這么大呢

    袁合平的心也猛然跳了兩下,別人的公司一部電影賺7000萬,而自己的公司一年70萬都賺不到,差距實在太大了。他嘆了口氣道:“內地市場非常大,可惜我們的電影不能進。”

    許望秋咧嘴一笑:“香江電影要進內地確實困難,但不是不能進,比如長鳳新,就是現在的銀都機構,他們的電影就能進。”許望秋凝視著袁合平,緩緩地道:“現在情況有了新變化,國家出臺了新政策,只要跟我們出口公司合作,那你們的電影也可以進內地。怎么樣,有沒有興趣跟我們出口公司合作”電影人傳奇就來網址: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